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致力于禁雷运动的威廉姆斯


今天我们要为大家介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乔迪.威廉姆斯。她将自己对民权和人道主义事业的热情投入了一场全球性的禁雷运动。

作为社会活动家,奔走于世界各地的乔迪.威廉姆斯1950年出生在佛蒙特的一个农村小镇。她说:“我们那儿的牛比人还多,这恰恰是我们喜欢的。我说的是整个州。”

威廉姆斯家有五个孩子,她是老二。放暑假的时候,她就做三明治,放在父亲的自动贩卖机里出售。她说,这是一种非常美妙的生活,无忧无虑。她说:“我小的时候,对所有关于美国的溢美之词都深信不疑,什么为民主而战、什么自主自觉,等等,等等,从来没有意识到有些是真的,另外一些并不真实。”

60年代末在佛蒙特大学就读期间,威廉姆斯开始积极参与民权运动,参加学校对越战的抗议示威活动。

她表示,她从那次活动中学会了要为自己的理念据理力争。她说:“我第一次参加抗议示威的时候,跟其他被动员的人一起到佛蒙特州的首府蒙彼利埃去,说服州议会通过一项决议案,送到华盛顿去,呼吁美国停止越战。”

大学毕业后,威廉姆斯到墨西哥的一所小学教英语,开始对拉美文化产生兴趣。80年代早期是中美洲的政治动荡时期,威廉姆斯曾带领民权团体到当地去调查情况。

萨尔瓦多内战期间,威廉姆斯协助组织医疗救护行动。她还大声疾呼,反对美国在中美洲的政策。她表示,在当时那种政治环境下,这样做阻力重重。

威廉姆斯说:“也许你还记得,当时里根总统和国务卿黑格坚决反对中美洲的共产主义者,如果你参加任何救援工作,人权工作,任何违背美国政策的事情,就会被贴上共产主义者的标签。大多数美国人不知道也不关心这个问题。”

威廉姆斯在中美洲第一次接触到了地雷的问题。即使在硝烟散去后,地雷也会长期对人类的安危构成威胁。威廉姆斯在1992年展开了一场世界范围内的禁雷运动。

五年后的1997年12月,121个国家在加拿大渥太华签署了禁雷协定。就在同一年,威廉姆斯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她并没有就此满足,而是继续推动全球禁雷运动扩大规模,如今已经包括了世界各地的1千200个组织。

威廉姆斯说,这些组织的工作取得了成绩。她说:“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没有大规模武器买卖。原来世界上有54个产雷国,如今只剩下大约12个了,即使是这12个国家,也不是全都在生产。每年都会有很多地雷从地里被挖出来,还有4千200枚库存地雷被销毁,我们说这是预防性禁雷行动,因为如果在埋设前就被销毁的话,就等于是挽救了4千00条性命。”

威廉姆斯说,她通过工作发现和平并非乌托邦,而是一种义务,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去实现。她说:“你制定一种策略,一个计划,去贯彻落实,持之以恒,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世界。这就是为和平而努力的全部内容,每天都要艰苦地工作,就象另外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贝蒂.威廉姆斯说的那样,别跟我抱怨你的烦心事,除非你告诉我,你都采取了哪些行动。”

威廉姆斯已经不再是全球禁雷运动的负责人,但继续担任他们的大使。她支持取缔集束炸弹。这种炸弹虽然是从空中投放的,但是没有爆炸的弹壳留在地上,会跟地雷一样成为安全隐患。威廉姆斯说,2006年以色列和真主党在黎巴嫩的冲突中就发生了这种情况。

在双方停火前的72小时内,以色列向黎巴嫩南部村庄投放了400万枚集束炸弹,其中有100万枚没有爆炸。

威廉姆斯说,这种危险促使全世界行动起来,100多个国家的代表2008年5月在都柏林开会,同意禁止集束炸弹。威廉姆斯相信,这种努力让世界向和平更近了一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