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当局加强监控批评者和维权者


就在中国领导人大宴宾客庆贺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当天,当局加强了对批评人士和维权活动人士及其家属的监控。

据报道,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的总统萨尔科奇在前往北京出席奥运会有关活动之前,以欧盟的名义向中国政府提交了一份关押在狱中的人权活动人士名单。不过,奥运会开幕当天中国当局对批评者的监控和压制并没有出现放松的迹象。

路透社报道说,无数中国民众星期五待在家中通过电视欣赏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但有一些人却是在违背个人意愿的情况下留在家里的。报道指出,当局采取不准异议人士和抗议者出门的措施是为了确保官方的庆祝活动不受干扰。

总部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星期四在一篇报告中公布了一份24人名单,名单上的批评人士和抗议者及其家属最近几天来遭到了拘留或者严密监视。

中国人权报告说,从7月下旬开始,北京市警方不断骚扰在京的维权律师,北京的不少律师被警方跟踪监控,有些律师会在奥运会期间离开北京。报告引述北京律师李方平的话说,李方平和李和平两位律师被严密监视,而不得不在奥运期间到外地躲避,计划等奥运结束才回北京。

奥运会期间采取的防范措施也扩及到远在上千公里以外的其他省份的被监控对象。住在山东沂蒙山区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星期五下午告诉记者,她准备和广大中国民众一样在家观看奥运会开幕式的电视直播。但是在记者接通她的手机时,一些跟踪人员就在她外出办事的时候在旁边监视。

她说,“ 当然有(监视),就在我旁边。说话的就是。就在我周围。”

袁伟静不久前曾写信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呼吁这位领导人关注她的人身自由因为奥运火炬在当地传递而受到更多限制的情况,并过问她丈夫因为帮助暴力强迫计划生育的受害村民依法维权被判刑的案子。

她说,她的情况至今没有任何改善,现在仍然有四十多人昼夜在她家外面和村口把守,不准她出远门,也不准她去监狱探视陈光诚。

“奥运确实没有给我带来更多方便,使我失去了更多自由和更多权利。但是怎么说呢,作为中国人,我还是那么期盼著去看今晚八点的开幕式。”

在发出“不要奥运要人权”呼声的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家中,他妹妹杨春平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当地警方星期四曾试图找她约谈。

“昨天派出所来找过我一次,但是我没在家,说要跟我谈一谈。可能是他们监控我电话吧。我电话现在不安全。他们一直监控。美联社记者给我发信息,说要过来(采访)。他们(公安人员)就要找我嘛。”

杨春平推测公安部门找她谈话跟奥运会开幕有关。“肯定是有关系。我们这里离北京挺远的嘛,可出摊儿的、商店做小生意的都不让做了,说是也放假一个月。”

在境外记者云集北京采访之际,作为一种遵守奥运会惯例的开放姿态,中国政府在北京市三个公园设立了专门区域,供抗议者在那里举行示威请愿。但是有意申请举行示威的北京访民孙丽伟对美国之音表示,那几个被指定可以举行示威活动的公园形同虚设。

“由于它(当局)不给我解决任何问题,我给基层居委会打电话,我要准备示威游行去。先前申请示威的很多人已经被告诉了。昨天晚上有个人给我发短信说,有五个警察上他家告诉他,你申请游行示威,也不会让你去的。一个都不批。告诉你,给我在家好好呆著。”

这位自称由于北京市朝阳区强迫拆迁而流离失所的访民表示,她的未婚夫王建成不仅也失去了原有的住房,而且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进河北省一个鲜为人知的神秘地方。她表示,她担心到位于丰台区的世界公园去喊冤的示威计划不会因为奥运会开幕就能实现,甚至可能因此失去自由。

与此同时,新华社引述到中国出席奥运会开幕式的荷兰首相巴尔克嫩德的话说,奥运会让中国进一步迈向“和谐社会”。

关键词:北京奥运,批评人士,维权活动人士,监控,示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