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天主教徒希望与梵蒂冈快建交


一位北京天主教会官员表示,所有中国神职人员和教徒都希望中国和梵蒂冈早日建交。他说,目前的信号是积极的。

天主教北京教区秘书长甄雪斌星期天在宣武区教堂对中外记者表达了盼望中梵早日建交的愿望:“信号是积极的,就是双方都在努力地能够早日实现正常的双边关系。我们都也祈祷、也期盼着能够早日实现中国和梵蒂冈建立关系。这样呢也促成了整个教会能够全面地和普世教会达到了一个共融。”

改善中梵关系是已故北京教区主教傅铁山的遗愿。他的继任者李山去年当选后,立即得到教皇的认可。甄雪斌认为,这也是双方关系改善的一个积极信号。

他说:“李主教作为北京教区的主教,最终能得到教宗的任命,我们非常感谢天主,也感谢教宗。当然,我认为这也是个积极信号,就是中国和梵蒂冈都在谈判、在接触、在努力地促成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呢早日实现。”

*希望地上地下教会早日共融合一*

中国的天主教会有所谓“地上教会”和“地下教会”之分。地上教会是指中国官方支持的爱国教会,地下教会则由坚持效忠教皇的信徒组成。甄雪斌说,他希望“地上教会”和“地下教会”能早日全面共融合一。

他说:“我觉得这里面更多的是情感问题,并不是教会有的问题。比方说,一个家庭,可能呢因为某个原因,稍微有点不和了,再和起来,可能也不是那么很容易。但是,逐渐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慢慢呢,中国的教会,以前是一个教会,以后还会是一个教会,会越来越好的。”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现在共有教堂5000多座,信徒7百万到8百万,比1949年时的300万翻了一倍还要多。甄雪斌说,非正式数字已经达到1000万。

星期天,宣武区教堂被参加主日弥撒的信徒挤得水泄不通。在圣歌声中,教徒们一一走到神父面前接受圣餐。

甄雪斌神父的话在这里得到响应。一位77岁的退休干部由于家庭缘故自幼信教。她称教皇为天主教之首。她对目前中国天主教身首分离的状况表示不满:“对我们信徒来说,我们的首是教皇。和教皇不让联系,教会就是一棵大树,你把头砍去了,这还叫什么?这不是一个整体。在这样的情况,也就形成了地下的。不和教皇联系,我们的教就变质了。我希望它们合一起来,将来主教要由教皇来圣,都成一个完整的一个教会。”

她说,她热切希望中国和梵蒂冈早日建立正式关系。也有教友认为,中梵建交是政府间的事,作为普通信徒,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精神追求。一位姓肖的教友去年受洗,他对于自己人到中年找到信仰而感到欣慰。

他说:“找寻到信仰给我解决了很多人生的、有关生命的很多非常具体的灵魂上面的一些问题。我觉得,这是在现世生活当中的其它任何办法,任何的理论也好、主义也好,都不可能解决的问题。”

记者在众多教徒中间居然发现了一名中共党员。这位年轻女士在大学时代就入党了,至今已有7、8年党龄。

“算虔诚的教徒吗?

我想我还算不上吧,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善良的好人。

加入共产党呀、加入共青团呀,是不是也能做?

在中国,从小读书的时候,入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嘛。我想跟信不信教是没有冲突。

你自己是团员还是党员?

党员。

那允许吗?

允许呀。我觉得我们国家宗教信仰还是自由的嘛。”

共产党是主张无神论的。据说,有人曾向中共高层提出建议,认为应该允许党员信教。但是并未听说中共在这方面解禁。据报道,在西藏,不仅中共党员不让信教,就连非党公职人员也不许信。

尽管如此,信教者在中国越来越多却是个不争的事实。甄雪斌神父说,由于人数太多,北京的神职人员和教堂已显不够。他表示,北京教区将加紧人才培养,增建教堂。他说,北京现有20多座教堂,50多位神父,其中还包括7、8位80岁以上的神父。不过,他说,如何培养神父,面临挑战: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越来越富裕,有的人不愿意到神学院去受这个苦去了。还有一个问题,中国人口因为比较多,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小孩,这样可能就导致了在神学院读书的学生相对少一点,逐年在下降。”

北京教堂的拥挤倒令一位老外颇感欣慰。这位来北京观看奥运比赛的美国信徒在谈到中国的宗教自由时说:“我知道有一些困难。我们都为共融而祈祷。一个小时前在用中文进行弥撒的时候,这个教堂完全满了。这是个很好的信号。”

关键词:中国,梵蒂冈,教皇天主教,地下教会,宗教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