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允许指定地点示威承诺未兑现


奥运已进入第三天,但是,当局不久前做出的允许示威的承诺还有待兑现。一些申请人的申请都被打了回来。香港媒体报道,到现在为止,示威区尚未有人使用。

苹果日报派到北京采访奥运会的记者发回报道说,直到周末,当局划出的三个示威公园,丰台区世界公园、海淀区紫竹院公园和朝阳区日坛公园,三个示威区还没有“发市”,申请数字仍然是零。

苹果日报记者到日坛公园和紫竹院公园采访,日坛公园示威区“人影也没一个”。而紫竹院,保安和工作人员并不知道示威区在哪里。党委办公室回答记者说,至今没接到示威申请,因此未划定示威区。

北京奥组委保安部长刘绍武曾说,三个示威区早已划定,申请人需要提前五天申请,填写表格,出示身份证。中国公民到北京公安局治安总队,外国人到北京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

*一些人申请示威不被警方受理*

不过,北京居民单春到有关单位提出申请,软磨硬泡几个小时,还是败下阵来。当局对她说,她的申请不受理,她星期一上午到了天安门,表达不满和抗议之情:

“我现在天安门,正往回走。”
“到天安门干什么了呢?”
“我和战友,游行申请没得到受理,我们去那里表示抗议去。”

单春说,她在奥运开幕前一天到北京公安局治安总队,完全按照要求提出申请,结果被告知:申请不受理。

单春说:“不受理是什么意思呢?根本相当于我没有去!如果受理,两个工作日会给我一个书面答复,通知我是否得到批准。还没有进入程序呢,我们就被拒之门外了。”

单春上午到了治安总队申请,一直到下午都没得到受理只好离开。她看到有十几个人也在申请,但是,无一得到受理。警方劝他们放弃申请,认为游行示威是过激的表达方式。

单春说,他们了解到的情况是,三个示威区,只有世界公园是对中国公民开放的,而日坛和紫竹院是对外国人开放的。

单春是代表两千多复转退伍军人和家属来申请的。她说,她本人从武警总队退下来,单位没开证明,几年来一直找不到工作,到处上访无人受理。

*申请人申请获准后人却失踪*

单春说,据她了解,河南来的访民刘学力8月初提出的游行示威申请已经得到了批准,可在13,14号两天示威,但是,就在几天后,刘学力却莫明其妙地失踪了:“批准是批准了,但是,批准书需要等到开幕式之后通知他们去拿。可是,8月8号当天,这两位负责人都是突然失踪了。”

单春和刘学力等都保持联系,也有对方的手机号码,但是,8月8号以后,则再也联系不上了。

而上海76岁的老访民林继亮,也是8月9号在北京上访被上海当局派人押回上海后,同家人失去了联络。

林继亮的女儿张帆说:“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政府也不跟我们说一声。也不知道人在哪里。我们很焦急的啊。我们去街道,她说不知道。我们去警察局,也说不知道。”

林继亮是上海黄浦区外滩居民,也是房子被强拆而没得到补偿而四处上访。多次到北京上访而被上海官方人员押解回上海。

*家门不让出谈不上外出申请*

北京居民刘安军几天前也曾经打算去提出抗议游行示威申请,但是,他的运气还不如单春:

“你去提出申请了吗?”
“没有,人家不叫我出家门了。”
“谁不让你出家门?”
“就是我们当地派出所啊。”

刘安军说,他们原来打算提出申请,结果警方干脆不让他出门,当然什么事情也办不成了。

记者给北京公安局治安总队打电话,但一直没有人接听。

南华早报星期一报道,北京基督徒华惠琪、华惠林兄弟俩星期天早晨想去宽街教堂,因为布什总统要在这里参加礼拜活动。结果半路上在南池子被人塞到两辆轿车中带走。华惠琪几个小时后获释,但哥哥华惠林一直到晚上也没有消息。

关键词:北京,奥运,北京奥运会,奥运承诺,奥运示威区,华惠琪,北京公安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