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上访人员称酷刑折磨现象普遍


中国否认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近日指称中国存在大规模酷刑现象的说法,强调中国一贯反对酷刑。但是有上访人士在讲述公安人员如何对他们进行体罚和精神虐待时表示,酷刑折磨在中国仍然是普遍现象。

*北京否认大规模酷刑现象*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星期六就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有关中国禁止酷刑情况的报告表示,中国尊重和保护人权,一贯反对酷刑,认真履行《禁止酷刑公约》规定的义务,在反酷刑领域作出了不懈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就。

这位发言人没有对禁止酷刑委员会报告所说的警方对关押人员日常性地广泛使用酷刑虐待、刑讯逼供和维权人士杨春林、胡佳妻子曾金燕以及西藏僧人尼姑等一些具体案例作进一步回应。

他只是说,遗憾的是,个别负责起草审议结论的委员,出于对中国的偏见,引用甚至编造一些未经证实的信息,蓄意将审议活动政治化,在审议结论中塞入大量诬蔑、不实之词,有悖于公正、客观的职业操守。

秦刚是在回答记者有关提问时这样表示的。据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布的消息,记者在提问中指出,禁止酷刑委员会在近日公布的审议中国履行《禁止酷刑公约》情况的报告中,肯定中国履约工作取得进展,但对中国存在“大规模”酷刑现象等问题提出批评。

据关注中国民间维权情况的维权网报道,禁止酷刑的特特派专员诺瓦克在他最近的报告中指出,在中国酷刑仍然普遍存在,有33%的酷刑案件发生在拘留所,近乎20%发生在派出所。

因为自家店铺遭到强行拆迁而坚持上访多年的上海访民张翠平对记者表示,她和丈夫田宝成被关在看守所期间都受到了酷刑折磨。

张翠平曾于2003年和2006年两次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名被判劳动教养,分别被关押一年和一年半。她说,她第一次劳教实际上一直关押在闸北看守所,那里不仅受到关禁闭和不准放风以及管教人员指使吸毒人员殴打等处罚,而且遭到长时间戴手铐和用“小太阳”强光灯照射之类的刑讯逼供,追问是谁指使她到北京上访。

张翠平说:“用灯照着我,24小时手铐铐着站在那里,不让我坐下,我吃不消了。我头昏了,倒在地下的时候,他们就用脚踢我。把我拉起来,叫我站好,还说我在演戏。拉我的头发,推我的头。(记者:这个时候你有没有反抗?)我没办法反抗,这么多人,这么多警察。(记者:有没有对他们讲什么呢?)我对他们讲,我在维护我的权利。我没有违法,没有人指挥我。”

这位在过去5年当中被劳教两年半的妇女表示,她在2007年2月26号到6月8号期间曾三次被看守她的女警察姚雪梅等人吊绑在床两头的铁架上,其中第一次被吊到第二天,胳膊已经完全失去知觉。

她说,不仅如此,审讯人员还在审问过程中讯问她为什么结婚多年还不生孩子之类的不相干问题,而且擅自把她的回答从他们夫妇因拆迁上访生活痛苦篡改成身体有病因而不能生育。

张翠平说:“他们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侮辱我们,让我们放弃维护自己的权利。”

张翠平说,酷刑和精神虐待在中国司法界是普遍现象,当局和警方当事人敢做不敢当,把犯人关起门来随意处置,事后往往是一口否认。她指出,第二次提审她的闸北分局两名警察删去了当时笔录中有关呼喊陈良宇下台口号的内容,并且伪造了她不曾说过的记录。她说,伪造笔录的一名警官张建平后来被杨佳持刀杀死。

张翠平说:“他们怎么会纠正呢?他们做过的事情从来不会承认的。所以,闸北区警察被杨佳杀掉,这个都是必然的趋势,必然的结果。”

这位在上海市区“圈地式”开发拆迁中失去赖以生存的店面房产的访民在网上公布的一份材料中说,她丈夫田宝成的的“两颗门牙当场被打掉,头部、胸口、手臂、大腿等处都是血肿和淤痕”。

张翠平说:“你说这个国家还有什么人权?他们口口声声讲人权,什么构建和谐社会,建立法治社会。这个国家什么都没有的。这些都是虚设的,都是嘴巴讲的。”

关键词:中国,警察,酷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