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毒奶粉事件证明中国新闻管治有害


中国毒奶粉事件继续发展。与此同时,中国公众谴责中国的新闻媒体在整个事件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也有批评者指出,中国的新闻媒体屡屡在涉及公众生命安全的问题上对公众隐瞒消息而不是发出及时的警报,显示中国的新闻管制制度以及政治制度是有毒的,因此才能导致有毒产品长期祸害公众。

据中国官方新闻媒体的报道,中国生产的用于出口外国或台湾地区以及供应北京奥运会的奶制品无毒无害,只是供中国公众消费的一些品牌的奶粉是有毒的。生产问题奶粉的厂家,除了三鹿之外,还有多家荣获国家名牌产品称号的企业。

毒奶粉事件曝光一个多星期之后,温家宝总理发表公开谈话,斥责生产毒奶粉的企业“没良心”,并表示对那些没良心的企业一个也不放过。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责备某些干部缺乏“大局意识”,导致毒奶粉事件得以发生、发展。

*中国媒体被批道德丧失*

与此同时,许多中国公众谴责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体在整个毒奶粉事件当中所扮演的角色道德缺失,其中包括中央电视台利欲熏心,在毒奶粉曝光之前吹捧三鹿集团如何严把质量关,质量如何可靠。而在得到毒奶粉的确切信息之后,有关方面隐瞒不报,导致成千上万的孩子继续饮用毒奶粉至少一个月。

许多公众认为官方媒体的道德缺失,还表现在毒奶粉事件曝光之后,拒绝指出毒奶粉之类的有害产品得以长期危害公众的根本原因,却用大篇幅宣传党政领导人如何关心人民、关心儿童,宣传党和政府如何勇于负责,撤销了一些干部的职务;官方媒还散布一些匿名的所谓的专家的可疑言论,说什么食用一定量的三聚氰胺这类有毒化学品对人体健康无害。

中国作家、评论家田奇庄表示,公平地说,中国新闻媒体从业人员绝大部分并不是丧尽天良的人,他们是有良心的,是愿意为公众服务的;但可悲的是,在中国的现行制度之下,有良心的新闻媒体和记者常常不得不昧著良心说话,昧著良心不说话:“我们的社会是一种权力和资本结合的社会,它们主导了这个社会的一切,别人都是徒唤奈何。”

田奇庄的这种观点,得到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和批评者的认同。他们认为,在当今中国,之政党和政府垄断了一切权力,其中包括对新闻媒体实行任意控制的权力,与此同时,政府垄断控制下的新闻媒体跟商业利益勾结,相互提供好处,让公众受害。

*证明社会制度有毒?*

田奇庄认为,毒奶粉事件的发生显示的是中国的社会制度有问题,而不是中共及其政府领导人所说的良心问题或干部责任感问题:“公共媒体也好,我们的社会权力机构也好,没有给不同的声音发言的空间,对这些执掌权力的人没有制约,也没有发出批评的常效机制。所以说,这些当权的人当得太舒服,太幸福,太无所顾忌。”

面对公众的强烈批评,中国政府解除了一些跟毒奶粉事件有关的党政官员的职务,其中包括免去中共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的职务;同意李长江辞去国家质检总局职务。

但是,中国作家刘晓波表示,毒奶粉以及其他有害产品之所以能在中国长期肆虐,危害公众,跟新闻媒体被阉割了向公众发出警报的基本新闻功能有直接的关系。中国当局最晚在今年8月初就确切知道了三鹿奶粉有毒,但是,为了北京奥运会宣传的大局,压住了这个消息,不准媒体进行报道,而直接控制中国新闻媒体的是中央宣传部。

刘晓波表示,从6年前的萨斯病扩散危害全国、危害全世界,到今年的毒奶粉毒害成千上万的中国儿童,人们都看到中宣部控制新闻媒体、禁止向公众发出警报给公众造成的严重危害,然而,中宣部三番五次危害人民,却总是稳坐钓鱼台,置身事外,不承担任何责任,这就让中国公众不禁要问:“为什么中宣部部长不出来辞职?”

刘晓波给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毒奶粉危害公众事件所反映出来的根本问题是中国的制度有毒,中央宣传部可以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地肆意、随意控制、压制、封锁跟公众的生命安全相关的消息,并按照执政党的需要散布假消息,这是中国政治制度有毒的最明显的表现。

目前,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体有关毒奶粉事件的报道开始降温,并转向执政党宣传部门规定的主旋律宣传,宣传党和政府如何关心人民疾苦,各级政府领导人如何采取及时措施,保护公众的生命和健康安全。在官方新闻媒体中,新闻封锁跟成千上万的儿童中毒以及跟中宣部的关系是禁忌话题,因此,官方媒体没有任何报道或评论。

关键词:三鹿,毒奶粉,奶制品,公开信息,受害婴儿,三聚氰胺,肾结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