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北京超生女孩十五年无户口无学上


北京一位女孩因为属于超生子女,15年来既无法上户口,也不能上学。她的父母呼吁当局不要惩罚和歧视无辜的孩子。

*21世纪北京竟然能有这种事?*

这里不是边远山区,而是中国的首善之区北京。可是在这里,竟有一名15岁的女孩至今没有上过一天学。不是她不想上,而是被学校拒之门外。原因是她是父母违反中国在城市里严格执行的“一胎化政策”而生下的第二个孩子。

这个不幸的女孩叫李雪,1993年8月11号出生,父母都是北京市人,而且均为残疾人。李雪的父亲李鸿玉说,从孩子出生的那天起,他们就被她的户口问题所困扰:“孩子一出生啊,到派出所就得办理户口。他不给办。他说‘你没有计生办的一个纸条,我们不给办。’我说‘什么纸条啊?’‘那你找他去,不知道。’等我们再去找,哪儿都不管。我们陆陆续续哪儿都去找去,那不找没办法,她得上学呀。各个部门,我们都去找。我说‘她得上学呀。’”

没有户口,学校就不让入学。李鸿玉说,不给超生子女上户口不符合国家政策。公安部、国家计生委1988年发出的通知说,对未办理独生子女证、没施行节育手术、超计划生育婴儿的人,以及早婚、非婚生育婴儿的人,应当给予批评教育直至进行行政和经济处罚,但对婴儿都应当给予落户。

*父母受到了惩罚但孩子是无辜的*

李鸿玉说,他们已经受到处罚了:“这孩子是无辜的。她没有招谁,不能让她来承担这一切的责任。二胎她得上学呀!你处罚我们呀!可他也处罚我们了,给她母亲开除了。实际上,开除你也是违法的。你在她哺乳期,你就给她开除了。她刚(生孩子)十几天,就给开除了。”

但是,李鸿玉和妻子白秀玲没有交纳5000元罚款。李鸿玉说,当时他们交不起这笔钱,而且认为,罚款程序跟有关规定不符。

李雪的姐姐、23岁的李彬,这些年来一边照顾父母,一边帮父母上访、打官司。她说:“这个户口登记条例并没有说,你不交计划生育的罚款,就不给你上户口。没有这一说,没有这规定。计划生育就是计划生育,计划生育是处罚父母的,并不是处罚孩子的。”

*国家政策亦未能改变不幸命运*

2000年,在中国进行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之前,有关部门发出通知,提出“对没有申报户口的超计划生育的出生人口,要准予登记”。但是,有关通知和规定都未能改变李雪的命运。

这些年来,李雪只能在姐姐和邻居家孩子的帮助下进行自学。记者采访期间,乖巧腼腆的李雪静静地坐在一旁,很少说话,只是在谈到上学问题时才跟记者进行了简短交谈。

“你现在学到几年级了

五年级。

那你自学了多长时间呀?几岁开始自学?

六七岁吧。

你自己有什么打算没有?

只能自己好好学习呗。

以后呢?

以后……

想上学吗? 想。

十五岁应该是几年级呀?

李彬:她应该初三已经毕业。

那如果户口解决了,现在上初三能跟上吗?

跟不上。”

为了解决孩子的户口和上学问题,李鸿玉四处奔走,多方反映,还试图起诉永定门外派出所和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区分局。直到最近,他们还给“市长信箱”写过信,希望市政府能出面干预。

*被当局视为敏感人物常被监视*

这种种努力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使他们成为“敏感人物”。每当所谓“敏感时期”到来时,包括最近结束的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他们一家人便会受到监视和跟踪。

李彬说:“这么多年,一直在敏感期间,非法限制我们人身自由,上厕所、买菜去,他都跟着。

记者:谁跟着?

永外派出所为首,有办事处的,有居委会的,有社区保安,得十多人。”

李鸿玉说:“这次呢,这不刚17号闭幕嘛,17号晚上9点半撤的。”

李彬说:“我们自己心理也承受不了。好像我们怎么着似的,人(家)都拿着报话机,跟着我们,好像我们犯罪了似的。”

残奥会应该是残疾人的盛大节日,也应该是鼓励残疾人跟社会融合的良好契机,可是作为残疾人的李鸿玉说:“这两个月,我们根本什么都没看,看不下去。看放花去,(负责监视的人)贴著我走。去了,赶紧回来吧。去永定门,不看了,看什么花啊?这不添堵吗?回家吧。”

针对李雪的户口问题,记者曾联系北京永外派出所要求采访,永外派出所让记者找崇文分局,崇文分局又让记者找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接到查询函后答应调查此事。但是到发稿时止,记者尚未得到任何答复。

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对记者查询做了书面回复,明确指出:无论何种情况生育的子女,《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及其他法律都没有任何歧视性规定。法律、法规对违法生育的处理,针对的是违法生育子女的父母,而非其子女。

关键词:中国,计划生育,超生,户口,北京,崇文区,永外派出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