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各界关注中共全会就土地问题决策


为期4天的中共17届3中全会结束。人们寄予改革厚望的这次会议,却没有提到胡锦涛在会议前对安徽农民所提到的土地“流转”问题。北京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说,这样的会议成果表明,中共党内改革派向反对派妥协了。

去年秋天中共17大后形成的权力机构在北京召开的4天全会于星期天结束。官方公报说,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但是,公报中并没有提到众所周知和人们非常关注的农村“土地流转”。由于中共还没有公布决定的全文,所以,决定中是否提到土地流转,还需要拭目以待。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会前到安徽对小岗村农民许愿说,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

*分析:看不出全会有重大改革新意*

北京的中国问题学者胡星斗教授星期一说,今后,可能中国不会再有什么改革了:“这次全会,更加强调经济稳定和发展,在改革、发展、稳定这三方面,特别是强调后两者,而忽视了改革,也就是说,我们原先所预想的土地制度改革,很有可能在高层引起了很多的反对,因此很可能是不了了之。”

星期一,香港报纸和其他媒体普遍大篇幅报道了17届3中全会闭幕消息。香港明报、苹果日报、信报都注意到,公报没有提到“流转”题。信报说,由于中共没有公布决定全文,“假如全文并没有提到‘流转’,那就不是小问题而是涉及胡锦涛讲话是否受到抵制的大问题了”。

旅居美国多年后返回北京定居的法学理论工作者、原群众出版社长于浩成说,即便是提到了土地流转,这个流转也是一个非常含糊的词儿:“即使提的话,流转也是非常模糊的一个名词。是否允许出卖土地?这是个实质问题。”

于浩成说,中共中央的决定应该是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建议书,因为一个党的决定,不能代表全国人大。这是典型的党政不分和以党代政,虽然是一贯和习以为常的,但也仍然是错误的。

北京资深新闻工作者高瑜说,这次全会没有什么成果,基本是原地踏步,最根本和重要的问题是没有相应配套的政治改革:“现在整个问题,就是一个政治改革的问题。三农问题的根子在哪里?就是对农民的盘剥,包括福利教育等等落后于城市。要想改革有突破口,给你17大树碑立传增点光,就必须从政治改革入手。”

高瑜说,政治改革不动,在会议上争议一起来,有中央或地方的高官一反对,当然决策者就要往后缩。“这不需要什么毛派什么左派出来反对啊”。

北京的宪政学者张祖桦一直高度关注各种高层会议和政治时事动态。他说,这次全会,官方只发表了一个公报,他通读了公报,看不出任何改革新意:“三农问题,是它很早就计划的。但面临了毛左派和很多党内的老人的反对,它不得不做出让步。但很快恐怕它的重心,要转到经济问题上来。”

这次中共17届3中全会结束后,官方通讯社星期天随即发表了一个全会公报。但是,公报中提到的“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则一直到星期一上午都迟迟没有公布。

关键词:十七大,农村改革,政治改革,三农问题,土地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