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官方避谈毒奶粉事件真正原因


来自中国的报道说,因为饮用有毒牛奶受害的婴儿人数已经上升到53,000人。中国政府负责产品安全质量检查部门的负责人李长江星期一引咎辞职。中共最高领导人和政府总理表示要汲取教训。但是,批评者指出,执政党依然在控制媒体,让公众无法详细了解整个事件的真相,官方新闻媒体依然在顾左右而言他,不能、不愿或不敢触及问题的本质,汲取教训无从谈起。

*高层斥责企业没良心*

中国官方新闻媒体近日来高调大力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政府总理温家宝就毒奶粉事件发表的指示讲话。温家宝总理斥责奶粉生产掺毒奶粉的企业“没良心”,并表示对那些没良心的企业要“一个也不放过”。温家宝总理还表示对这一事件的发生,“我们感到很内疚”。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则发表“高瞻远瞩”的指示说,“这些事件中反映出,一些干部缺乏宗旨意识、大局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作风飘浮、管理松弛、工作不扎实,有的甚至对群众呼声和疾苦置若罔闻,对关系群众生命安全这样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我们对这些事件及其后果的严重性必须充分估计,对其中的惨痛教训必须牢牢记取”。

中国作家秦耕表示,在毒奶粉事件曝光之后一个多星期,中共最高领导人及其政府首脑终于公开发表讲话,也算是对公众有了一点交待;但是,这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交待给很多人的感觉是浓烈的党八股,文不对题、言不及义,而中共控制的官方媒体也依然在回避或掩盖事件的真相。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秦耕表示,胡锦涛总书记说有关毒奶粉事件反映出“一些干部缺乏宗旨意识、大局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作风飘浮、管理松弛、工作不扎实”,但是,许多中国公众认为,胡锦涛总书记完全是把话说反了;目前有很多报道说,有关当局在8月初就确切知道了中国奶粉有毒,为了避免消极的消息影响北京奥运会,中国有关当局选择了让中国孩子继续食用有毒奶粉。

秦耕说:“8月2号,毒奶粉事件发生,他们就把这消息压住,压到9月1号。整整压了一个月,奥运会过去了,他们才把这事件报出来。这说明他们恰恰有大局意识,他们是服从了上级的领导,他们有全局意识。他们的全局意识就是一党专制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是他们的全局意识。他们不是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

为了不影响北京奥运会,宁肯让中国成千上万的孩子继续喝一个月的毒奶,禁止新闻媒体进行任何有关有毒牛奶的报道,许多中国公众希望知道,做出这种决定的,究竟是党政哪个机关,哪个党政官员,他们在作出这种决定时所依据的究竟是中国的哪一条法律。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对这些公众迫切希望了解的至关重要的问题保持沉默。

*为什么奶制品有毒无毒内外有别?*

秦耕表示,中国政府负责产品安全质量检查部门的负责人李长江星期一引咎辞职,显然也不能让中国公众放心,因为中国公众明白,让成千上万的孩子继续用毒奶粉,做出如此高瞻远瞩、顾全大局的决定,显然不在李长江的职权范围之内。

中国作家、评论家秦耕表示,中国公众现在感到特别心寒、特别担忧、特别害怕的是,官方所控制的新闻媒体有关这次毒奶粉事件的报道显示,在生产奶粉的过程中掺毒是一种内外有别、操作有序、计划周到的行动,官方新闻媒体有关报道的口气居然是中立甚至是肯定的:“他们说,出口到国外的奶粉中没有这个问题,特供奥运会的奶制品也没有这个问题,在11号问题曝光之后,经过全国普查,说是14号以后的奶粉也没有这个问题了。这三个没有问题说明,添加三聚氰胺是人为地,是可控的,是有规矩的,有标准的,有操作流程的。想添加,就添加;想不添加,就不添加;想给谁添加,就给谁添加。”

对中国公众的这些疑问和担心,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到目前为止也是保持沉默。

*现行体制无力保护人民生命*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日前发表声明,表示毒奶粉事件“是没有进行有效的政治体制改革、监督机制创新,缺乏事前的新闻监督、公众监督,没有重视权力的分立与制约,没有独立调查、独立司法,没有致力于建构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而一味地进行计划经济时期的虚伪的道德说教的必然结果”。

胡星斗教授表示,这次毒奶粉事件最终曝光,得益于新西兰政府的强烈要求,显示出中国现行体制无力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致命缺陷。而中国的致命缺陷的一个最主要的表现就是缺乏公众监督,这需要执政党和政府最高领导层进行根本性的改革:“中央也不能只是讲一些原则性的、空泛的理论,要从具体的制度方面,特别是从建立事前的新闻监督制度,公众的监督制度,要完善这方面的制度。”

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以及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体一直避免提及新闻不自由跟公众无法及时得知有毒奶粉消息的关系。

关键词:三鹿,毒奶粉,奶制品,公开信息,受害婴儿,三聚氰胺,肾结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