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分析:俄格冲突影响俄与西方关系


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同意停火已经两天了,但是,停战还没有全面实现,俄罗斯军队尚未撤出格鲁吉亚领土。另外,双方的口舌之战也愈演愈烈,有时甚至是不加掩饰的威胁。这对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长远关系有何影响?

当美国总统布什星期三给予格鲁吉亚全力支持的时候,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此不以为然。据报导,拉夫罗夫当时说,华盛顿必须在格鲁吉亚的“空洞项目”与真正夥伴之间作出选择。拉夫罗夫的夥伴关系指的是俄罗斯。

*伦敦发出警告*

俄罗斯在格鲁吉亚的行动引起整个欧洲的担忧,伦敦还对此发出警告。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在英国电台说,俄罗斯的行动等同于公然的侵略。他说:“看到俄罗斯坦克开进与其接壤的一个主权国家让很多人脊背发凉。确切地说,这不仅仅是开倒车回到冷战时代,而是采取了19世纪的处理政治事件的方式。”

米利班德说,毫无疑问,俄罗斯能轻尔易举地击败小国格鲁吉亚。但是,他同时警告说,俄罗斯必须放弃前苏联的老套方式。

他说:“苏联已经不复存在了。也不存在前苏联势力范围这回事了。东欧和俄罗斯边境周边地区产生了新的版图。我想,俄罗斯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实际上对俄罗斯本身有好处。继续抱着前苏联不放手,对俄罗斯没有好处,因为老实说,苏联已经不存在了。苏联不存在是好事。”

英国外交大臣说,俄罗斯应该考虑这件事对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更长远影响。

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及格鲁吉亚争取独立的南奥塞梯的强烈反应被广泛认为反映俄罗斯对西方行动的不满。这包括北约的东扩、欧盟对曾经是苏联势力范围的渗入、美国打算在东欧修建导弹防御体系、以及西方国家支持科索沃从俄罗斯的盟国塞尔维亚独立等等。

格鲁吉亚希望加入欧盟和北约。一些人认为,如果格鲁吉亚已经加入了北约,这次的冲突就不会发生。英国前外交大臣里夫金德反驳了这种看法。

他说:“不管我们对格鲁吉亚人民是如何的同情,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不会因为南奥塞梯问题与俄罗斯交战。我们同情西藏, 我们也同情津巴布韦。我们不能用军事手段解决所有这些问题,因此我不认为加入欧盟就会解决问题。”

*西方制衡力量有限*

伦敦查塔姆研究中心的国际安全问题专家丹尼森说,格鲁吉亚的冲突显示,重新崛起的俄罗斯准备使用强权政治来推进自己的目标。他说,对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没有统一的看法,特别是考虑到东欧国家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

他说:“你看美国和英国, 这两个国家并不直接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他们愿意也能够对俄罗斯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你再看看东欧,他们也希望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但是他们害怕俄罗斯。所以关键的问题是欧洲核心带的几个国家--德国、意大利、法国。这几个国家都愿意与俄罗斯达成双边协议,希望满足俄罗斯--关键是看这些国家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丹尼森说,问题是欧洲能否联起手来,对俄罗斯采取统一态度,并制定能源安全计划,走出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他说:“中短期看来,这样的机会不大。”

因此,西方国家的制衡力量非常有限。但是,很多人认为,格鲁吉亚危机产生的第一个影响很可能就是西方与俄罗斯关系的冷却--可能不会达到冷战的程度,却是确确实实的冷却。

关键词:美国,俄罗斯,格鲁吉亚,南奥塞梯,英国,东欧,北约,冷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