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关于法定饮酒年龄的争议


美国最近出现修改法定喝酒年龄的呼吁。反对者说,过去的经验证明,年龄低喝酒有害无益。大学校园对此倡议反应不一,有的认为,既然18岁能够投票和参军,作出政治决定,那么也应允许喝酒,主宰自己的生活;还有的认为,降低喝酒年龄可能有助于大学摆脱管理上的法律责任。

最近一系列报道说,一个名为“紫晶倡议”的组织发出呼吁,要求考虑将目前的法定喝酒年龄从21岁降低到18岁。美国之音采访了该组织创建人,前米得尔贝里学院校长约翰·麦卡德尔,他首先澄清了该组织的立场。

他说:“首先,我在这里要表明的是,这项倡议并没有呼吁降低(法定喝酒)年龄,倡议只是说,我们并不认为21岁的法定年龄很有效,需要就这个问题的原因进行广泛的公众辩论。我们可能修改年龄,也可能不修改年龄。然而,许多媒体误解了我们的这项倡议。”

麦卡德尔强调,他们的目的只是动员社会对目前的法定喝酒年龄进行讨论,参加签署的100多位大学校长并没有调整法定喝酒年龄的共识,他们中有人支持将法定年龄降到18岁,不过也许有的签名人赞成上调到25岁。

这项倡议发表后,名为“母亲反对酗酒驾车”(MADD)的组织立即表示,反对降低法定喝酒年龄,该组织发言人米斯蒂·穆瓦斯对记者说:“人的大脑甚至要到20岁出头,21岁左右时,才能发育完全。酒精对21岁以下人的影响,不同于成人,或者21岁以上的人。”

穆瓦斯还说,全国有了法定喝酒年龄前后的历史很能说明问题。“上个世纪70年代的现实是,很多人死了,很多人伤了,70年代没有全国统一的法定喝酒年龄。全国统一的法定喝酒年龄1984年通过,原因在于,那时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因喝酒导致的车祸。”

她说,1984年里根总统签署了全国统一的最低喝酒年龄法案。法案生效后,由酗酒导致的车祸开始下降。既然法律有作用,为什么现在要改变?

美国大学校园目前的酗酒问题似乎是“紫晶倡议”提出的直接动因,麦卡德尔说:“签署这项倡议的许多大学校长,事实上,所有大学校长都认为,喝酒年龄可能不是校园酗酒文化的唯一原因,但是与校园酗酒文化有关,并且产生了许多消极影响。”

美联社援引一项研究报告说,美国每年约有50万全日制大学生因与喝酒有关的事故受伤,事故中死亡学生人数约为1700多人;1999年到2005年,157名学生因酗酒死亡。麦卡德尔说,大学校长们认为,现在学生的酗酒方式有新特点,而问题与现行喝酒年龄限制有关。

他说:“酗酒现象并非发生在公共场合,而且也并非发生在公共视线之内。酗酒现象发生在校外的一些秘密地点,而且是关起门来喝酒。结果沉湎于酗酒的年轻人所面临的危险越来越大。”

其他学校管理者如何看待校园酗酒问题?吉姆·麦克道尔是阿拉巴马大学天主教中心的办公室主任,他对记者说:“我认为,如果一个人的年龄足以符合参军标准,即18岁,那么就应该允许啤酒下肚,或喝其他酒;我认为,如果你是18岁,并且即将投票,那么能作出政治决定,就也应能决定自己的生活。”

麦克道尔认为,大学校长重提法定喝酒年龄问题可能试图躲避某种法律责任。父母送孩子上大学,而孩子们喝酒大醉,违反禁酒年龄,没有人看着他们,大学也看不见,结果出了事,而学院要负责,大学要负责。假如年龄降低后,责任便很容易推到学生身上。

麦克道尔说,他所在大学天主教团体的学生,百分之七十七的人,每周要么滴酒不沾,喝的话最多也就三杯。假如法定喝酒年龄真的降低了,对保守学生群体的影响是否会很有限?他说:“我不打算作这样的表示,因为学生们一旦知道可以喝酒了,我想他们可能会多尝,多喝(大笑)。这个问题很难说。”

这位学生宗教团体负责人在讲上述话时忍不住的笑声似乎表明,尽管校规严格,喝酒节制,一旦法定喝酒年龄放宽,对笃信宗教的虔诚学生的诱惑都难以预料,更何况别的学生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