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北京公布奥运指定示威区申请程序


北京奥组委官员公布了奥运会期间在指定区域举行示威的申请程序。据报道,有些人的示威申请已被拒绝。

北京在10天前宣布把世界公园、紫竹院公园和日坛公园划为奥运期间的示威区,但是当时没有公布示威申请程序。直到星期六,北京奥组委保安部部长刘绍武才在奥组委官方网站上以答记者问的形式透露了有关规定和方法。

刘绍武说,申请人应在举行日的5天前向主管公安机关提出申请,并提供本人身份证明。如果是中国公民提出申请,接待地点在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境外人士提出申请,接待地点在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

刘绍武说,公安机关接到申请后应在举行日期的两天前将许可或者不许可的决定,书面通知申请人。逾期不通知的,将视为认可。

北京紫竹院公园发言人郝素良说,紫竹院在7月27号收到有关通知,现在正在积极为此进行准备:“我们平时也有一些安全预案、安全方案。但是针对这次集会、游行、示威,这种特殊的情况,我们也会制定一些相应的方案,来加强对这方面的领导。”

公安机关将派出民警维持秩序。按照规定,示威负责人也需指定专人协助公安机关维持秩序,并佩戴统一标志。

当局还要求示威者尊重和不损害他人的自由和权利,不损害国家、社会和集体的利益。刘绍武强调,集会游行示威应当是和平进行的。

紫竹院公园发言人郝素良表示,公园的一切活动将照常进行,公园将负责协调示威者与其他游客的关系。

他说:“这都是一个公共场所嘛,所以我们想公安机关会考虑这个方面的问题,我们也会给他们提出一些建议来,安排相互之间不影响的前提下,包括一个时间段,包括场地。”

虽然中国宪法允许公民举行示威游行,但是当局批准示威申请的案例非常罕见。设置专门抗议示威区的做法,更是少见。13年前北京主办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时,曾经采取过这种办法,但是由于抗议场所设在远郊区而且主要让外国人使用而引起争议。

中国民众对当局在奥运期间设置抗议区的做法,看法不一。大概是由于该做法过于新鲜,从事建筑工作的孟先生说什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中国好像没有什么示威区吧。什么时候说划示威区?不太可能吧,这事,中国哪能划一个示威区呀?”

在日坛公园一棵树下读报的白先生早已听说此事。这位经历过的1949年以来各次政治运动的七旬老人对记者表示,他赞成这种做法:“各种运动都见过,以前还没有这个。从改革开放过后,思想、生活水平来讲呢,都比较好一些。为啥不同意呢?这个也是体现自由嘛。你有啥子意愿呀,作为一个国家,它给了一个地方,叫你游行也好,有啥子意见也好。”

大学毕业生彭小姐也对政府的做法表示支持:“首先,它是给示威人群提供了一个言论自由的地方。因为地点设在公园的话,地方比较广阔。我觉得,发生一些暂时还不能预测的事故的可能性会比较少(小),对奥运的赛事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有的人说在中国是没有言论自由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做法就是一个很好的反例。”

中国新浪网对1500人进行的调查显示,78%受访者赞成设立奥运游行示威公园。多数人认为,这是中国法治进步的体现和中国与世界接轨的具体表现。

但是在日坛公园,一位年青人表达了不同看法:“就是挺搞笑的。这个东西,我觉得,就是把这帮人墩一个地儿,让他们喊一喊、坐一坐,谁也看不见,然后大家也很太平,就完了。这东西,我觉得毫无意义。挺扯淡的事。”

据南华早报报道,代表苏州140多名房产主的退休医生葛一飞(音译),提出在指定区域示威的申请后被拘留,星期五被当局遣送回家。

这家香港英文报纸还说,民间保钓运动的抗议申请也未获准。还有许多人虽有示威意愿,但却不敢贸然行动。辽宁阜新的杨屹山已经上访10年了,他对各级政府抓捕上访人员深有体会。

他说:“至于什么抗议区,这恐怕是个诱饵,是个陷阱,我们怎么敢羊入狼群呢?我们是不敢去的,也根本谈不上什么申请。他们也就是给上访人来个画饼充饥而已。这是一种口是心非的手段而已。我们没法相信他们。”

关键词:北京,奥运,示威区,言论自由,游行自由,集会自由,日坛公园,紫竹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