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湖北嘉鱼城管人员殴伤摆摊小商贩


湖北省嘉鱼县最近发生小商贩和城管人员发生肢体冲突事件,再次引起人们对城管部门执法权的思考。一些专家认为,城管部门本身并不具备合法的执法权,另外一些专家则认为,城管部门是改革过程中的产物。

中国官方媒体今年连续报道了湖北省城管人员和小商贩发生暴力冲突事件,例如湖北省天门市城管人员将公民魏文华打死,武汉市城管人员打死菜农李四桥事件等。最近,又传来湖北省嘉鱼县小贩孙永标因与城管人员发生肢体冲突而受伤住院的消息。孙永标告诉记者,8月26号,他上街卖西瓜时,城管人员以违章摆摊为由命令他离开,并且对他施行了野蛮暴力。

他说:“我说:‘你们不准卖,我就走’。他们非要拿走我的秤,推走我的瓜。我要回我的秤的同时,他们就打我,把我打得浑身是伤。当时,我在地上喊救命,向他们求饶,他们还不放手,非要把我带到城管部门。他们强行把我带上车,用我的衣服拽我的喉咙和颈部,并捆绑我的身体。上车后,他们对我拳打脚踢,施行暴力,到城管部门后,把我推下车门,又是一顿拳打脚踢,造成我浑身伤痕累累。”

孙永标说,事件发生后,他一直在嘉鱼县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到目前为止,伤势没有太大好转,头部常常感到眩晕,听力也不好。孙永标表示,警方经过调查取证认定,城管部门执法有问题,让他安心在医院接受治疗,并且由城管部门负责全部医疗费用。

但是,嘉鱼县城管大队的李队长告诉记者,孙永标反映的情况绝对不属实:“当时,我们的队员过去,跟他讲让他走。但是,他没有走。之后,我们转回来的时候又碰见他,我们的队员就问他怎么还没有走,并且出示执法证,把他的秤拿走了。我们的队员跟他说:‘如果你还不走,就和我们到城管局去,有什么事在城管局说。’他当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们的队员从车上拉了下来,摔在地上踩了一脚。当时,很多围观群众都在场,当地派出所也去问过,了解过此事。”

李队长承认,城管局支付孙永标的医疗费确有其事,但他称,那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而并不是因为城管人员做错了事。

*城管存在及执法缺乏法律依据*

湖北“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指出,全国各地城管人员暴力执法,打死打伤商贩的事情屡有发生,反映出权比法大的现实。

刘飞跃说:“很显然,暴力执法是违反法律的,但是由于权力得不到有效的制约,法律管不着他们,所以他们(城管人员)就粗暴执法。从表面上看,好像他们的执法效果很好。确实,在遇到一些重大事件时,他们把很多商贩都赶跑了,城市小商小贩占道经营的现象比较少了。我想这反映了这么一个情况,那就是,他们用暴力执法,而不是依据法律来管理城市。”

北京维权律师李苏滨认为,城管人员之所以和小商贩发生激烈冲突,是因为许多城管人员在执法的过程中行为不够规范,存在野蛮执法行为:“更多的是城管人员把小商贩打伤、打残、打死,另外过路的人因为看不惯城官欺压小商小贩,站出来抱打不平,或者是仅仅在旁边给他们拍照一下,城管人员就把拍照的人也打死。城管人员野蛮执法的程度已经令人发指了。小商小贩由于被欺压的时间比较久了,也会进行反抗,偶而也会出现小贩把城管人员刺伤,刺死的情况。”

李苏滨律师指出,依法行政有很严格的程序规定,他认为,城管部门是政府在改革过程中作为权宜之计设立的一个特殊机构。实际上,这个部门的存在和执法并没有法律依据。

根据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介绍,以往,公安局、工商局和卫生局等多个政府部门对街头违反行为都来参与进行处罚。后来,一些城市进行探索,建议把大街上的执法权统一到一个部门管理,城管部门因此应运而生。

何兵教授指出,目前媒体报道城管人员打小商贩的情况比较多,实际上,小商贩打城管人员的情况也有发生。他建议给予小商贩合法摆摊的权利,让他们自己成立协会进行自身管理,政府退到二线。

他说:“城管部门的特点是,它面对的都是弱势群体。确实,市容是需要管理,比如在北京, 如果没有城管,大马路上都是摆摊的,这是完全可能的。如果把城管取消了,城市就没有办法运转了。但是,如果不让老百姓摆摊,不让下岗职工和进城的农民工摆摊,确实也不符合人民群众生活的要求。关键是在管理上要放宽一些。不要老是想小摊贩就是比较难看,影响市容,不要有这种歧视的观念。”

另外一方面,中国媒体对城管人员被商贩打死打死事件也进行过多次报道,例如,2006年,北京海淀区城管人员在执法过程中,无照商贩崔英杰暴力抗法,刺死海淀区城管监察大队海淀分队副队长李志强。李志强后来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中国政府有关官员表示,今后要进一步完善法律制度,加强对执法人员的保护力度。

关键词:城管,小商小贩,摆摊,执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