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农民能受益土地流转政策吗?


中国不久前召开的共产党十七届三中全会聚焦农村问题。在三中全会以后的文件中,官方宣布承认农民将土地进行流转的行为。那么实施土地流转政策是否真能为中国广大农民带来实际利益呢?

被一些人称为“新土改”的这项土地新政策出台之后,引起了广泛争议。有人认为这是进一步深化农村“民主自治”变革举措,也有人认为这次改革仍然流于形式,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农民的“命根子”,也就是土地所有权问题。

*让农民出卖土地将造成社会动荡*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对这项举措感到担忧。他认为,新土改是中国政府为了提高眼前经济效益而不惜代价让农民出卖命脉的做法,将给政权带来灾难、给社会造成动荡。

他说:“让农民把最后的保障卖掉,拿钱出来拉动内需。作为一个政府来说,这是在让农民失去保障,是败家子倾家荡产的最后赌注。”

对于一些人所说的土地流转有利于解除农民受到的束缚而更加广泛地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陈永苗认为,这种说法在三十年前的中国改革之初是正确的。但是随著时间的推移,农民的境况已经发生巨大变化。

三十年后的今天,大量涌入农民工让城市变成了饱和市场,城市容纳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刺激农民放弃土地,事实上是让农民陷入放弃赖以生存的根本、同时在城市又无以为业的艰难境地。

陈永苗表示,尤其在当前全球经济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之下,中国城市正处于压缩期,而非扩张期,所以对农民的态度更多的是挤压和排斥,而不是迎接。因此农民离开土地的直接后果便是大量农民工的出现将迅速削低自身的商业价值。而“转行”经商对于毫无经济实力也无政治后盾的农民来说又是免为其难。总之,中国政府完全出于想当然的心态来把农民作为经济开发的出路,是不现实的,不可操作的。

*未从根本上解决土地所有权问题*

中国“海洋日报”前记者昝爱宗则表示,他关注的并非农民进城成为“流民”的可能性,而是中国政府的新土地改革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土地的所有权问题,也就是说,土地流转的权力并没有掌控在农民手中,而是操纵在村委会手里。所以这项所谓改革不会给农民带来实际利益。

他说:“村委会如果要决定把一块土地出让、流转,村民的抗争是无效的,顶多给一点补偿,或多给一点。 一亩地给一千,抗争一下给两千,改变不了根本问题。农民就是没有自己的私有土地。”

昝爱宗表示,农村土地仍然属于集体所有,土地流转出让的决定和定价掌握在村委会干部手中,而村委书记享受著最高权力。农民只拥有土地承包权,在流转出让问题上明显处于劣势。

此外,对于农民应该获得的权利,比方说产权问题,政府并没有纳入考虑。其中农民在自己的承包土地上建造的私人房屋就是例子。 这些被称为“小产权房”的农村房子无法获得国家的土地证,也无法得到房产证,因而得不到政府承认。

所以,持怀疑态度的分析人士指出,新土地改革本身不仅很难通过土地流转使农民致富,而且连农民应该拥有的和享受的权利也没有给予照顾。

关键词:新土地改革,土地流转,农民问题,土地所有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