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京能否批准奥运期间示威被质疑


北京奥组委官员星期六对奥运会期间抗议示威申请进行解释时,强调示威者需提前五天亲自前往公安机关递交申请。但有访民慑于压力不敢赴京申请。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一名苏州妇女曾试图在一个由北京奥组委指定允许举行抗议示威活动的公园进行抗议时被拘捕。这名妇女已于星期五被遣返回苏州。该报道还说,反日活动人士也已经被告知,他们将不会获准进行抗议活动。

北京奥运安保部长刘绍武昨天在介绍申请办法时发布了申请时限和渠道。他还表示,集会游行是公民的权利,但是公民在行使自己权利的时候,必须尊重和不损害他人的自由权利,不得损害国家、社会和集体的利益。但是他没有就什么是“国家、社会和集体的利益”做出说明。

一名辽宁上访人员说,由于受到所在单位的威胁,他不敢冒险前往北京示威。辽宁省凌源市某企业的劳务派遣工刘大晟说,他和同事就企业违反劳动合同提出劳动仲裁和司法诉讼,但是没有得到受理或立案。由于奥运的原因,他们前往北京上访的打算无法实现。刘大晟对此表示无奈。

他说:“ 法律途径走不通,就想走上访(途径)。上访到北京,北京在奥运期间不接待。它有三个公园说是奥运期间的示威区。但是我们申请的话,也不能让我们游行。”

刘大晟说,他们曾经尝试通过电话申请在示威区举行活动,但是没有得到回音。现在得知必须亲自前往递交书面申请,而他们所在公司又告诉他们,谁要去北京就开除谁,看来只能断了这个念头。

北京此次划定示威专区的做法公布后,曾引发各方不同反应。有境外媒体认为,尽管北京做出这样的姿态,但是像支持西藏人权和关注苏丹达尔富尔人道危机的活动人士,恐怕没有什么机会利用这个场所。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上周四对这些质疑做出回应,说中国政府设立示威专区绝非是要做做样子。这个报道引述设置示威区的倡议者、上海学者倪建平的话说,这种做法“是个风向标,表明政府更加开放和清明,向更加务实的方向发展”。

但是北京的观察人士则对这样的风向标是否行之有效持观望态度。北京的媒体工作者凌沧洲说:“明知道在中国,自由民主这种权利在法律条文上是有的。比如说言论自由、比如出版自由,在宪法上都是有的。但是实际操作能到什么程度,这是很令观察者质疑的。”

北京的近代史学者章立凡对当局在奥运期间设立这样的示威区也抱持观望态度。他说,政府在这 方面的态度是否有进步,要看会不会真正有示威活动得到批准。

他说:“我觉得如果真有(示威),应该承认它是一个进步。但是如果有这个设置,没有任何人来申请,甚至于示威成功的话,实际上这件事就只能理解成是一种姿态了。”

尽管中国有相关的游行示威法规,但是当局很少批准公民的抗议示威申请。北京学者章立凡说,中国的游行示威法实际上是个限制游行示威的法律,似乎还没有看到哪一个游行示威是通过申请后得以成功举行的。章立凡认为,如果立法不是为了保障这种自由,而是为了限制这样的自由,那么这样的法律其实就不是什么“善法”了。

关键词:北京,奥运,示威区,言论自由,游行自由,集会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