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重庆第一贪受贿二千多万被判死缓


中国重庆一家法院8月1日对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受贿2226万元人民币一案做出一审判决,判处死刑,缓刑两年执行。此案令人关注的是,导致“重庆第一贪”案件曝光的原因不是纪检部门的监控,而是一个厕所漏水。

根据中国的刑法,被称为“重庆第一贪”的巫山县原交通局局长晏大彬因贪污受贿巨款会被判处死刑一事不具任何悬念,正如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说的那样,此案已不具新闻性。

他说:“大家知道,过去这些年来中国的腐败案子发生的频率非常高,现在从新闻角度来讲,腐败本身已经不是一个新闻了,而是说,哪里地方还没有发生腐败倒是一个新闻。”

重庆巫山县为国家级贫困县,地处三峡库区。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晏大彬在2001年到2008年任职期间,利用巫山县公路建设和长江大桥,以及其他桥梁建设的职务之便,先后多达63次收取贿赂金额,受贿金额相当于该县年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他的妻子付尚芳为其洗钱,用赃款中的943万元购置7处房产,投资多种金融理财产品,并存入本人的银行帐户。

晏大彬多年的贪污行径以及他妻子的多种金融活动均没有引起中国反贪部门或者税务部门的注意,此案被揭开竟是因为厕所漏水,物业保安不得不进入一处无人居住的清水房处理漏水问题,从而发现8个装满人民币现金的箱子。经追查找到这笔近千万元人民币的“主人”,此案才得以曝光。

中国的纪检部门不是靠制度、靠监控力度,而是靠某种偶然因素才查出腐败大案,晏大彬案已经不是第一起。北京大学的夏业良教授说,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毕玉玺在1993年到2004年间共受贿1千多万元的大案被揭出也有其偶然性。

他说:“北京当时修建五环,五环开始时是收费的道路,后来因为北京三环、四环的交通压力过大,所以不得不把五环免费开放。这样免费开放资金面出现断裂,毕玉玺本来打算从五环收费的钱来弥补他从中贪污所造成的窟窿,结果由于五环刚开没多久,就免费开放了,所以他有一些资金窟窿来不及补,就查出这个大案。”

虽然中国的银行业已经建立起监控大量资金进出的防止洗钱业务,但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夏业良教授说,中国的银行不具有监控资金来源是否合法的义务,而中国的税务部门还没有跟银行帐户建立起互连的系统,从而无法将每个人的银行帐户情况告知税务部门。夏业良说,在中国反贪,实际上只能依靠政府体制内的监察机构进行,而体制内反腐已经被证实是无效的。

他说:“目前的问题是,执政党虽然三番五次地说要从党内查处,或者说要搞一些纪律,但这些纪律都不起作用。所以我们现在已经不能指望国家在体制内反腐败了。我们一再希望从制度上反腐败,首先要削减政府所拥有的权力,这是最根本的,因为只要存在可以交易的权力,那么就会产生腐败。但在不可能一下子削减权力的情况下,至少让我们的反腐败部门能够独立出来,有独立的司法调查权,比如说,它应当隶属于全国人大,也就是说国会,而不是由党内先作处置。”

中国查处贪官污吏有一个跟世界上其他法治国家不同的做法“双规”,也就是上级机关派下纪检官员,让某一有腐败嫌疑的下级官员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然后再决定是否交与司法部门处理。夏业良教授说,这种做法显然是先由共产党党内的权力进行判别,然后再交司法部门进行认证。这种权大于法,权优先于法的做法无力防止并清查官员的腐败。

关键词:中国,官员腐败,受贿,贪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