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建国史话 (39):托马斯.杰斐逊与伯尔审判案


在上次的建国史话中我们讲到,托马斯.杰斐逊第一届任期内的副总统艾伦.伯尔1805年离任。当时,他债务缠身,政治前途渺茫。不过,他早就在筹划一项秘密行动,打算把墨西哥从西班牙人手中抢过来。

他为了得到资助,私下里联络了不少人,但是告诉每个人的内容都不一样。伯尔真正的目的是什么?真的是想夺取墨西哥吗?还是要拉拢西部各州,另立门户,建立自己的国家呢?历史上并没有清楚的记载。

1805年春天,伯尔动身西行。他途径俄亥俄和密西西比河,来到港口城市新奥尔良。他在新奥尔良召集了一些有钱有势的人,向他们解释了自己的计划。那些对西班牙统治不满的人愿意支持他。伯尔深受鼓舞,准备返回东部,付诸行动。

回程途中,伯尔到圣路易斯去会见詹姆斯.威尔金森将军。威尔金森是路易斯安那的州长,也是伯尔的同谋。但与此同时,威尔金森还有另外一重身份--为西班牙充当间谍。他舍不得西班牙人给的钱,所以绞尽脑汁,想退出伯尔的计划。

威尔金森告诉伯尔说,最好不要惦记墨西哥了,因为时机尚未成熟,他主动提出愿意帮助伯尔返回政界,去做印第安纳州的国会议员。伯尔断然拒绝,他不想放弃夺取墨西哥的梦想。

伯尔原计划1806年春天动手,但是资金上却出现了问题。他试图说服那些想分享墨西哥财富的人投资,但没有成功,不仅如此,他原本寄重于英国,但是英国也没有为他提供资金和船只。

根据伯尔的计划,美国必须跟西班牙交战。战火一旦爆发,大家肯定会跟他站在一起,共同对付西班牙,伯尔对此深信不疑。但是如果没有战争,伯尔的计划就会泡汤。

伯尔回到华盛顿后,听到了坏消息。他会见托马斯.杰斐逊总统时,杰斐逊明确表示,美国不会跟西班牙开战。面对这种情况,伯尔只好改变计划,决定暂时不去考虑进攻墨西哥,而是在路易斯安那建立一个定居点,等待时机。

伯尔离开华盛顿的这段时间里,出现了很多有关他的传闻。一些报导旁敲侧击地指责他阴谋分裂,老百姓似乎也都愿意相信。这种局势给詹姆斯.威尔金森将军摆脱伯尔提供了绝妙的机会。

威尔金森写信给总统杰斐逊。信中说,一股一万人的部队正直扑新奥尔良,准备攻打墨西哥。威尔金森在信中提供了计划的细节,但表示,不知道谁是主谋。他警告杰斐逊说,这股部队的目标不仅是墨西哥,可能还有路易斯安那。

其实,这并不是杰斐逊收到的有关伯尔打算进攻墨西哥的第一份密信,也不是第一封指责伯尔企图让西部各州分裂出去的告发信。但是,杰斐逊却决定把威尔金森的信作为制裁伯尔的证据。

杰斐逊召集内阁会议,讨论对策。会议最终决定,美国所有军事指挥官都要设法制止伯尔。杰斐逊总统随即发表公开宣言。他表示,有人打算针对西班牙发动一场秘密军事行动,涉嫌者必须立即离开,但是宣言中没有提到伯尔的名字。

杰斐逊在一年一度向国会发表的国情咨文讲话中也提到了伯尔的秘密军事行动。国会要求了解更多的情况。杰斐逊在给国会的文件中说,伯尔的计划有几个,其中一个是让西部各州分裂出去,另外一个是夺取墨西哥。

杰斐逊说,伯尔希望让大家以为他是在路易斯安那建立一个定居点,但其实这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杰斐逊还说,伯尔发现,西部的人不支持他的分裂主张,所以决定夺取新奥尔良。杰斐逊说,伯尔有罪,这一点毫无疑问。

虽然法庭还没有给伯尔定罪,但是在很多美国人眼里,杰斐逊的声明就是事实。一些人要求以叛国罪处死伯尔。根据美国宪法,要被裁定犯有叛国罪,此人势必要对美国宣战。伯尔1807年2月被捕,被押往维吉尼亚的里士满,接受联邦大陪审团的裁决,决定是否有足够证据将伯尔送上法庭。

6月,大陪审团正式指控伯尔犯有叛国罪,此案由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受理。

伯尔在法庭上为自己提出辩白。他说:“没有行动,就不能构成叛国罪,然而我受到攻击,却不是基于行动,而是基于一些错误的报告,说我可能会采取某种行动。整个国家都站在我的对立面,这难道是公正的吗?威尔金森向总统打我的小报告,结果吓住了总统,总统又去吓唬人民。”

杰斐逊一心希望证明伯尔有罪。他下令全国各地的政府官员,要他们寻找一切能够指证伯尔的证人。杰斐逊的一些政治反对派说,他这样做是为了把对伯尔的审判变成一场政治斗争。

他们相信,杰斐逊是希望把这次审判,作为攻击首席大法官马歇尔的素材。马歇尔是反对党联邦党成员。杰斐逊对马歇尔控制联邦最高法院的做法很反感,觉得马歇尔利用职权,威胁总统和国会的权力。

马歇尔知道杰斐逊在伯尔一案中扮演的角色,因此在发表意见和裁定的时候,格外小心。8月底,马歇尔宣布证据收集阶段结束。他告诉法庭说,根据宪法,犯有叛国罪必须有两个证人,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可信的证人。他让大陪审团做出裁决。

大陪审团9月1号做出了决定。裁决书上说,“本陪审团宣布,掌握的证据不能证明艾伦.伯尔有罪,因此我们宣布他无罪。”

伯尔和他的律师对裁决书的文字十分不满。他们指出,大陪审团除了“有罪”或“无罪”以外,不应该说那么多废话。首席大法官马歇尔表示认同。他下令大陪审团重写裁决书,上面只要写两个字“无罪”。艾伦.伯尔叛国罪一案终于尘埃落定。

此后,艾伦.伯尔先后在欧洲和纽约渡过了他后半生29年的时光。临终前,有个朋友问他说,在夺取墨西哥的计划里,是否曾经阴谋分裂美国。伯尔的回答是“没有!我就是想到去夺取月球来分给朋友们,也不会想到去分裂国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