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逾千名毒奶婴幼儿受害者家长索赔


三鹿奶粉丑闻爆发以来,到医院检查的婴幼儿数量普遍增加,但是官方表示,家长们情绪稳定。与此同时,志愿协助毒奶粉受害者的律师说,几天来咨询有关索赔等法律问题的患儿家长已经超过千人。另一方面,一些奶农在这次事件中蒙受了不小的经济损失。

据中国卫生部网站发布的通报,9月17日各地报告,到医院检查的婴幼儿数量普遍增加。通报说,与9月16日相比,诊断为泌尿系统结石的患儿比重有所下降。通报指出,卫生部专家组调查报告,目前诊断的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病例都与食用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有关。

但是几天来,广东省食用奶粉患结石病的病例却明显上升。据广东省卫生厅提供的最新数字,9月19日,全省报告新增235例病例。至此,广东全省共报告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病例642例,仅深圳市就发现296例。

三鹿婴幼儿配方奶粉含有毒化工原料三聚氰胺的情况被地方当局隐瞒一个多月后,中国政府正在采取一系列亡羊补牢的措施,包括处罚一批被指责知情不报的地方官员和相关企业负责人,以及免费治疗因喝受污染奶粉而生病的孩子,试图平息众怒,安抚民心。

新华社星期四的报导强调,国家质检总局在完成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全国专项监督检查后,又紧急组织开展了全国液态奶三聚氰胺专项检查。报导说,检查结果显示,市场上绝大部分液态奶是安全的。

*找律师的家长越来越多*

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李宁表示,从三聚氰胺的发病机理来看,也不是一个毒性很高的物质,所以即使婴幼儿服用了三聚氰胺含量较低的奶粉,家长们也不用过于担心。卫生部官方网站发布的通报称,“婴幼儿家长情绪稳定”。

不过,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联络人李方平对美国之音表示,前来找律师要求向有关方面讨个说法的患儿家长越来越多。他说:“超过一千人咨询了。这样的家庭这种要求也很迫切,就是要求索赔。”

这位志愿协助三鹿受害家庭的北京律师表示,前来咨询的家长们 情绪并不稳定。他说:“第一个,能看得出来,普遍愤怒。而且都表达了要索赔。因为他们说,你是一个名牌企业,我作为消费者竟然还受到这样的不白之冤。他们都无法接受,甚至说难以忍受。随著事态的发展,我想,他们都会以这样的方式提出索赔请求。”

与此同时,三鹿集团总部所在地石家庄市附近乡村的奶农几天来也因为所挤的鲜奶无人收购而遭受池鱼之殃。河北省正定县东宿(读作JIU,三声)村村民安老汉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们村喂养牛奶的很多农户,前几天只好把无法卖出去的鲜奶倒掉了。他说:“哎呀,大户一天损失好几百咧。大户一家一天挤四五百斤奶的都有。”

*积极解决奶农销售困境*

针对奶农倒奶现象严重的情况,中新社星期五报导说,中国农业部已组织中国奶业协会动员和协调国内奶制品加工企业,与河北省奶源基地进行产销对接,积极帮助解决奶农销售生鲜奶的困难。

关于三鹿毒奶粉事件被瞒报的情况,中国河北省副省长杨崇勇星期三在北京承认,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8月2日向石家庄市政府报告奶粉质量存在问题的情况后,市政府没有及时向社会公布,直到9月9日才向省政府报告,应承担重大责任。

同一天,在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和其他几名官员被免职后,石家庄市长冀纯堂辞职,并被免除中共市委副书记职务。他是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以来因为这次食品安全事故被瞒报而下台级别最高的官员。

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地方官员不惜丢掉官位也要对公众隐瞒关系到婴幼儿和消费者生命安全和健康的重要信息,仍然是迷雾一团,当局并没有予以澄清。

关键词:三鹿奶粉,丑闻,婴幼儿,毒奶粉受害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