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奥运示威:外国人忧 中国人期待


据报导,北京奥组委7月23日说,北京已经设置了专门供游行示威人员表达自己意愿的地点,包括丰台区的世界公园、海淀区的紫竹院公园和朝阳区的日坛公园。外国媒体普遍对中国此举的诚意提出质疑;但是一些中国媒体却对此寄予厚望。在这次《对比新闻》节目中,我们来对比一下。

*西方媒体:转变 非同寻常*

西方媒介普遍认为中国的决定是一种转变。美国《华尔街日报》7月24号报导说:“中国采取了非同寻常的举措。”

美国之音7月24号报导说:“这是中国1978年北京西单民主墙以来首次在市区划出专门区域让示威者使用。1995年北京召开世界妇女大会,当局也在远郊设立了示威区,让外国抗议者使用。”

《纽约时报》7月24号报导说:“有关当局星期三宣布的安排脱离了中国集权政治体制通常的做法。”

美联社7月23号报导说:“决定允许即使是小型的示威对于这个集权政府来说也是一个转变。这个政府原来好像是准备压制任何抗议。”

*人权人士怀疑 外媒置疑*

不过,西方媒介显然对中国政府的诚意感到怀疑。《华尔街日报》7月24号报导说:

“人权活动家抱怨说,示威区域距离奥运场馆的距离太远。他们指出,真正想要表达不满情绪的人可能会由于害怕而不敢去示威。纽约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研究负责人尼古拉斯·毕克林谈到,这只是一块遮羞布。他说,此举的目的似乎是帮助中国和国际奥委会装出他们尊重示威权的样子,可事实却是恰恰相反。”

《今日美国报》7月24日报导说:“参加过1989年天安门广场民主示威的刘晓波说,宣布设立示威区‘只是为了减少越来越多的国际上对中国的批评而采取的临时措施’。”报导还说:“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议员霍华德·伯尔曼说,中国‘没有兑现’在获得奥运会主办权之前做出的允许观点不同的人表达观点的承诺。”

《华盛顿邮报》7月24号报导说:“抗议示威者仍然要提前申请示威许可,有些人因此说,北京设立示威区只是一个空洞的姿态。”报导说:

“这个法令规定,申请需提前5天提出,而且禁止损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申请。禁止提出主张分裂的示威申请。禁止没有永久居留权或者长期居留权的人提出申请,显然排除了亲藏人组织或者被强行搬迁和无家可归者举行抗议示威的可能性。”

《纽约时报》7月24号报导说:“现在还不清楚,国际上诸如西藏、达尔富尔和其它人权组织能否获得在示威区进行抗议示威的官方批准,如果他们在北京其它地方示威是否会被逮捕。”

“人权观察组织亚洲部的研究人员尼古拉斯·毕克林说:‘除了几个一无所有的人以外,中国人知道不能在奥运会期间到示威区抗议示威。他们知道受到报复的风险极高。这不是允许中国公民自由示威的一个步骤。这只是为了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就是中国在极其压迫性的环境中组织这次奥运会。’”

《芝加哥论坛报》7月24号报导说:“人权活动人士讥讽北京的措施是一个“陷阱”,想防止人们真正表达政治上的不满。在纽约的中国人权执行主任沙龙·洪说:‘你抗议一下台湾问题、天安门运动问题试试看!’”

英国《卫报》7月24号报导说:“人权观察组织发言人尼古拉斯·毕克林说:‘障碍和阻吓非常之高,实际上取消了抗议示威的权利。我们还担心有关当局可能以设有这些示威区为理由,对这些区域以外的示威者采取压制措施。他说:‘大量或者有系统地拍录像,要求个人登记,并且在示威区出入口从严控制,都会对抗议示威者形成阻吓,他们有理由担心中国政府会在以后进行报复。’”

报导说:“包括‘自由西藏’和‘达尔富尔队’在内的各个组织一直鼓励运动员利用这个国际舞台在颁奖仪式上,在比赛期间,或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表政治性声明。北京和国际奥委会的确担心这种情况可能给奥运会罩上阴影。”“反对中国与苏丹政权关系密切的运动员联盟‘达尔富尔队’声称已经争取到73位运动员加入他们的行列。”

报导说:“在中国赢得奥运会主办权时,中国政府曾经保证利用这个机会取消限制性的法律,推进人权事业。但是包括大赦国际在内的观察人员表示,随着奥运会的临近,压制加强了。”

*中国主流媒体冷处理*

与此同时,搜遍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中国主流媒体的网站,都没有发现这些媒体对这则消息的直接报导。报导这则消息的都是网络媒介或者非主流媒介,例如新华网、《南方日报》、《京华时报》等。有两则评论显示了一些中国人对中国政府此举寄予的厚望,值得注意。

*好评:民主训练 普世民权*

一则评论来自历来以言论大胆著称的《中国青年报》。中青报7月24号刊登的这则评论题为《“奥运游行示威公园”开始的民主训练》。评论说:“和平集会和游行示威的权利是一项普世性的公民权利,也是我们宪法所保障的权利。”

评论说,设立示威区“尊重和保障了外国公民的诉求和中国公民的权利,是中国法治进步的体现”。评论说,“各种观点和意见纷呈是很正常的,应当予以容忍。多元化的观点通过正常的渠道表达,有助于政府‘兼听则明’。”

评论主张不要把示威游行“视之为洪水猛兽”,这样“才能让公民抒缓过激情绪,保障社会和谐,表明我们尊重人权和法治的决心。其实,即使有错误的言论在这些公园出现又有什么要紧呢?......我们要相信公民和世界人民的判断力。”

评论甚至对中国留学生在奥运圣火传递期间的一些过激表现提出批评说:

“‘奥运游行示威公园’的设立,还有助于训练我们公民的民主实践和意见表达能力,培育我们宽容的心态。长期以来,我国对于游行示威的审批程序相对严格,许多留学生在国内没有进行过游行示威,没有进行过这方面的民主实践锻练。因此,奥运圣火在国外传递时,就出现了许多问题:少数留学生不遵守所在国游行示威的法律规定,对他国公民表达意见显示出极度的不宽容,给他国人民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个评论员建议,“我们可以从‘奥运游行示威公园’开始,慢慢对公民进行和平集会、游行示威和理性表达意见的训练,有助于增强公民的民主实践和意见表达能力。”

*奥运特例成为中国惯例?*

另一则评论是7月24日中国网发表的。评论说,设立示威区“对历届奥运会来说,并不是创举而是惯例,但对正在崛起的中国来说,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是开创先河的破冰之举。”“在中国,游行示威向来属于敏感词汇,虽不至于谈之色变,但自上而下,均避之唯恐不及。”“设立示威区,正是成熟包容的‘平常心’的表现。”

这篇评论最后说:“这是一种政治智慧,也是一次大胆尝试。或许未来成为一种惯例,亦未可知。”也许,这代表了一些中国人的期待。

关键词:中国,奥运,北京,游行示威,外国媒体,中国媒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