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克什米尔分离份子转而关注市场


随着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分离主义分子把注意力从单纯的武装冲突转向市场和贸易,该地区近来的动荡越来越多地成为一个经济问题。由于印度教抗议者封锁了连接克什米尔和印度其它地区的唯一道路,并导致克什米尔出现食品和燃油等物资短缺,该地区领导人呼吁印度政府开通连接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城市拉瓦尔品第之间的道路。这是一条有几个世纪历史的商道,但由于1947年印巴分治而中断。

*卡车运输遭遇印度教徒袭击*

23岁的瓦利德.艾哈迈德是一名机械师。他的哥哥穆尼尔24岁,是一名卡车司机。兄弟两人最近用卡车把100只羊从德里运到克什米尔的途中,和其它大约60辆卡车遭遇了印度教极端分子的袭击。

瓦利德这样描述遇袭的经历。

瓦利德说,印度军队曾经为车队提供保安。但是后来印军认为安全没有问题,就离开了车队。随即,卡车商队就遭到了和印度教民族主义派别印度人民党关系密切的组织的袭击。瓦利德说,袭击者当中有印度青年民兵、湿婆神军和印度教徒大会的成员。他说,袭击者向他们投掷石块和硫酸、并使用了刀剑等武器。瓦利德还说,警察当时就在不远处,但是没有做什么。

瓦利德头部受伤,后来缝了15针。他的哥哥穆尼尔的手臂和大腿也都受伤,但是仍然开车把他们带出了险境。他们说,在这起发生在印控克什米尔南部查谟地区的袭击当中,他们运送的一百只羊有一多半被抢走。

他们兄弟二人算是比较幸运的。几家报纸报导说,发生在查谟地区公路上的袭击事件当中,有至少一名卡车司机遇难,40多人受伤。查谟警方说,袭击者破坏了几十辆卡车,并向一些车辆投掷汽油弹。这些暴力事件的起因源于查谟地区的土地争议。省政府撤消了把40公顷林地授予一个印度教神庙管理委员会的决定,激怒了当地的印度教徒。他们希望这片土地可以为前来此地神庙朝圣的印度教徒提供暂时住宿。

*法鲁克:经济独立或许更重要*

道路的部分封堵,以及袭击事件和抢劫在当地卡车运输行业当中引起了恐慌,切断了克什米尔谷地的食品和燃料供应,同时也让当地居民意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一小撮抗议者可以切断连接克什米尔和印度其它地区的重要交通线。

乌马尔.法鲁克是一名阿訇。他也是克什米尔分离主义组织联盟“所有政党胡里亚特会议”的高级领导人。

他说:“人们开始意识到,经济独立可能比政治独立更加重要。以前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印度随时可以掐断我们的供应。不管明天的形势怎么样,他们首先做的就是要切断进入克什米尔的物资供应。”

*重新开通丝绸之路*

法鲁克和其它克什米尔领导人都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重新开通连接斯利那加和巴基斯坦边境城市穆萨法拉巴德的一条很少使用的道路。这条道路可以一直延伸到距离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不远的拉瓦尔品第的市场。这是古老的丝绸之路的一小部分。这条通道在194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的时候被切断了。

克什米尔地区的领导人希望从经济层面定位克什米尔冲突能够取得西方和印度政府的认同。对于很多克什米尔人来说,这场冲突已经不仅是为了争取自由,也是为了自由贸易。

最近,在克什米尔夏都斯利那加的一次集会上,抗议者第一次高喊“克什米尔的市场在拉瓦尔品第”。

对于外界旁观者来说,这种从武装斗争到市场贸易的转变可能是微小的。但对于很多克什米尔人而言,这是个巨大的变化。这些人在过去近20年时间里看到的是印度安全部队和武装分离主义分子之间无休止的冲突。

*仍有阻力与风险*

不过,通往拉瓦尔品第的道路也并非没有风险。本月早些时候,在一列满载克什米尔主要经济作物苹果的卡车车队驶往穆萨法拉巴德的时候,和车队一起行进的游行队伍遭到印度安全部队的阻拦。安全部队向上千人的游行队伍开枪射击,打死五人,打伤两百多人。死者当中包括一名胡里亚特高级成员。

奥马尔.阿卜杜拉是印度议会成员,同时也是克什米尔主流政党国民会议的主席。他说,印度政府把重新开通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贸易的问题搁置了起来。

他说:“斯利那加和穆萨法拉巴德通商是印巴两国构建互信的一部分。双方主要政党多次提及此事。但令人遗憾的是,新德里没有作出回应。结果,分离主义势力也卷入其中。现在,果农和其他人都说,别泄气,如果印度其它地方的市场不向我们开放,我们可以另找市场。”

印度政府声称,准备开放通往穆萨法拉巴德的贸易通道。印度和巴基斯坦互相指责对方使这个问题陷入僵局。

现在,这条道路上唯一的交通是三年前开通的公共汽车。这班车每两个星期发一趟,但常常由于安全问题被取消。

另外,查谟地区的道路继续受到封锁。很多克什米尔人说,药物、婴儿食品、肉和燃料的供应极为紧张,价格开始飞涨。对于很多人来说,通往穆萨拉巴德和拉瓦尔品第的道路看起来格外具有吸引力。

关键词:克什米尔,印度,贸易通道,斯利那加,拉瓦尔品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