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承诺严格监督4万亿资金使用


中国国家发改委表示,中央政府准备采取5项措施,严防滥用投资款,确保4万亿刺激经济投资资金的安全和工程的质量。有专家认为,中国政府应当以此为契机,着手建立体制外监察机制,逐步走出体制内监察的迷途。

*民众有支持有反对有质疑*

自中国政府本周宣布两年内以4万亿元人民币投资刺激经济,并将于今年底之前拨出新增的1千亿投资后,中国舆论以及各路专家纷纷对政府大手笔救市手段和可能的效应发出不同声音,有欣喜,有支持,有置疑,有反对。

人们普遍担心,如此大规模的投资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仓促上马项目,很容易造成重复建设、资金流失、拉动经济效益不高、民众无法得到实惠,再现新一批豆腐渣工程,成就新一批腐败官员等一系列问题。

*发改委回应*

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穆虹星期五在国务院新闻办记者会上似乎在对人们就中国政府紧急救市方案提出的种种问题做出回应。

穆虹说,中国的中央政府准备采取五项措施,确保资金安全和工程质量,其中包括:发改委、财政部等有关部门成立协调工作组,共同研究、部署、协调内需问题;发改委已经制定工作方案,对1千亿资金的投入方向、安排、管理做出明文规定;保证建设程序,保证透明,严格履行项目法人责任制等管理程序;此外,中纪委、监察部、审计署、财政部、发改委等机构将成立联合检查组,每一个省派驻一个组,全程监控投资落实情况。

*体制内监管能否奏效*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对中国政府迅速出手拯救经济的做法表示欣慰,与此同时也对政府寄希望于体制内监管的做法表示失望。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如果政府只肯依靠体制内监管,效果只能像共产党体制内反腐败一样,是很难奏效的。夏业良认为,现在到了政府学习、建立外部监管机制的时候了。

“我们要学会借用第三方监管,外部监管的机制,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也可以逐步建立起来,甚至可以暂时借用国际上比较成熟的监管模式。我们知道世界银行和其他一些国际组织在发展中国家开展一些项目的时候有着很多成熟的,非常好的办法。”

*借鉴国外经验*

夏业良教授说,世界银行监管在中国项目的办法是,动用一批独立的专业人员进行监管。他以高速公路项目为例说,专业监管人士了解高速公路路面在不同气候和地理环境下使用何种材料,采用何种施工方式。由于他们是独立的,来自不同国家和领域,就不会轻易受到某一个利益集团的牵制和收买。

夏业良认为,未来两年4万亿资金投放工程以及在建设过程中,政府应当借此机会学习国外经验,启用民间独立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参与监管,鼓励中国独立监管机制的形成。

*发改委门庭若市*

香港文汇报昨日报道,中国各省人马争先上京,争分万亿投资蛋糕。发改委门庭若市,周边的酒店宾馆全部客满,连周围胡同的地下室也住满各方来客,停车场上停满挂着各省牌照的车辆。

北京大学的夏业良教授说,前去争分一杯羹的人不仅仅是“跑部钱进”的官员,还有很多欣喜若狂的承包商,甚至有假冒伪劣的制造商。夏业良教授说,为防止一些奸商再造豆腐渣工程,他建议建立“一步追索制”,也就是不论工程的分包层次有多少,问责时只问第一责任人。

*雷同98年的救市手段?*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政府的万亿救市计划和发改委准备采取的五项监察措施从心理上给社会带来鼓舞和信心,是件好事,但是他置疑其实际效应。仲大军说,中国的救市手段跟1998年如出一辙,还是采用大规模投资上项目的雷同模式,得到好处的还是那些铁路、房建部门。

“这种投资的效用往往很成问题,甚至有时是浪费了一些宝贵的资源,宝贵的国民储蓄。而在一个生产过剩,产大于求这么一个时代,适当地加大消费,这样拉动经济可能会更有效用。”

因此仲大军建议,以其动用落后的调控手段,不如把巨额救市资金直接发到中国老百姓的手中,让大批贫困人口消费起来,从而启动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同时还可以避免4万亿投资款被贪污、被挪用、被截流。

不过,中国普通老百姓目前恐怕无法直接从4万亿投资中拿到一分钱。香港文汇报援引中国发改委的一名官员的话说,“现在已经有不少项目和资金都分到地方项目和部门了。”国家发改委要求,要在今年还剩下的50天里,把新增的1千亿投资拨下去,花出去。

关键词:中国,发改委,4万亿,穆虹,救市,投资,豆腐渣工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