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各界质疑假虎照是周正龙个人所为


中国陕西省农民周正龙虽然被判刑了,但是假虎照事件并未落幕,围绕这个案子的争议仍在继续。批评者质疑造假事件是周正龙个人所为,认为背后必有地方官员参与。

一些陕西省地方官员在华南虎假照片事件中受到行政处罚,可是最后承担刑事责任的却只有周正龙一人。就像当初信誓旦旦保证华南虎照片绝对真实一样,周正龙在法庭上坚称,假照片是他个人独立制作完成的。

周正龙是不是又在撒谎?网上的大量留言表明,很多网民不相信造假系周正龙一人所为。质疑者中的领军人物是一个叫郝劲松的北京青年法律学者。开庭那天,他在法院外打开一把黑伞,上面写著“周正龙=替罪羊”。

他解释说:“我们寓意在整个事件的背后,有很复杂的黑色的力量在操纵它,最终把周正龙作为一个替罪羊推向审判台,而周正龙就是一个木偶、一个马前卒,真正操纵他的导演却安然无恙。”

郝劲松认定,周正龙并非照片的真正拍摄者。他说,周正龙曾多次谈到,他躲在石头后面给老虎拍照时,不小心触动了闪光灯,老虎大叫一声,吓得他藏到石头底下,等他爬起来以后,老虎已经跑了。按照这个说法,用闪光灯拍的那张照片应该是最后一张。

*周正龙无法描述犯罪现场一些细节*

郝劲松说:“但是他向陕西林业厅提交的胶卷和照片中,闪光灯是第四张和第九张。第九张以后还有二十多张照片。这个实际情况和周正龙所描述的是有基本矛盾。周正龙为什么会编造这样自相矛盾的谎言,那么只有一个结果,就是他当时并不在犯罪拍摄现场,因此他无法描述犯罪当场的一些细节。”

媒体报道似乎从一个角度印证了郝劲松的说法。报道说,坐在被告席上的周正龙对造假过程的一些细节问题回答说“不知道”,不禁令人生疑。

至于陕西警方说周正龙是对著折叠过的华南虎年画直接拍摄的,郝劲松表示无法接受。他引述图片专家的话说,照片是用photoshop合成的。郝劲松说,他曾按照警方所说的方法拍摄假虎照,但是根本达不到预期效果,因为老虎身体呈曲线形,折叠后轮廓非常僵硬,绝非周正龙照片中显示的那般平滑顺畅。

*法庭审判公正性受到质疑*

有些媒体还对审理过程提出疑点。《红网》一篇文章问道,为什么庭审不能让周正龙老婆旁听?为什么旁听者都经过严格审查呢?如果只是一个普通农民的欺骗行为,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吗?

《北京青年报》说,多名律师表示愿意免费代理此案均遭到有关方面拒绝。有关方面还对何时何地开庭、是否公开审理等问题,大放“烟幕弹”,把气氛搞得神秘莫测、讳莫如深。

《新闻晨报》说,除了40多名记者,其余的近百名旁听者都是县机关工作人员,他们是被专门组织前来旁听的。

中国媒体还对当局指定的律师提出质疑。据报道,辩护律师张勇没有为周正龙做无罪辩护,他辩护的第一句话是,“我们认为,指控周正龙诈骗罪和非法持有弹药罪是成立的”。旁听席上很多人发出惊愕的声音。庭审过程中,法官询问辩护律师有无意见时,张勇在多数情况下都说,“没有意见”。

郝劲松怀疑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背后有某种交易:“它的目的就是为了用一只假造的纸老虎,paper tiger,向中央政府来申请建立一个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这个自然保护区是要拨款。据我们调查,是一千万元人民币。那么有些官员就会从中大捞其利、大块朵颐。”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也对此案有许多疑问。作为法律学者,他认为,这个案子司法程序不公是显而已见的。

他说:“我认为这个程序有问题。因为当时还有个律师,他就自动地、免费地要到那儿去给周正龙辩护。但是当地的法院不允许,他们自己找的律师。我觉得,如果没有程序的公正,就不要谈结果。怎么判,怎么错。”

周孝正认为,可以借鉴美国的陪审员制度,成立一个大人民陪审团,以确保权力正确行使,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他说:“所以我觉得,像这样的一个关系到重大的诚信问题的案子,甚至于可以电视实况转播,最起码是网上实况转播,一分钟都不要延时。不管他是真是假,我觉得,对于一个法治的社会的建设,都是非常有好处的事。”

周正龙是今年7月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罪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9月27号,陕西省地方法院一审判处他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并罚款两千元。

关键词:周正龙,涉嫌诈骗罪,陕西,假虎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