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公立教育:种族隔离依然存在


1954年,美国最高法院对布朗告教育委员会一案做出裁决,学校实行种族隔离不符合宪法。半个世纪过去了,许多学校跟所在社区融合。但是,一些黑人中产阶级聚居的社区出现了一种所谓再度隔离的现象。随着白人家庭迁出,这些学校从以白人学生为主变成以黑人学生为主。

十年前,底特律郊区居民几乎都是白人,学生情况也是如此。此后,那些社区的种族构成发生了改变,少数族裔学生群体开始增长。在东底特律各个学校,少数族裔学生增长了十倍,占学生总数大约三分之一。白人学生和黑人学生相聚在同一所学校。东底特律公立学校总监布鲁斯·克弗杰恩说,这似乎有点出于迫不得已。

克弗杰恩说,社区种族结构的迅速变化意味着学校也必须随之改变。“学校里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想法,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艺术偏好,不同的穿衣标准等。所有这些都能融入学校的环境。但需要一点时间。”

而一些郊区学区确实只有一点时间来适应重大的人口变动。底特律周边大约有六个学区跟东底特律地区的情况相同。有分析显示,那些学校的种族融合正在取得可喜的成绩。但是在早期有大量黑人家庭迁入的社区,种族融合没能保持下去。在橡树园、南菲尔德等底特律郊区学校,几乎没有白人学生。白人家长把孩子从公立学校转出去后就搬家了。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在东底特律。

跟东底特律高中大多数老师一样,历史教师林肯·斯托克斯是白人。他的班上只有几名黑人学生。他们全都坐在教室后边的位子。斯托克斯说,有些学生在这个地区住了很长时间,适应新的种族融合。这些孩子之间的相处似乎没有太多困难。不过新搬到这个地区的学生,他们对种族融合的环境陌生,因此遇到一些问题。

斯托克斯还是足球校队教练。他说,今年他们选队长时,这种因种族产生的紧张气氛非常明显。“非裔学生和白人学生各自推选自己族裔的队员当队长。我不希望球队的队长这样选出,所以,我们没有选队长。”

不仅学生和睦相处是个挑战,学生跟教师之间也面临种族融合问题。贝弗莉·丹尼尔·塔图姆是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斯贝尔曼学院院长。这是一所专门招收女生的传统黑人文科学院。她写了一本关于课堂里的种族关系的书。
塔图姆说,对种族误解的恐惧可能意味着非白人学生得不到他们需要的帮助。比如,白人教师不情愿把黑人或者拉美裔学生在学校里的问题告诉他们的家长。“白人老师也许害怕家长怀疑教师的动机,如果老师反映的是学生行为和学业中的问题,他们担心家长甚至会指责他们有种族偏见。”

埃拉·多斯特是东底特律高中的学生辅导员,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黑人教职工中的一员。多斯特认为,种族关系需要不断的关注。“离开办公室前,我刚跟一位学生谈过话。他谈到跟老师的关系,他觉得老师恨他。他认为这是种族问题。”

多斯特1969年应聘到东底特律高中,当时学校只有她一位黑人教师。到现在,她的黑人同事也不超过五人。

东底特律学区总监克弗杰恩表示,他愿意聘用跟学生肤色更接近的教师。“可是我们有教师工会合同的约束,你不能因为想达到所希望的种族平衡或者性别平衡就让一些人离开。”

因此,克弗杰恩只能依靠自然减员。不过即使有职位空缺,克弗杰恩要想聘用到非白人教师还有困难。克弗杰恩希望今后若干年后,东底特律学区能够保持目前这样的种族平衡。“我希望让东底特律学区的学校都能成为那种不能用一两句话就能描述的地方,那样的学校才更能代表学生将来要进入的社会。这会是我对他们的最大帮助。”

克弗杰恩说,这个帮助超出书本知识,它关系到教育学生跟与自己不同的人相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