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拆迁问题导致官民矛盾尖锐化


甘肃陇南民众日前跟当局爆发严重暴力冲突,凸显因拆迁问题导致的官民矛盾日益激烈。北京学者和律师星期日举行研讨会,认为现在有必要再提物权法与很多相关法律,以及公权力行使的界定问题。

中国律师观察网举办的“城市拆迁行政强制执行程序”研讨会,上周日在北京的清华宾馆举行。参加研讨会的有北京大学教授湛中乐、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成晓霞、中国社科院教授郭华、北京律师张星水和文化学者凌沧洲、秋风等人。

*各种矛盾呈现暴力化倾向*

主持这次座谈会的中国律师观察网负责人赵国君说,研讨会其实讨论的都是过去曾经探讨过的问题和观点,现在之所以再次讨论,是因为城市拆迁中各种各样的矛盾日益增加,对立日益尖锐,形式日益暴力。

参加研讨会的北京文化学者凌沧洲说,与会者研究了近期发生在北京、上海的两个拆迁个案。他说,上海的拆迁场面录像令人震撼:“6月份奥运之前在上海,男女主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在屋顶四楼,拿着汽油往推土机上倒,这种画面真是太具有冲击力了。”

从7月份云南孟连事件,到贵州翁安事件和最近的甘肃陇南事件,暴力维权被视为已成趋势。中国西南政法大学的徐昕教授在《中国律师》刊物上发表的“警惕转型中国暴力维权的普遍化”一文中说,中国民众在征地、拆迁、企业改制重组、移民安置等种种冲突中,相当普遍地诉诸暴力,“有的为讨个说法而放火,有的为寻求公道而绑架,有人为权利而自杀、有人为权利而杀人”。

*拆迁上访之路充满血泪*

北京居民叶国强曾经为维护住房权利而自杀。2003年10月1日,他在天安门前跳下金水河,之后被警方逮捕监禁两年。叶国强说,身为满族皇系,他并不是无赖,实属被逼无奈。因为强拆,他们全家失去住房和店铺,上访5年多,求告无门,连宣武区副区长一级的官员也从没有见到过。

他说:“在我们国家,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上访就被认为有罪,轻者被监视居住,包括在奥运期间,上访人员全部都给看起来。其实我个人说,上访是相信、依靠党的表现。”

北京文化学者凌沧洲说,拆迁上访是一条鸣冤之路,充满血泪。他说,说到底是因为民众没有多少权利来支配、控制自己的私产。不少与会专家学者提出,实行土地私有化才能解决因拆迁引发的日益严重的官民对立问题。

凌沧洲说:“我认为很多矛盾的根源确实就是在土地的归属上面。现在的土地状况对产生的社会矛盾已经迫在眉睫,因为世界上土地这种状态的国家是寥寥无几,大多数国家的土地都是民有化的。”

*公权力任意使用侵犯公民权益*

中国律师观察网负责人赵国君说,在大量冲突中,不少维权人士反而成为被法律追究的罪犯,他们的悲剧命运显示,公权力的任意行使极大侵犯了公民个体的权益。

赵国君说:“从物权法到很多相关部门法都没有明确界定公共利益,这就造成了当前好多的所谓规划,所谓的政府行为是公共利益之名出现的。这样的一个模糊的不清楚的概念,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会给公权力的姿意行使和牟利留下空档和空间。我觉得每一个问题的背后都牵涉到每一个个体的全部幸福与自由。”

北京文化学者凌沧洲说,那些为保护私人房产不断上访的人,心中的冤屈在当局的眼中可能是自私、偏执,但他注意到,低层民众既没有地方来倾诉,也没有民意代表代为表达,必然造成公权力的横行无忌。

与此同时,凌沧洲认为,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直接与人们的安全感相连。他说,如果能够把目前只能在小范围内看到的、在研讨会上讨论的个案录像公之于众,形成公众讨论,就有可能让民众产生信心,产生安全感。

关键词:中国,暴力拆迁,土地问题,警民冲突,社会矛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