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布鲁金斯学会论中国宗教自由问题


美国著名的政策研究机构、位于首都华盛顿的布鲁金斯学会日前主办了一次有关中国宗教问题的研讨会。出席研讨会的是来自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基督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等六个官方组织的代表。他们在会上介绍了中国官方对宗教问题的看法,不过,与会人士当中,对主办单位是否应该考虑融入非官方团体的声音,提出了疑问。

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王作安在会上表示:“正如(不同的)宗教之间需要对话一样,国与国之间涉及到宗教问题看法的分歧,也需要用对话的方式来进行沟通。”

王作安表示,中国近些年来的变化,不仅仅表现在经济领域,在政治、文化,进而在宗教领域,也都表现出来。他说:“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有越来越多的人信仰宗教。以基督教新教为例,1978年的时候,基督教新教信徒的人数差不多有两百万人,现在至少已经达到了一千六百万人,甚至更多。”

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王作安在布鲁金斯学会的研讨会上表示,就中国官方的分析,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各种宗教信徒的人数、以及宗教的影响力,将进一步增长、扩大。王作安并且说,无论是从个人和家庭的生活来讲,还是从更广义上的社会道德和价值取向来讲,政府方面认为,宗教的影响力都可以说是积极的。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阿地里江在会上介绍说,中国总共有10个少数民族信仰伊斯兰教,穆斯林人口总数大约是两千一百万,分布在中国各地的城市和乡村,主要是在新疆、青海、甘肃、宁夏等地。阿地里江说,遍布在中国各地的清真寺总共有大约三万五千个,而且随著近年来经济状况的改善,很多清真寺都得以修复一新。

不过,他说:“中国的绝大多数穆斯林人口都居住在西北部地区,由于历史上和地理位置的原因,这一地区经济和文化的发展相对比较落后,目前面临这一地区的主要挑战是发展经济和教育。”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一位研究生在研讨会的问答期间指出,中国的那些家庭教会、不从属于官方教会的基督教信徒、法轮功成员、以及其他那些不紧跟共产党的宗教团体和组织,包括很多新疆维吾尔人,还有藏传佛教信徒,他们往往要面对非常严厉的、来自官方的打压,而这些组织和信仰被官方斥为‘邪教’,并非源于宗教的基础,而是源于这些组织没有在官方注册,不听党的话。

她向主办单位布鲁金斯学会和被广泛认为是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竞选团队中国问题首席顾问的研讨会主持人贝德(Jeff Bader)提出了下面的问题。

她说:“我想对贝德先生和布鲁金斯学会提出的一个问题是, 你们有没有兴趣请那些受到中国政府打压的宗教团体,也到这里来,举办一个类似的研讨会,听听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些问题的?”

对此,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项目主任贝德回答说:“布鲁金斯学会旨在推动在持有不同的政治、经济、宗教等观点的人之间,展开对话。不久之前,我们为达赖喇嘛主办了一次研讨会,并没有要征得中国政府的批准,而且达赖喇嘛也不能说是在中国官方注了册的。”

贝德说,此前,布鲁金斯学会还曾邀请达赖喇嘛的特别代表做了演讲,那次研讨会也没有经过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的审批,而且中方对那次研讨会很不高兴。他说,布鲁金斯学会愿意为任何基本上是以和平为理念、在公共政策上有重要意见要发表的团体,提供一个平台。

关键词: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宗教问题研讨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