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一个黑奴的感人故事


美国一个名叫布雷斯家族里的六十多位成员,最近在佛蒙特州的小镇波尔特尼历史性团聚。他们彼此见面,分享共同家族史。他们还一起缅怀他们的前辈、由奴隶变成美国独立战争老战士的杰弗里-布雷斯。

发生在18世纪的杰弗里-布雷斯动人心弦的故事,当时并不罕见。布雷斯从非洲被欧洲的奴隶贩子卖到美国,跨越大西洋的艰辛是难以想象的。他先后数次被卖,有的奴隶主残酷,但有的也很仁慈。他后来学会了读书和写字,最终通过参加独立战争而获得自由。

布雷斯的一生变得不寻常的原因,是他写下了自己的故事,并在1810年出版。美国绿山学院的非洲裔美国文学专家纳西维拉教授说,虽然有很多描写美国奴隶的作品,但是像布雷斯这样的作品并不多见。他说: “能记得自己在非洲被绑架,并写下来的,的确非常少见。布雷斯被绑架时只有16岁,他的原名是包瑞-布林奇,他后来改姓布雷斯,是因为发音相近。他还记得当时被绑走的情景,而且记述得非常准确,生动而详尽。”

布雷斯1784年获得自由后,搬到佛蒙特州波尔特尼镇,他在那里结婚生子。虽然他后来双目失明,他仍在佛蒙特州各地巡回讲述自己的故事,促进反奴隶运动。他的故事感动了听众,白人废奴主义者本杰明-富兰克林-普伦蒂斯律师问他,愿不愿意把他的故事写下来出版,布雷斯表示同意。这本生动描述他当年被绑架,和成为奴隶之后遭遇的书,最终呈献给读者。

其中的一个片断是这样写的:“自从我被从船上带走后,三个月来我忍饥挨饿,在皮鞭不断的抽打下不停地工作。我想,我这样做是为了让那位仁慈的白人,能从一名出身高贵的非洲男孩的屈从中得到满足。当然也为了我自己,我必须成为一名驯服的、有用的、诚实的奴隶。”

纽约州立大学教授卡里-温特在佛蒙特州的一个书展上看到了这本已经非常罕见的书。她说:“我开始读这本书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真实故事,还是普伦蒂斯的一部小说,没有人对这本书做过足够的研究来了解真相。但是我被书中布雷斯的声音征服了。”

温特说,布雷斯的书中记下了具体的名字、日期和地点,这使她能够从美洲殖民地时代的文献和地方档案中查证布雷斯的故事。她在2005年出版了一本有关布雷斯的书。对于许多佛蒙特州的居民和布雷斯家族的后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有关这位奴隶前辈的故事。波尔特尼市绿山学院非洲裔美国文化俱乐部主席肖恩-亨利说,每一个美国人都应该知道布雷斯的故事。“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为他设立一个永久的纪念标记。人们不仅要认识他的成就,还要知道,在美国建国初期的几个州中,佛蒙特州是从来就没有奴隶制度的一个州。州的宪法中完全取消奴隶制度,这一点是应该让大家知道的。”

在一个秋日阳光普照的下午,60多名布雷斯的后人聚集在波尔特尼市具有历史性的广场上,参加杰弗里-布雷斯纪念碑的揭幕仪式。来自麻萨诸塞州春田市的罗宾-墨菲,带著她的女儿和外孙参加了这个仪式。她说:“我母亲的名字是马德琳-布雷斯,是杰弗里-布雷斯的后代。我现在仍沉浸在惊喜之中,特别是重访他生活过的地方,他和他的妻子共同建立起的家园,还有他曾经走过的小路。用语言是无法完全表达我的感受的。”

揭幕仪式后,家属和市民们聚集在波尔特尼一座古老教堂的会议厅里。一名家属说:“我的名字叫杰弗里-西尔维斯特-布雷斯三世。因为我的祖父和父亲的缘故,我一直以这个姓名为荣。他们都很伟大。但是如今我了解我的名字的来由,我兴奋得连胸口都要炸开了。”

来自佛蒙特州圣奥尔本市的白人亲戚吉姆-布雷斯说:“我自己常常奇怪,为什么我的肤色这么浅。我在圣奥尔本市长大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的家庭是黑白通婚。”

吉姆-布雷斯说,历史不应该被藏起来或者害怕被人知道。他说,看到这些刚刚找到的亲属们,他为人们了解和分享他的家族史而感到高兴。

关键词:黑奴,美国,内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