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承认警民冲突有地方吏治原因


近来中国各地频繁出现大规模的警察和民众的暴力冲突。中国当局一方面表示要严厉查处挑动民众攻击政府的坏分子和黑恶势力,一方面也承认很多冲突起因于地方官员不作为,乱作为。批评者指出,中国只有实行认真的政治改革,建立独立的司法,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

近几个月来,民众和警察的暴力冲突的消息不断从中国传出。在四川成都,在贵州瓮安,在湖南邵阳,在山西府谷,在浙江玉环,警民大规模暴力冲突的事件频繁发生。

*双管齐下 有保有压*

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对各地发生的这种大规模警民冲突事件采取了双管齐下的处理方式,一方面声言并采取行动,逮捕政府所说的挑拨群众攻击政府的坏分子,一方面有限度地承认,导致这类冲突的责任部分在于地方政府及其干部。

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日前报导说,在本月上旬,国务院连续召开三次有关经济形势的座谈会,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座谈会上表示,要“有针对性地解决各地区、各领域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真正做到区别对待、有保有压。”

官方新闻媒体没有就此作出进一步地说明。现在不清楚温家宝总理所说的有保有压,具体所指是什么,以及他所说突出矛盾和问题,是否仅指纯粹的经济宏观调控问题,还是也包括由经济问题引起的警民冲突问题。

*瓮安事件 责任演变*

近年来中国每年出现数以万计的所谓群体性事件、也就是政府不得不出动警力的群众抗议事件,其中绝大部分是经济纠纷问题引起的。6月底发生在贵州瓮安的上万人围攻警察局、县政府和执政党共产党瓮安县总部的事件,可以说是这种群体性事件的典型。

中国当局一开始把瓮安事件定性为“起因简单,但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员煽动利用,甚至是黑恶势力人员直接插手参与的,公然向我党委、政府挑衅的群体性事件,”随后又承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此之前,当地政府在房屋拆迁、矿产权纠纷等问题上反复侵害群众利益,并任意出动警察对群众进行镇压,引起当地公众的强烈愤怒。

瓮安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也表示,这种冲突之所以会发生,显示出中国目前存在的两个明显的问题,一个是信息流通不够通畅,一个是地方官员权力不受制约,可以胡作非为。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指出,中国当局应当接受教训,开放新闻自由,实行政治改革,建立司法独立。

但是,新闻自由和政治改革在当今中国依然是言论禁区,公众不能就这些当局所认为的敏感问题进行自由的公开讨论。贵州人权活动家陈西早些时候在瓮安事件发生之后跟几位人权活动的同事前往哪里进行独立的调查,当地警方没收了他们的录音机、照相机和笔记本,至今没有归还。

*陈西:党天下 法次之 人权又次之*

陈西表示,中国当局显然还在回避一个关键的问题,这就是要杜绝瓮安事件在贵州、在中国其他地方重演,只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建立独立的司法,让公众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陈西表示,可惜的是,中国到现在依然是党天下,法律次之,人权又次之,结果造成公安机关变成党政干部的官方打手、导致公众愤恨的局面:

“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为什么这已经提出十几年了,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我们还没有见到[依法治国、法治国家]呢?我们见不到法律,见不到他在执法。见到的只是他在执行上级党委的指示。”

贵州人权活动家陈西说,他们早些时候前往瓮安进行独立调查,被警察收缴调查所用的照相机和录音机的时候,警方说不出任何法律依据,只是说执行上级党委指示,而这种情况在中国普遍存在。

*党大还是法大?*

自1970年代末以来,中国当局一方面表示中国的司法是独立的,一方面反复强调,在中国,执政党领导一切,包括领导中国的司法机关。

关键词:中国,警民冲突,吏治,地方官,政治改革,独立司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