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有些京奥志愿者为政府从事监视?


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国当局招募了来自各地近百万名的志愿者,根据中国官方的说法,这些志愿者的工作是要帮助确保奥运会的顺利进行。但是,日本媒体和在北京的政治评论人士却指出,有些志愿者同时在为政府进行监视工作。

随著奥运会的展开,北京街头出现许多绑著红袖章,戴著红帽子的保安志愿者,这群大多数是退休老人的志愿者在街道巡逻,随时向当局举报交通与治安的问题。

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奥运会期间,当局一共招募了近三十万的保安志愿者,另外还有四十万名在奥运场馆设施里服务的志愿人员,而北京街道上也设立许多咨询站,由身穿蓝衣的志愿者在里面回答游客的问题。许多西方媒体将这近百万名志愿者形容为北京奥运的志愿大军,日本读卖新闻更是在最近报导,有不少志愿者的主要任务是负责监视。

居住在北京的政治评论家余杰说,他绝对相信有部分志愿者在为当局从事监视工作,而他们监视的对象除了外国游客、运动员,记者和官员外,还包括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知识份子和宗教人士。

余杰说他自己就有亲身体会:“最近两个星期来,我的处境就是这样,我家下面那些监视我的人里面,除了那些公安局的便衣,也有许多带著红袖套的居委会的人,还有一些年轻人,也是属于这个志愿者的行列。”

余杰说,除了通过志愿者监视,当局也招揽一些异见人士加入志愿工作,他所在的教会就有人接到当局询问,是否愿意为两千元人民币的酬劳加入志愿者行列,条件是不得在此期间进行任何维权抗议活动。

余杰表示,种种情况都显示奥运志愿工作有可能相当复杂。

在奥运外国记者招待处担任志愿者的杨同学说,之所以参与这份工作,除了希望为国服务,也是想应用自己英文和外交的专业。

当被问到在培训过程中,当局是否要求他们在发现不寻常状况时必须立刻回报,杨同学说:“对,对,有这种,对。”

“比方说哪种不寻常的情况呢?”

“这个......这我就不太好回答这个问题。”

记者继续询问,培训人员是否也针对一些政治敏感话题指导过志愿者,杨同学表示,培训时没有特别强调,但确实有一些政策上的说明,也是大家都清楚的东西。

不过,北京市旅游局副局长熊玉梅星期四表示,奥运会期间北京的公共场所,包括饭店在内,都没有超出国际普遍采用的安全措施的特殊安排,否认有关中国对游客进行监视的报导。

中国冰点周刊前主编李大同则认为,中国当局肯定会要求这些志愿者加强监视工作,但不会有太大的作用:“北京街头的志愿者主要是一帮老头儿老太太,坐在那里聊大天,他(当局)肯定会给他们这样一种(监视)任务,但实际上也不会起什么作用,只是造成一种形式上的好像到处都有人在监视。”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最近就报导,中国当局为了招募这批志愿者,花费许多心力,由北京奥组委与共青团合作,经过三年时间,审查了两百万名申请者,才确立了这支志愿者大军。

关键词:北京奥运,志愿者,监视,异议人士,知识份子,宗教人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