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北京律师协会部分律师吁直选领导


中国北京市一些律师发起签名运动,要求即将举行的北京律师协会换届选举采取全体律师直选的方式选出协会的新领导班子。北京律师协会发出严正声明,指责这些请愿律师妄图全盘否定中国的司法制度甚至政治制度。不少请愿律师已经受到了当局的骚扰。

中国规模最大的北京律师协会已经正式启动新一届律协换届选举工作。律师协会的一些会员两星期前开始发动一场签名运动,要求北京律协从新一届换届选举开始始,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包括由全体律师三分之二的多数投票通过律协章程,由全体律师一半以上的多数投票通过律协理事会选举办法,并由全体律师投票选举律师代表和律师协会领导班子。

这项签名运动的发起人之一程海律师说,北京律师协会过去实施的几个章程都没有得到全体律师的投票通过,而且绝大部分律师被排除在选举律师协会领导层的活动之外。他说,这种不民主的做法同时也违反了中国民法当中对成立民间组织的规定。

程海说:“它那个律师协会,90%的律师都没有参加。严格说起来,它不是我们律师的协会。协会相当于一个公司一样,律师相当于股东,90%的股东没有参加股东会议,它选出来的董事长合法吗?我们现在要求直选,要求我们来选举会长。它原来的选举程序是不合法的。 ”

根据今年六月一号开始实施的新的《律师法》规定,地方律师协会章程由地方会员代表大会制定,并没有规定章程由全体会员投票决定。与此同时,《律师法》没有对律师代表如何产生做出规定。

请愿律师们则呼吁律师协会顺应历史潮流,以直选的民主方式投票通过协会的章程、选举律师代表和领导层。他们在征集签名的请愿书中说,“基层民主已在全国逐步展开,但全国还没有一家由该地区全体律师民主选出的律协,也没有章程是经过全体律师通过的。作为专门从事法律工作、推行民主和法治理念的律师,我们应当感到惭愧!”

这项签名运动的另一位发起人张立辉律师说,民主选举的关键是律师代表由全体律师选出,而不是由小圈子内的一些人来决定。

张立辉说:“如果律师代表本身是合法产生的,由律师代表再产生律师协会会长就没有太大问题。但我们的现实问题是,律师代表的产生不符合民主程序,不是律师大家选出来的,因此它这个律师代表的基础就没有了。”

新的《律师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律师、律师事务所应当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第四十六条又规定,律师协会应当保障律师依法执业,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但是请愿律师们说,由于律师协会的章程和领导层不是由全体律师自己选出来的,因此协会不必对律师们负责,律师的合法权益也常常得不到律协的保护。请愿律师张立辉说:

张立辉说:“ 我觉得怎么样说跟怎么样做是两回事。从我自己的亲身感受,他们并不是这么做的。我们在办案子的时候遇到非法对待,我们向律师协会求助,都是石沉大海。 ”

北京律师发出征集签名、要求民主选举的请愿书得到了中国各地律师的积极反应。他们纷纷在各种法律论坛和博客上发表评论,支持北京同行们的呼吁。北京律师协会则以强烈的措施抨击请愿律师的签名活动。

律协在一份所谓的“严正声明”中说,“任何人以推动民主选举为幌子,发表煽动性言论,在北京律师中制造谣言,蛊惑人心,试图拉拢不明真相的律师支持所谓‘北京律协直选’都是非法的。”声明还说,“少数律师妄图摆脱司法行政机关的监督指导和律师协会的行业管理,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

这项签名运动的发起人之一程海律师说,不少已签名的律师受到了当局的骚扰,一些律师事务所还要求有关律师离开事务所。他说,许多本来打算签名的律师出于恐惧而不敢签名。

程海说:“一是受到打压。另外,很多律师可能是出于恐惧。律师执业每年的年检是这边司法局和律协的做法。有人觉得,如果搞不成,以后执业过程中会受到一些打压。现在,已经有一些签了名的律师被司法局和所里面找去谈话。”

北京律师协会在发表“严正声明”之后,又接连发出开展完善和改进协会工作问卷调查活动的通知,以及关于《北京市律师协会章程》草案征求意见的通知。通知说,开展这些活动是为了广泛听取会员呼声,进一步完善和改进协会工作。请愿律师们对律协采取这些措施表示欢迎,说这是律师协会对这次签名请愿活动做出的积极反应。

不过,北京律师协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部门负责人对美国之音说,律协开展这些活动跟过去换届选举时的做法一样,跟这次签名请愿活动无关。这位负责人不肯说律协进行民主直选的时机是否成熟。与此同时,北京律师协会换届选举工作领导小组对换届选举工作提出了四项原则。第一条就是选举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的原则,要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应在市司法局党委的统一领导下进行。

根据中国新的《律师法》第四条规定,司法行政部门依照本法对律师、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协会进行监督、指导。

程海律师说,换届选举工作领导小组提出在市司法局党委的统一领导下进行选举的提法明显不符合《律师法》的规定。

程海说:“司法局应该是领导机构,司法局党委在法律上不是一个领导机构,法律上没有赋予你直接来办这个事。我觉得这种提法是违法的。”

香港大律师公会一名会员对美国之音说,香港大律师公会的领导层都是由全体会员一人一票选出来的,而且公会的运作不受任何政府部门的指导和监管。他说,这是香港律师具有高度专业素质、司法制度高度独立能继续得到维护的重要原因。


关键词:中国,北京市,律师,签名运动,严正声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