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格鲁吉亚北部人民生活渐恢复正常


格鲁吉亚共和国北部生活正在恢复正常。两个月前,格鲁吉亚跟俄罗斯军队以及俄罗斯支持的阿布哈兹以及南奥塞梯分离主义力量进行了公开的战争。俄罗斯军队上个星期已经从他们自行宣布的缓冲区撤退。格鲁吉亚人家正在返回他们在那里的住所。

就在上个星期,还没有多少人愿意冒险返回厄尔涅梯村。这是格鲁吉亚东北部的一个小村庄,在8月发生的战争中成为战区,随后成为缓冲区的一部分,在俄罗斯军队及其南奥塞梯同盟的控制之下。但是,俄罗斯人已经离去,格鲁吉亚人家正在返回他们的住所。卡斯拉泽是返回家园的人之一。

一些男子站在宽敞的门口,察看房屋受到的损害。一个床垫子被撕破,扔在地上。窗户玻璃破损,一个木窗框摇摇欲坠。卡斯拉泽悲愤地看着这一切:

他说:“俄罗斯人毁坏了我的房子,奥塞梯人进行了劫掠。他们把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拿走了。”

这家人家有9口人。在战争打响的时候,他们逃离当地。

*已经成为废墟*

卡斯拉泽说:“战争打响的时候,我们全家人都在这里。我们疏散了妇女跟儿童。然后,我也不得不逃走。”

他们现在回来了,结果发现家园已经成为废墟。

孩子的房间,起居室,所有的房间都受到损坏。卡斯拉泽的妻子丽娜弹了弹家人一直很珍重的钢琴的几个键。钢琴也完全损坏了。他们全家人逃离的时候没能带走的东西都被捣毁。甚至老式的炉灶的烟筒也被劫掠者从天花板上扯下来,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卡斯拉泽一家看着这一切,不禁目瞪口呆,陷入绝望。

卡斯拉泽对记者说,他最初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不禁哭起来。

卡斯拉泽住所离南奥塞梯分界线只有一公里。

直到最近,这里的最后的一个检查站还是在俄罗斯军人的控制之下。但是,现在格鲁吉亚保安力量已经接管。这里不远处就是南奥塞梯,其首府茨欣瓦利在不到两公里之外的地方。当地的驻军说,这是我们能够走访的最远的地方。今年八月的战斗最先是从茨欣瓦利爆发的。

当时,格鲁吉亚军队发动进攻,试图遏制俄罗斯支持的分离主义分子,并重新夺回南奥塞梯的控制权。俄罗斯军队迅速开进,把格鲁吉亚军队击退,并深入格鲁吉亚境内,在南奥塞梯以及西北部寻求独立的阿布哈兹地区周围设立了缓冲区。根据欧洲联盟支持的一项停火协议,俄罗斯承诺在10月10号撤退军队。

厄尔涅梯过境点静悄悄的。来往的行人和车辆不多。塔利波夫从远处向检查站走过来。军人迅速示意他停下来,并对他进行了讯问。然后,军人让他通过。

塔利波夫说,他按时在茨欣瓦利市场出售货物。他在战争爆发的时候生病住院。他说,他不得不躲避起来,只是现在才出来。

他说:“茨欣瓦利遭受了很多的毁坏。一个跟我一起在医院的朋友把我带到他家。在战区的那些格鲁吉亚村庄几乎没有什么建筑物依然挺立。”

*欧盟观察巡逻队*

在三十公里之外,俄罗斯军人依然控制著阿哈尔戈里检查站。他们说,他们还没有接到进一步撤退的命令。在几百米之外是格鲁吉亚的检查站。一个欧洲联盟的观察巡逻队正好经过。

一个欧盟的观察员询问格鲁吉亚军人,“你知道这周围一带有地雷吗?”

奈林是负责监督停火的欧盟观察团的成员。在今天,俄罗斯军队理应撤退到冲突爆发之前的位置。那些位置具体究竟在哪里,以及俄罗斯方面是否完全履行了停火协议,各方意见不一。

奈林说:“实际上,协议当中包含了双方作出不同解释的空间。不错,今后双方在协议是否得到履行的问题上还会有不同的意见。”

俄罗斯军人已经从他们自行宣布的缓冲区撤退。但是,他们依然驻守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但是,在厄尔涅梯村,卡斯拉泽说,只要俄罗斯人不真正撤退,就不会有安全。

他说:“我们先前在这里有水果和鲜花,很有人气。现在这里已经面目全非。但是,我们希望能够改变这一切,重建家园。

很多格鲁吉亚人,尤其是遭受战斗蹂躏地区的人希望生活恢复正常。这里的生活正在恢复正常。人们正在返回他们的果园农场,进行重建。但是,对一些人来说,面对他们被毁坏的住房,他们不知道重建从什么地方开始。



关键词:格鲁吉亚,果园农场,重建,毁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