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人对异族通婚的看法在改变中


美国民主党总统侯选人奥巴马1961年诞生在一个白人母亲和黑人父亲的家庭的时候,美国有好几个州还规定黑人和白人通婚是违法的。现在当然是合法的,但是,美国公众对不同种族之间通婚的看法仍在转变当中。

非洲裔美国人查尔斯·斯皮尔曼的妻子是一名白人。他说:“我们知道,我们社区的居民都会把我们看作是一对黑白夫妻。但是在家里,我们就是夫妻,和别人没有什么两样,也面临其他夫妻同样的挑战和机遇。”

查尔斯·斯皮尔曼和他的白人妻子南希·伯内特结婚已经九年了,他们住在维吉尼亚州的一个郊区。如果他们在1967年之前结婚得话,他们的婚姻就是非法的。就在那一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禁止异族通婚的规定,违反美国宪法中对自由民权的保障。

维吉尼亚州居民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洛文夫妇,是当年这场法律斗争的先锋。斯皮尔曼说:“洛文夫妇显示出巨大的勇气,这是对爱和勇气的最好证明。最高法院的裁决为过去四十年来发生的变化铺平了道路。”

斯皮尔曼和伯内特在结婚前各自都有过一次婚姻。他们说,如果他们能早些相遇的话,他们早就结合在一起了。伯内特的第一任丈夫是白人,她和第一任丈夫所生的女儿说,如果斯皮尔曼和伯内特那么早就相识并且结婚的话,他们可能会面对更大的挑战。

她说:“我无法知道我的家人当时能否接受他们结婚,他们现在接受了。我在田纳西州东部长大,我的家庭是当地乡村俱乐部的会员。在那个俱乐部里,所有服务人员都是黑人,但是所有会员都是白人。如果你是有色人种,你不可能成为会员。”

自然,时代改变了,斯皮尔曼说,当他们夫妇俩一同到田纳西州探访伯内特家人时,他受到欢迎。但是他们认为,黑人和白人的交往仍然很少。伯内特说:“我们到不同的教堂做礼拜,发现黑人和白人是分开的。我们住的社区里也只有一家属于有色种族。”

斯皮尔曼说:“显然,种族隔离在很多地方依然存在,尽管它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有意的。”

今年四十岁的雷切尔·勒曼知道,作为社区里唯一的黑人的感觉。她的父亲是尼日利亚人,母亲是美国白人。勒曼年幼时被波士顿郊区一对犹太白人夫妇收养。

他说: “我小的时候,正赶上美国为平衡黑白学生比例而用校车接送外区学生上学的时候。我居住的地区百分之99都是白人,校车就把黑人孩子接到我们这里的学校。我看上去是个黑人,对很多人来说,我是他们认识的唯一的黑人,我也觉得自己是个黑人。很多人根本不理解什么是混血。”

但是这一切都在改变。其实,在美国人知道奥巴马之前,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黑人女演员哈莉·贝瑞和高尔夫名将泰格·伍兹,就已经在改变美国人的种族观。

雷切尔·勒曼的丈夫、古巴移民亚力克斯·迪亚兹阿斯帕是个白人。他说:“在美国,黑人和白人的观念完全是人为的,在文化上根本就不是只有黑人和白人两种。美国民众已经开始认识到,美国不只有两个不同的种族,而是一个多种族国家。”

亚力克斯和雷切尔有一对三岁的双胞胎男孩,他们在浓厚的拉丁文化和语言的熏陶中成长。两个孩子长得不太一样,一个有著一头黑色卷发,褐色眼睛和褐色皮肤,另一个却是浅褐色直发,蓝眼珠和白皮肤。

雷切尔说:“他们都是拉丁裔孩子,但是他们看起来的确不一样,所以我们会听到一些反应。通常都是白人会问我们,‘怎么会这样?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妈妈。’”

但是在他们居住的多元文化的华盛顿社区里,他们就很少听到这种反应。雷切尔相信,她的两个儿子的成长环境要比她正面得多。“我希望他们比我更能融入美国社会,而少一些‘谁都不属于’的感觉。”

2000年,美国人口普查局采取新措施,第一次让美国人在填写调查表时,可以在种族这个选项上做出多个选择。结果,做出多个选择的美国人竟有六百五十多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