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能够解决小金库集体腐败吗?


所谓小金库,也就是中国党政各级官员可以自由支配的公款,是当今中国官场腐败的一个最明显标志之一。如何杜绝由小金库而来的贪污腐败?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近几天来就此展开了非常罕见的公开辩论。

所谓的小金库并不小,容纳的资金可以上万,也可以上百万。中共在中国各级政府部门的第一把手可以不受制约地从账目对不外公开的小金库开支,用于发红包,送礼,可以给自己以及给下属分红,也可以像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所承认的那样,“吃喝嫖赌都报销”。这种明目张胆的贪污腐败为中国公众所深恶痛绝。

中共多年来反复三令五申,赌咒发誓,要坚决打击和取缔以小金库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贪污腐败。然而,这种三令五申以及处分少数贪污官员的打击行动显然没有多少效力。

据中国官方报纸报道,中国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原副书记刘锡荣表示,“小金库屡禁不止,原因在于背后的利益,依靠个人觉悟、党纪和行政规章是不能消灭的,而‘小金库’是集体腐败的祸根。因此,建议刑法修改将‘集体腐败’纳入刑律,严厉打击小金库”。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中共官方现在开始承认批评者多年来不断批评的“集体腐败”,承认打击腐败靠个人觉悟、党纪和行政规章是无效的,无力的,这可以说是终于承认了现实,是向前走了一步,是一种积极的发展。

但是,孙文广说,中共在承认集体腐败的同时还是扭扭捏捏,不敢大胆承认一条举世公认的、而且也是中共在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前也一直大力伸张的真理,这就是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中共的一党专制跟“集体腐败”有直接的关联。

1949年以来,中共在中国大陆实行所谓的“党的一元化领导”,也就是一党专制,中国公众无法通过中国的新闻媒体或司法系统对贪污腐败的中共官员进行有效的制约。因此,面对公众的强烈批评,中共主要是通过中共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来对中共干部的贪污腐败行为进行调查和惩处。

批评者指出,由于中共在各级政权机关都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因此,中共各级领导人属下的中共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对中共各级领导人毫无制约。中国官方报纸近日来的有关报道,承认靠党纪无法消灭小金库,显然也是间接承认了中共领导下的打击贪污腐败的行动只是在死胡同中徘徊这一现实。

*媒体罕见地展开辩论*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原副书记刘锡荣提出修改刑法,将“集体腐败”纳入刑律。这一提议在中国官方的报纸上一出现,官方的另一些报纸立即提出强烈的异议,从而形成了中国大陆官方媒体当中所罕见的公开辩论。

官方羊城晚报星期四发表评论说,“如果集体腐败让集体担责,对于普遍职工来说,是不公平的。诚然,他们也是集体腐败的受益者,但他们是被动接受。他们有权决定不要小金库的钱吗?他们有权决定单位设不设小金库吗?将集体腐败入刑法,固然能够起到震慑的作用,但这种‘震慑’对普遍职工来说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他们不能决定自己是否要进行‘腐败’”。

羊城晚报发表的署名评论最后直言不讳地说,“集体腐败”其实只是“一把手”逃避或减轻法律责任的伎俩。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光表示,如何惩治中国大陆盛行的集体腐败,确实是一个大难题,中国大陆在解决这个大难题的时候,不妨参考台湾海峡对岸的做法和经验,这就是实行民主、实行自由公正的选举,准许相互竞争的反对党存在,让相互独立的政党相互监督,相互制约,让选民评判、选择政党执政:“反对党就可以制约这种集体贪污腐败。我要揭发你的集体腐败,揭发了之后,你的集体腐败公诸于众,你名声臭了,那么下次选举的时候,我就上台,请你成为在野党。这是一个很科学的、很现代化的一个制度。”

各种迹象显示,孙文广的这种愿望在可见的将来在中国大陆还没有现实的可能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虽然明文规定,中国公民有结社自由,也就是有组织政党的自由。但是,到目前为止,试图自由组织独立于共产党政党的政党的人都受到严厉打击,他们争取自由的努力最终以他们失去自由的结果告终。

关键词:中国,党政腐败,集体腐败,小金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