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贸部长级谈判宣告失败


多哈回合日内瓦部长级谈判宣告破裂。主要谈判方没能就农产品关税问题达成一致。贸易分析人士指出,新兴经济体谈判地位的增强将使未来的自由贸易谈判更加复杂。不过,世界贸易组织的功能并不会因多哈回合的失败而削弱。

*未就特殊保障机制达成妥协*

在多哈回合星期二的小范围部长级会议上,美国、欧盟、印度、中国等核心谈判国未能就发展中国家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SPECIAL SAFEGUARD MECHANISM)达成一致,历时九天的谈判宣告失败。

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在最新妥协方案中加入的“特别保障机制”条款允许发展中国家在农产品进口激增的情况下提高关税。不过,主要谈判方就何时启动特别保障机制和关税提高幅度的问题无法妥协。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发展中国家认为启动这一机制的门槛太高,不足以保护本国农业免受进口冲击。中国则要求把棉花、食糖、大米和其它商品排除在削减关税范围之外。而包括巴西在内的主要农业出口国认为允许印度和中国提高农产品关税将损害其农业出口。

美国贸易官员指责中国背离先前做出的自由贸易承诺,同时批评印度拒绝接受拉米为挽救多哈回合提出的最新妥协方案。美国认为,新兴经济强国要求维持农产品高关税,甚至把关税提高到现有水平之上的做法违背多哈回合的谈判精神。

*阿尔特巴赫:深层原因*

前美国副助理贸易代表、全美国亚洲研究局负责国际贸易研究的副总裁埃里克.阿尔特巴赫说,从技术层面上看,各方没能就“特别保障机制”取得一致成为这轮谈判的绊脚石。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目前全球经济的诸多坏消息削弱了主要谈判方对自由贸易的信心。

阿尔特巴赫说:“所有各方对达成协议都有更大紧迫感。但与此同时,主要谈判国也受到更多的国内经济形势的制约。这些制约因素包括能源、食品价格在国民经济中的连锁反应,美国信贷危机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冲击仍在持续。这些大环境的因素决定了谈判方不愿过分妥协的心态。”

*多国谈判代表沮丧*

据美联社报导,美国贸易代表苏珊.施瓦布星期二会见媒体时神色黯然。施瓦布说,美国仍然致力于多哈回合达成协议,但是她对于拉米的妥协方案没能过关表示非常失望。当记者问及此次部长级谈判破裂是否意味整个多哈回合以失败告终,施瓦布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巴西外长阿莫林对于谈判破裂表示“非常沮丧”。欧盟发言人鲍尔说,谈判失败是“对全球经济信心的一次极大打击”。

多哈回合的主要谈判国的选择之一是在夏季过后再举行一次谈判。但是观察界普遍认为,由于美国、欧盟和印度国内选举因素的存在,多哈回合在2009年底以前很难出现转机。

此次谈判失败最直接的后果是,欧盟不必向拉美和其它地区的新兴农业出口国开放农产品市场,美国也不必削减每年向农业生产者提供的上百亿美元补贴,而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也不必考虑向发达国家立即开放制造业和服务业市场。

*巴菲尔德:不会直接影响国际贸易*

华府智库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克劳德.巴菲尔德说,日内瓦谈判的失败将进一步削弱市场对全球贸易多边框架的信心,为方兴未艾的地区和双边贸易安排提供更大的活动空间。不过,巴菲尔德不认为这次失败会对国际贸易的深度和广度产生直接影响。

他说:“多哈回合谈判的失败当然不意味着世界贸易量和贸易夥伴的关系会因此发生负面的变化。多哈回合也不会对目前不景气的经济形势产生影响。但是从长期来看,如果贸易纠纷的调解机制始终停留在1994年的乌拉圭回合,不能随着全球贸易版图的变化而更新的话,这将是真正令人担忧的问题。”

*巴菲尔德:世贸作用不会因此下降*

在经济下行风险的威胁下,多哈回合被看作是世贸组织是否有能力协助扭转全球经济颓势的重要标志。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在召集本轮谈判前夕曾说,多哈回合的成功,能够通过减免关税等方式每年为世界经济注入500亿到一千亿美元。欧盟政策研究中心的贸易问题专家夏达.伊斯兰姆对媒体表示,谈判的破裂将使世贸组织的职能和公信力大打折扣。不过,曾经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顾问的巴菲尔德认为,世贸组织的重要角色并不会因为多哈回合的失败而降低。

他说:“首先,世界贸易组织的重要规则仍然有效。所以不是说,多哈回合失败意味着我们要回到1945年以前的贸易体系。其次,贸易自由化谈判是世贸组织的使命之一。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这个组织的另外一个重要使命,很多人会说是最重要的使命,就是纠纷协调机制。此外,世界贸易组织还可以继续通过吸收俄罗斯等主要贸易国加入来推进国际贸易自由化进程。”

*新兴经济体影响上升*

和七年前多哈回合启动的时候相比,此次日内瓦部长级谈判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新兴经济体扮演的角色。2001年入世的中国首次受到世贸组织总干事邀请加入核心贸易小组的谈判,改变了此前巴西和印度担任发展中国家实际代言人的局面。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加入核心谈判一方面是中国在世界贸易格局中地位举足轻重的体现,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国出口越来越多地受到发展中国家的关注。

曾经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顾问的巴菲尔德认为,新兴经济体影响的上升意味着未来的自由贸易谈判将更加复杂。

他说:“这当然表明后来者的出现会使谈判桌的局面更加复杂。在这次谈判中,我们看到新兴经济强国被要求削减农产品进口关税。但是中国和印度要求的特别保障机制却遭到了巴西的反对。特别保障机制也正是这次谈判失败的直接原因。”

这轮谈判从上星期一开始。初期,欧盟在农产品谈判中首先作出让步,同意把农产品关税降幅扩大为60%。同时,美国也同意将“扭曲贸易国内总支持”(OTDS)的上限削减至150亿美元。拉米上周末提出的妥协方案要求欧盟削减高达80%的农产品补贴,并要求美国把农业补贴上限进一步缩减至145亿美元。不过,印度工商部长纳特和巴西外长阿莫林均认为,欧美的让步对于缓解发展中国家的贫困状况来说并不充分。

关键词:世贸,多哈回合,谈判,破裂,特殊保障机制,农产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