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建国史话 (36):杰斐逊主政和两党之争

  • 美国之音

在上次的建国史话中,我们讲到,1801年美国新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宣誓就职。他是美国的功臣,1776年撰写美国独立宣言,后来曾任派驻法国的第一任使节,也是美国的第一位国务卿。如今,他走马上任,成为美国的第三位总统。

杰斐逊上任之初,意气风发。他所领导的共和党击败了12年来一直控制着政府的联邦党。虽然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并不是联邦党人,但是在他八年的任期内,内阁和国会始终在联邦党人的控制之下。第二位总统约翰·亚当斯本人就是联邦党人,使联邦党的主导地位得以继续。

对于治国之道,联邦党人和共和党人意见分歧,但是两党之间的权力交替却是以和平方式实现的。托马斯·杰斐逊认识到了这一事实的重要性。

他曾经说过,“我们这个国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全新的。公众舆论的力量是全新的。但最重要、最令人愉快的新事物是,我们没有借助暴力手段,就实现了政府的交替。这种情况显示了美国的力量,这种力量会让我们的共和体制永世长存。”

为了国家利益,杰斐逊总统希望跟联邦党人合作,但是他没有挑选联邦党人进入内阁,所有内阁大臣都是对杰斐逊忠心耿耿的铁杆共和党人。

维吉尼亚州的詹姆斯·麦迪逊担任国务卿、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尔伯特·加勒廷担任财政部长、新罕布什尔州的亨利·迪尔伯恩将军担任战争部长、马里兰州的罗伯特·史密斯担任海军部长,麻萨诸塞州的利瓦伊·林肯担任司法部长。

对于其他政府官员,杰斐逊决定采取中间路线。凡是从他当选到就职这段时间里被亚当斯总统任命的一律免职,所有不诚实的官员也被扫地出门。杰斐逊说,“政府里的联邦党人,只要诚实公正,就不用害怕。但行为恶劣者恕不挽留。我任命的官员必须品德高尚,否则一概不用。”

联邦党领袖痛斥杰斐逊的政策,他们觉得,所有联邦党人都应该保持职务。很多共和党人也指责杰斐逊,认为不能让任何联邦党人留任。杰斐逊被夹在了中间。最后,他对批判者做出回应。杰斐逊说,“来自联邦党人和共和党人的大声吼叫不会让我多解除,也不会让我少解除任何一个官员的职务,我会按照自己的判断去做。”

杰斐逊组阁完毕后,开始着手制定政策。国务卿麦迪逊和财政部长加勒廷是他的左膀右臂。首先是金融政策。他们三人一致同意,政府必须缩减开支,这就意味着减少政府机构的资金。他们还决定,政府必须尽快偿还债务。

当时,美国政府有两百万美元的债务,加上利息,越滚越大。财政部长加勒廷说,“我们必须要有坚定的政策,债务一定要还清。否则的话,我们的子孙后代就要为我们的错误付出代价。”

杰斐逊希望偿还政府债务,他同时也想减少威士忌和烟草等产品的生产和销售税。他希望政府能依靠进口税和出售公有土地,得到必要的资金。为了节省开支,杰斐逊大刀阔斧,砍掉了政府里很多不必要的职务,他还减少了美国驻外使节的数量,遣散了所有税务检查官。

下面就要看国会了。杰斐逊说,“大多数政府部门都是国会立法建立的,因此只有国会才能做出改变。美国公民交税养活官员,政府不能过分要求人民付出,这样做于情于理都说不通。”杰斐逊尤其希望国会裁减司法体系的编制,解除亚当斯总统任期最后一段时间里任命的所有联邦党籍的所谓“午夜”法官。

联邦党人气愤填膺。他们指责杰斐逊试图破坏法院体制。他们警告说,杰斐逊的财政计划会把国家毁掉。他们宣布,如果解除联邦党籍官员的职务,社会就会陷入无政府状态。

然而,杰斐逊的主张让大多数人感到满意,尤其是他的减税计划。杰斐逊最主要的批判者是他的政治宿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汉密尔顿曾担任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后来解甲归田,在纽约开业当律师。他在自己创办的纽约晚报上发表文章,批判杰斐逊的政策。

就在社会各界公开讨论杰斐逊的政策之际,美国国会也在讨论杰斐逊提出的减少联邦法院数量的建议。联邦党籍国会议员称,杰斐逊这样做是干预司法,违反宪法。

但是共和党籍国会议员则争辩说,宪法给了国会创立法院的权力,也给了国会关闭法院的权力。他们指出,上届政府本来就无权任命那些所谓的“午夜”法官。最后,共和党人占了上风,国会批准了杰斐逊总统减少法院数量的建议。

接下来,国会又围绕减税的提案展开讨论。联邦党人说,政府开支完全依靠进口税是很危险的,这种政策会导致走私猖獗。大家为了逃税,会设法把商品走私运进国界。联邦党人还说,如果减税,政府就没有足够的钱还债,这样一来,就没有人愿意再投资给美国了。

共和党人则指出,走私并不可怕,危险在于对美国人民的苛捐杂税。他们说,政府没有必要征收生产和销售税,美国人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共和党人还说,他们可以肯定,政府有足够的钱可以还债。最后,共和党人再次取得胜利,国会参众两院一致投票批准了杰斐逊总统减税的计划。

国会继续讨论其它事务。然而,“午夜”法官的问题并没有就此消失。美国最高法院听取了其中一个法官的案子,其裁决授予了最高法院一项极其重要的权力,这项权力一直保持到今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