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纽约市民堪称宗教自由的典范


早在1600年代,被称为“贵格会”的公谊会教派成员,为了逃离英格兰的宗教迫害,陆续开始移居到当时还是荷兰殖民地的纽约地区。这块殖民地的主管禁止公谊会信徒信奉他们的宗教,为了表示抗议,法拉盛地区的居民写就了一份“法拉盛宗教自由陈情书”。

那份文件恳请当时的地方总督授予“贵格会”成员进行宗教崇拜的权利。最终,法拉盛的居民获得了成功。今天,在法拉盛地区有两百多处宗教敬拜场所。

印度教是法拉盛存在的多种宗教之一。“北美印度教协会”座落在法拉盛的原因之一,就是看中了法拉盛地区大量的移民人口。

法拉盛地区不仅有印度移民,还有韩国、中国、墨西哥、非洲裔美国人、希腊以及其他各地的移民。法拉盛众多不同的宗教敬拜场所,反映出该地区的多元化,也使当地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法拉盛居民刘醇逸先生出生在台湾,他是首位当选纽约市议会议员的亚裔美国人。他说:“我们这里有贵格会成员,我们有胡格诺教派信徒的后代,我们还有天主教徒、印度教徒、佛教徒、穆斯林。我想,阳光照耀之下的任何一种宗教,你都可以在法拉盛的闹市区找得到。”

当十七世纪贵格会被排斥禁止的年代,有一位名叫约翰·鲍恩德男子捐出了自己的房子,作为贵格会教派成员聚会之用。鲍恩和其他法拉盛地区的居民起草了一份被称为“法拉盛宗教自由陈情书”的文件,这份文件为贵格会成员获得进行宗教敬拜的权利据理力争。

结果,鲍恩被投入监狱。最终,他获得了自由,一座贵格会成员聚会的场所建立了起来。

约翰·肯德勒是这处“公谊会聚会堂”的长期成员。这座建筑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也是纽约州最古老的一处宗教敬拜场所。他说:“学者们长时间以来一直把‘法拉盛宗教自由陈情书’和保证人民宗教信仰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做某种程度的类比和联系。”

继贵格会成员之后,其他宗教组织也陆续来到法拉盛地区。理查德·艾伦当年为了躲避卫理公会教派的种族主义,于1787年在费城创建了非洲人美以美教会。

凯瑟琳·威廉姆斯是法拉盛“马其顿非洲人美以美会教堂”的行政秘书,这个教会现在是理查德·艾伦所创建的非洲人美以美会的成员教会。她说:“当年,所有的非洲裔美国人都必须坐在教堂的楼座。有一天,他们下楼来到圣坛,实际上他们是跪在圣坛上,然而教堂的白人信徒告诉他们必须走开。黑人信徒于是说,‘好吧,就给我们一分钟的时间,然后我们永远不会再回到这里。’”

就是那个时候起,理查德·艾伦来到那家铁匠铺,创建了非洲人美以美教会。

法拉盛的种族构成可能会发生变化,但是像威廉姆斯女士这样的教会成员,就像他们在教堂祈祷时所坐的长凳一样,在教堂扎下根来。

她说,教友们同时也保证要尊重他人和他们的宗教信仰:“只要他们不打扰我,我也不会打扰他们。如果我被邀请去他们的教堂或者宗教场所,我也会坦然接受,他们到我们这里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别扭。你要知道,你不要试图让别人改变信仰,你不要告诉别人,我的宗教比你们的好。”

沿着街道走下去,是纽约穆斯林中心所在地。该中心的伊玛目穆哈默德·舍瓦尼表示,穆斯林在世界范围内被不公平地扣上了暴力的帽子。然而他说,穆斯林在法拉盛受到了尊敬的对待:“这里的人很好,很有教养:穆斯林、基督徒、犹太教徒都是如此。我们生活在一起,彼此之间充满平安、和谐、合作和友爱。”

纽约市议会议员刘醇逸表示,和谐相处的局面来之往往不易。这是整个法拉盛社区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们这里存在问题吗?当然肯定存在。在不同的种族之间总是会产生一些对抗和敌意。在不同的宗教团体之间也会为争夺空间和资源产生纷争。但是总而言之,我们在法拉盛这里相处得很好,这是350年前先民留给我们的遗产和财富。”

这是一份可能需要经受人口增长和空间缩小的现实考验的遗产,同时也是一份法拉盛居民视之为和他们的信仰同样重要的遗产。

关键词:纽约市,宗教自由,和谐相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