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外界关注三中全会将讨论农村改革


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17届3中全会,主要讨论和规划农村改革问题。有中国学者和维权人士对这种改革表示谨慎和有限度的支持。

酝酿多时的中共17届3中全会星期四在北京戒备森严的京西宾馆拉开帷幕,会议将审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并主要讨论粮食、土地管理制度、农村金融体系、城乡一体化等重大问题。不少人寄希望这次中共高层会议能在土地所有权和实行几十年的城乡二元户口问题上有所突破。

*许多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

湖北枝江前人大代表姚立法多年一直关注农民权益问题。他说,对于这次中共17届3中全会的目标,有不同的声音和辩论。双方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无论如何,改革还是应该的:“肯定要改。不改,中国的发展就没有希望。但是关于农民土地所有权问题,以往,农民在这一方面损失太大。按照法律,农村土地是农民集体所有,但实质上是被开发商、党内政府内的腐败分子从农民手里低价抢走了,这也是事实。”

姚立法认为,中共推行的改革,是否真正保障了农民的权益,值得怀疑。他说,土地是农民生存的依靠,但农民太弱势,在政治权利方面几乎是空白。姚立法多年参与和推动农村选举。他得出结论,农民没有政治权利,其经济权利则无法得到保障。

*问题根结在于土地所有权问题*

北京的宪政学者张祖桦说,17届3中全会试图解决的问题,是民间早已推动或呼吁的,只是中央迫于形势和压力要进行的改革,完全谈不上土地制度的“革命”:“它面临一个农村问题越来越突出尖锐,他怎样来应对。它前几年主要是减税减赋,开了几个会,下了几个一号文件。现在该做的,都做了,缓和了一些农村矛盾。但03年以来的维权,越来越反映在土地制度方面,涉及到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土地的所有权问题。”

张祖桦说,78年改革以来,农村的土地都是承包权,也就是使用权,30年不变。现在看来,农村城市都在强行征用居民的土地,涉及到农民的根本权益。土地虽然号称是农民集体的,但实际上是国家和党的,党想征用就征用。从去年以来,许多地方农民开始大声疾呼土地所有权问题需要解决。

新华社半月谈杂志夏天曾报道,广东许多农民要求收回“入股”的土地自己经营。报道说,广东国土厅也表示,要用强硬手段,收回违法占地,还给农民耕地。

中国有13亿人,可耕地面积只有18.27亿亩,也就是人均不到1亩半地。即使这样,有限的土地资源还在逐年减少,而且速度相当快。

*农村问题改革势在必行*

在海外,有相当多的关注中国局势的人担忧,如果在目前中国这种政治、司法、新闻、经济等制度下进行土地改革,无疑给一些人巧取豪夺,甚至赤裸裸抢劫土地这个最宝贵的资源,大开绿灯。他们主张:一动不如一静。但是,湖北前人大代表姚立法认为,无论如何,改,还是对的:

他说:“不对。还是要改的。因为改动,改革提出一些新的办法,很可能会有一些新的问题。但是,每一次改,农民的权益还是有所改善。我们要反问执政中共:你为什么不搞成一部法律呢?搞一个会议,一个文件。而法律的判决,是不能靠会议靠文件的。”

从2004年开始,中共每年发出的一号文件, 都是有关农村问题的。研究农民选举问题的专家姚立法说,无论如何,改还是应该的:“老是原地踏步,农民损失更大。矛盾更加激化,特别是城郊土地升值的问题。”

关键词:农民,土地所有权,中国,土地改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