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陕北油田投资者上访要求赔偿收井


陕北油田一批投资者近来在陕西省政府上访请愿,要求政府对收走的油田做出合理赔偿。陕西官员同请愿代表座谈,但投资者代表说,解决问题恐怕遥遥无期。

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和宁边县的100多名陕北油田私营投资者近10天来一直在西安的省政府上访请愿,要求政府对收回他们投资的油井做出合理赔偿。陕西省信访局官员11月18日上午跟请愿代表举行了座谈。

*上访之路上艰辛走过五年*

一位刚刚结束座谈的请愿代表对记者说,参加座谈的官员表示,要向上级汇报。这位没有透露姓名的访民代表说,他们正在等候政府方面的回音,但他对是否能够等到结果并不乐观。他说,艰难的上访之路已经走了5年,而结果的到来恐怕还遥遥无期:“听说政府方面有两种意见,有一种当年直接参与过的人坚决反对,现在他还在高位上。这件事一处理直接影响某些官员的声誉。”

另外一位正在陕西省政府门前上访请愿的渠先生对记者说,他们多次到靖边县、榆林市、陕西省上访,而且还去过好几次北京,但是从来没有人理会他们,更没有人给过他们任何答复。渠先生说,他们现在已经无路可走:“因为油井回收,产权回收导致了很多人的破产。现在家也没家,妻离子散,无路可走,没办法了,很多人生存都困难。最后的一步路就是,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讨个说法。”

*陕北油田事件曾引起广泛关注*

陕北油田事件曾经在2005年引起外界相当大的关注。2003年陕北榆林、延安两市15个县价值70亿元人民币的民营石油资产被当地政府以整顿为由,无偿收走。大约6万名私营企业家和当地农民集资合股人血本无归。中国法律界和经济学界纷纷对陕北油田的民营投资者进行声援。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何伟、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茅于轼和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晓亮等6名教授,先后3次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促请全国人大监督地方政府依法执政。

陕西政府后来抓了投资者请愿代表冯秉先等人,并判处了徒刑,用国家机器压制了投资者的呼声。这次到陕西省政府前请愿的渠先生说,现在国家的政策提倡保护私有财产,并且中央总在强调尽快解决群体事件,因此他们决定再次向陕西省政府提出请愿。不过,北京维权工作者张祖桦对陕北油田事件的解决前景并不看好:“中国现在虽然是有物权法了,说要保护私有财产,但是事实上,从石油投资商,到农民土地权益和城市市民的权益,都应该是私人财产权,但事实上得不到法律的保障,所以我对他们的前景并不看好。”

*政府政策反复多变*

张祖桦说,中国有一句民谣说,共产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他说,陕北油田事件恰好证明了共产党政策的反复多变。陕北先是招商引资,后来一看油水大,又国有化,再一看没人投资,过了一段时间就又出台政策欢迎私人来投资。张祖桦说,因陕北油田事件遭关押的民营企业家冯秉先就是那时从内蒙前去投资的。当油井开始出油时,政府又把油井一股脑儿地国有了。张祖桦说,到现在为止,为私营投资者维权打官司的律师或者入狱,或者被控。投资者投告无门,他们到法院递状子,却没有一家法院予以立案。陕北油田事件的受害者目前剩下的唯一一条道,就是走不计成本地上访之路。

北京律师朱久虎受陕北油田私营投资者的委托前往陕北调查,2005年被当地警方关押了5个月。他说,陕北油田事件涉及金额巨大,仅仅靖边县1千4百口油井就由民营和农民集资、投资了14个亿。在油井被当局出动警方强行收回之后,私营投资者抗争一年多,当局才给予他们3个多亿的赔偿。

在朱久虎2005年底被释放后,他曾经前后两次到靖边县跟当地警察局、市石化局等政府机构协调。他说,地方官员都对他表示,政府已经认识到,补偿太低。朱久虎说,靖边县政协副主席王明光曾经对他说,仅仅2005年政府从油井中得到的净收入就是10个亿:“他说,民营企业投资打出(油井)来,你现在政府一年收入10个亿的纯收入,你至少把人家的本钱、基本投资给人家返还。你当时省政府、市政府、县政府,包括中石油,都跟人家民营企业签协议,连环性协议,又不是民营企业在那里擅自开采。”

朱久虎以定边县的油井为例说,私营投资者在那里开了4百口油井,每口开采投资200万元。他说,油井刚刚开始出油,当局就动用警察,撕毁合同,收回油井,这是严重行政侵权行为,侵犯了公民的财产权力。朱久虎说,由于当时收回民营企业油井的决定是陕西省政府做出、各市、县政府执行的,因此他们相互推诿,直到现在问题也无法得到解决。

关键词:陕西,陕北油田私营投资者,上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