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建国史话 (29):亚历山大·汉密尔顿(2)


在上次的建国史话中,我们讲述了乔治·华盛顿手下的重要决策和规划者之一,美国第一届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故事。汉密尔顿年轻的时候想当一名军事指挥官,希望在战争中展现自己的勇气。因此,1776年北美十三个殖民地宣布独立后,他就加入了纽约州的民兵组织。

没过多久,汉密尔顿见到了当时大陆军统帅乔治·华盛顿。华盛顿将军邀请汉密尔顿给自己当助手。汉密尔顿欣然接受。他的任务就是为大陆军筹集资金和供给。

汉密尔顿向十三个州的政府和当时并没有多少政治实权的国会求助,结果收效甚微。汉密尔顿觉得,美国的政府体制过于松散薄弱,缺乏组织。他不喜欢由人民做主的民主,更趋向于由富裕的上层阶级统治的贵族政治。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动不动就会批评别人,连乔治·华盛顿也不例外。有一次,他约好跟华盛顿开会,结果去晚了,华盛顿表示不满,汉密尔顿立即宣布辞职。华盛顿很后悔,因为他十分看重汉密尔顿的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后来不计前嫌,仍然任命汉密尔顿担任新政府的财政部长。

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美国建国之初,国库空虚,汉密尔顿必须设法找到投资,还要偿还战争贷款,因为宪法规定,这是联邦政府的职责。要筹集资金可以去借钱,但如果不保证偿还,就没有人愿意把钱借给你。因此,国会要求汉 密尔顿编写一份报告,说明如何建立政府的信用。

汉密尔顿在报告中说,政府必须全额偿还债务。这种提议引起了一场辩论。当时,很多债务都是以国库券的形式发行的,凡是在战争期间为军队提供食物、服装和武器的人,就可以得到国库券,保证政府会把钱还给他们,有的国库券还保证参军的士兵能够得到补偿。

这些国库券其实没什么价值,因为当时的大陆会议没有钱,所以大家也就失去了有朝一日能得到补偿的希望。但凡有人愿意出价,哪怕只有票面价值的一半,他们就会兴高采烈地把国库券卖掉。如今,汉密尔顿提出,要全额兑换国库券,这就意味着,这些国库券最早的主人得不到任何补偿,反倒是低价收购这些国库券的人能狠狠地赚上一笔。

维吉尼亚州国会众议员詹姆斯·麦迪逊表示反对。他指出,低价收购国库券的人应该得到补偿,但不是全额补偿。另外一部分钱,还是应该给那些最初提供供给和服务而得到国库券的人。麦迪逊在国会发表激情演进,描述了退伍老兵穷困潦倒,被迫低价出售国库券的现象。麦迪逊说,联邦的建立,就是要保护人民不再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对待。

汉密尔顿指出,他的计划不仅是要偿还债务,同时也是为了建立国家的信用,让以后借钱更方便。汉密尔顿认为,低价收购国库券的人冒了很大的风险,他们把赌注压在了很可能一钱不值的国库券上,因此政府不能剥夺他们赚钱的权利。很多国会议员虽然同情那些穷困的士兵,但还是投票驳回了麦迪逊的提案,支持汉密尔顿的计划。

汉密尔顿的计划重新燃起了某些人以前就有的顾虑。以农业为主的南方各州认为,汉密尔顿这样做是为了让工业化的北方更加强大。汉密尔顿并不否认。他的目的是让整个国家更强大。他认为,工商业的发展会让所有部门受益。尽管如此,汉密尔顿还是跟一些南方议员达成交易,只要他们支持他的财政计划,他就设法让美国迁都。

当时,美国首都定在纽约。维吉尼亚的两名国会议员希望首都能迁到波托马克河沿岸。宾夕法尼亚州的几位国会议员表示赞成,但是他们提出,首都要先迁往宾州最大的城市费城,在费城待上十年。国会以微弱多数通过了这项计划,经总统乔治·华盛顿签字生效。众所周知,华盛顿很希望能把首都搬到自己的弗农山庄附近,但是没有任何历史证据显示,华盛顿曾要求任何一位国会议员提出议案,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提出的偿还国债的计划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与此同时,他提出的建立中央银行的建议则掀起了更大的涟漪。汉密尔顿说,英国、法国、德国和荷兰都有中央银行,极大推动了这些国家的商业、工业和农业的发展。他说,美国建立中央银行能增加全国的资金流动,能帮助联邦政府交涉贷款,征收税务。

批判者强调,中央银行会让北方一些有钱人享有特权,会控制南方农民和小生意人高度依赖的州立银行,会增加纸币,而不是金币和银币的流通。詹姆斯·麦迪逊带头反对汉密尔顿的提案。他认为,美国不应该把财富集中在一个地方,而是应该建立很多规模较小的银行,分散在全国各地,他还指出,建立中央银行是违宪的。

说到美国宪法,没有人能跟詹姆斯·麦迪逊相提并论。宪法里的很多主张就来自于麦迪逊,大家都很尊重他对宪法的解释。麦迪逊指出,宪法赋予国会一系列权力,白纸黑字写在那里。比如说,国会有权借钱,但借钱的目的只能有三种:偿还债务、保家卫国、改善民生。麦迪逊说,以改善民生为由建立中央银行说不过去。他认为,这种说法是对宪法意思和目的的歪曲,很危险。

麦迪逊的分析虽然很有理,但最后汉密尔顿还是赢得了足够国会议员的支持,使建立中央银行的提案获得了通过。乔治·华盛顿总统要在相关法案上签字之前,因为担心法案不符合宪法的规定,咨询了三个人,他们分别是司法部长埃德蒙·伦道夫、国务卿托马斯·杰斐逊和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伦道夫对此不置可否。杰斐逊同意麦迪逊的看法,认为建立中央银行实属违宪,但是汉密尔顿表达了不同意见。他指出,宪法赋予政府特定权力,把它们白纸黑字地写下来,但是宪法同时也给了政府另外一些没有明确规定的权力,只有这样,政府才能投入工作,这就是宪法的目的。汉密尔顿的解释并没有回答华盛顿总统的所有问题,但他还是签署法案,在美国建立了中央银行。

汉密尔顿和杰斐逊在很多问题上都存在意见分歧。他们在美国新政府里的权力之争是美国政党体制形成的起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