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艾滋病草根非政府组织受排挤


参加第17届国际艾滋病大会的中国非政府组织代表说,自从“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开始注入中国以后,中国抗击艾滋病领域的非政府组织得到了发展和壮大。不过,批评人士同时注意到,最近两年来中国的官办“非政府组织”已经全面地控制了全球基金,而使许多小的草根组织受到了挤压。

来自中国的非政府组织“中国全球基金观察项目”的创始人、律师贾平说,自从“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的捐助资金进入中国以后,中国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中国全球基金项目”,促进了中国艾滋病防治领域非政府组织的快速发展和壮大。

*国际资金注入促使非政府组织迅速发展*

他说:“与两年前相比,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在艾滋病防治领域发展很快,可以说力量比以前大了很多。在这两年当中,‘全球基金’的项目注入了中国,在2006年左右中国得到了第6轮全球基金的专门支持非政府组织的项目,大概有1400万美元。”

随后,中国设立了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贾平曾经被选举成为这个协调委员会中非政府组织类别的第一任代表。据贾平介绍,2007年举行的代表选举将协调委员会中非政府组织代表这个机制推到了一种公众参与的高度。

不过,在墨西哥城举行的国际艾滋病大会上,记者观察到,与两年前在多伦多举行的第16届国际艾滋病大会相比,在大会的“全球村”设立展台的中国非政府组织少而又少。据记者向参加大会的中国代表了解,主要原因是众多的草根非政府组织遇到了资金的问题。

“中国全球基金观察项目”的贾平认为,这种现象反映出中国政府目前对非政府组织的策略的变化。

他说:“在过去的两年里虽然非政府组织发展的比较快,国际资金的配比是翻倍增长的。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对这个资金的关注明显增加了;而且资金的吸纳方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们发现资金的接受方主要与GONGO,也就是政府NGO有关系。政府开始用与政府相关的这些机构去接纳国际资金,从而制约了草根组织的发展。所以这次我们看到很多组织没有人来参加大会。”

*草根非政府组织发展受到资金限制*

贾平说,目前国际资金都已经集中到了官办的“非政府”组织手中了,使得原本正在快速发展的中国“草根”非政府组织受到了限制。

也有非政府组织人士表示,目前中国艾滋病防治领域的非政府组织有些泛滥的趋势,从某种程度上讲影响了非政府组织的可信度。亚太艾滋病服务机构委员会区域项目经理夏东华说:“如果你是一个没有注册的NGO的话,在中国实施一些活动就比较困难。比如说当我们面对媒体的时候,媒体可能会问:你这个组织是否注册、在哪里注册?当对方听到你是一个没有注册的机构的话,那么你这个机构的可信度就会有一定的减损。”

观察人士注意到,非政府组织领域内部这些年随著资金的增加,资金来源的不同,非政府组织的声音也在不断增加,而且产生了许多不同的声音,这些不同的声音有的是政府不太喜欢的。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民间组织内部出现了一些纷争,这些纷争为非政府组织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

不过,亚太艾滋病服务机构委员会的夏东华则认为,这些现象在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组织之间都会发生。他说:“所有在中国做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非政府组织都是一方面在合作,而另一方面在竞争,因为全世界的捐助者和资金提供者是有限的。如果你想获得它们的资金,你就要证明你是比别人做得更好的,你才能获得资金,因此会产生一些竞争。我想竞争可能是一个更恰当的词。但是这个问题绝对不是中国仅有的,在每个国家可能都存在这个问题,特别是在印度,因为印度非政府组织的数量远远超过中国非政府组织的数量,他们的竞争更激烈,泰国也是一样。”

亚太艾滋病服务机构委员会是一家总部设在马来西亚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该机构在中国云南省昆明市设有办公室,其工作目标是通过以社区为中心的网络建设和倡导,加强艾滋病的预防服务和扩大艾滋病的治疗途径。

关键词:中国,艾滋病防治,非政府组织,NGO,国际基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