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奶粉事件律师是否受压众说纷纭


**奶粉事件律师是否受压众说纷纭

中国多省上百名志愿律师组成的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有成员表示,他们受到来自上方的压力,要求他们不要参与相关诉讼案。但也有律师说,没有受到任何官方压力。

*北京某部门和河北当局施压*

自三鹿毒奶粉危机爆发后,中国多省份一百多名律师组成志愿律师团。他们为毒奶粉受害者提供法律咨询,取证、索赔的努力倍受关注。然而近来有报导说,中国当局向律师们施压,已经有数十名律师退出志愿律师团。

香港《大公报》10月4日报导,北京“某部门”9月23日向各地发出要求,禁止律师“私自串连”,不允许律师利用媒体、互联网报纸发表影响政府处理事件的言论;相关索赔案件要汇报,不得私自处理。

香港《明报》则在10月4日援引中国维权律师许志永的话说,三鹿集团所在地河北省的律师最先受到压力。河北省当局在奶粉事件爆发后,第一时间召集全省律师开会,阻止当地律师代理毒奶粉受害者的诉讼。

*律师协会压律师*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成员--北京律师李静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们受到了压力,北京律师协会的刘军副秘书长曾经在9月18号给他打电话,意思是要他自我约束。

“律协的刘副秘书长给我大电话说,要相信政府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提供法律的问题有当地的法律援助机构。很显然他的意思是用不着我们多管闲事。他没有直说不要我们干。不要我们干,那就要有一个凭什么法律依据、凭什么政策依据的问题。”

李静林说,9月24日他又得到通知,要他到北京市司法局开会。在那里北京律协的刘副秘书长向包括他和李方平、张凯在内的志愿律师团5位主要成员讲话。

“我听见刘副秘书长讲得是,他觉得我们在网上发表的东西那样不好。他说那个方式不是太合适。另外他讲了一点,他说,河北省的律协找了北京市律协,希望我们不要参与河北省的事情。”

李静林律师说,如果河北的律师迫于压力退出,北京的律师也迫于压力退出,各省律师纷纷退出,谁来维护三鹿毒奶粉受害者的权利呢?

*很多律师坚持提供咨询*

三鹿毒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的主要成员之一,北京律师张凯对美国之音说,尽管北京律协找他们谈话,但志愿团的很多成员并没有停止向三鹿受害者提供咨询、设计索赔方案的法律咨询工作。张凯说,希望中国能够抓住这次时机取得立法上的突破,建立起针对无良企业的惩罚性赔偿的立法。

“在改革开放初期,更注重的是促进经济的发展,促进企业的发展。 在初期需要有一个原始积累。到了中期的发展阶段就需要顾及对企业的制约。我相信现在立法需要更加偏向于更大的消费者。”

张凯律师说,虽然他还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律师退出了志愿律师团,但是他感到,在推动工作时已经不象前一段时间那么顺利了。

*可以做 别乱说*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成员之一河北省律师牛守强否认他受到压力。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到现在为止,已经有4到5名毒奶粉受害者找他咨询。他说,提供咨询是正常职业行为,政府和其他部门是不会干涉的。

“绝对的自由在哪里都是没有的。现在政府就说不让你乱说,就是说提供咨询是可以的。咨询一下、找三鹿集团索赔是可以的,他们就是不让你说一些不太该说的话。”

*无压力 要汇报*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成员--上海律师瞿坚对美国之音说,她没有受到任何压力,只是她所属的律师事务所要求她汇报跟毒奶粉事件相关的行动。

志愿律师团成员之一,江苏省的张赞宁律师对美国之音说,律师协会向他询问了志愿团的事情,但并没有施加太大压力。

“问了一下,你是怎么参加的,问了一下,但是没给我太大压力,现在还在行使我志愿团的工作。”

志愿律师团成员许志永说,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一千多名受害儿童家长希望得到法律帮助。从各种情况看,受害人方面和三鹿集团方面达成协议的前景并不乐观,多数家长已经做好了打官司的准备。

关键词:中国,三鹿奶粉,志愿律师团,压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