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联储对金融危机的新思考(2)


在这场冲击全球的金融风暴中,美联储的作用一直是人们争论的焦点。美联储对这场风暴的起因和发展究竟负有什么样的责任?批评之声不绝于耳。但是美联储的高级官员和前任高官是怎么认识的呢?

*私人企业要负主要责任*

人们在反思这次房地产市场泡沫的成因时提出联邦政府多年来推动的提高民众住房拥有率的政策为次级房贷的发展和房地产市场泡沫的扩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前行长威濂·普尔(William Poole)对这一批评也表示接受,承认政府的责任,但是他认为,如果全面评价泡沫责任的话,私人企业显然负有主要的责任。他说:

“联邦政府确实是一般性地鼓励了次贷市场,但并没有对各种次贷产品进行逐一审批,也没有推动任何商业银行或者投资银行购买次贷。......政府是有责任,但不是这场危机的主要责任者。......我认为市场应该对金融危机负有主要责任。”

*次贷本身没错 错在推向极端*

普尔从1998年开始进入美联储一直到今年三月离任,总共在美联储工作了差不多10年,经历了房地产市场泡沫的形成和破裂的全过程。他认为,次级信贷是一种有用的金融创新,本身没有错。问题出在私人信贷机构把这种创新推向了极端。许多私人金融机构,比如,房贷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等,在房地产市场繁荣期间进行高风险运做,这才导致自身在市场逆转时陷入难以自拔的境地。

*防止过度监管*

针对加强监管,以防危机重演的强烈呼声,普尔表示了深深的担忧。他认为,银行和金融行业的监管一直都相当严格。这次危机不是监管不力,而是市场的激励机制出现了问题。因此,防范危机要从改善市场激励机制入手,让私人企业在制定金融战略的时候注意降低系统风险。

普尔说,如果把防范危险的任务交给监管机构,那么这些机构就可能对某些它认为是危险较高的金融工具予以禁止。这样做将会打击创新活动,削弱经济增长的动力。

*为救市范围速增而忧*

随着金融危机的恶化,联邦政府的救市范围正在迅速扩大。但是,美联储的官员们对这一现象感到越来越不安。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杰夫里·莱克尔(Jeff Lacker)和普尔最近都公开表达了他们的不安情绪。莱克尔说:

“央行在近期的金融动荡中扩大信贷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放贷的范围已经大大突破了过去为限制此类信贷而确定的界限,无论是从接受信贷的机构数量上,还是在提供信贷的合同标准上。驱动这种政府干预的动力是希望能够防止金融市场遭到严重的破坏,从而降低金融动荡所造成的总体代价。”

*企业当自救 别依赖政府*

但是,莱克尔指出,随着救助范围的扩大,人们对获得救助的期望也就越高。这种期望扭曲了企业面对的现实,导致企业丧失了自救的机会。雷曼兄弟公司的倒闭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本来雷曼公司是有机会通过多种渠道融资来渡过困境的。但是由于它认为政府能够救助比它小的贝尔斯登公司自然就不会对自己见死不救,雷曼公司放弃了自我救助的关键时机,从而进入了破产程序。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前行长普尔也表示,一些金融机构如金融服务公司GMAC为了获得申请政府救助的资格而在考虑转换身份,成为商业银行。汽车行业的一些公司也因为看到政府救助范围的扩大而申请救助。普尔认为,政府应当尽快明确救助界限,阻止市场期望的扩大。

“美联储和联邦政府需要快速行动,限定哪些公司有资格得到政府的资源。美联储应该暂停公司转变身份成为商业银行的审批。国会也应当拒绝更多的企业要求纾困的请求。应该要求处境困难的企业通过破产法寻求保护。”

普尔强调说,今后几个季度里,接受救助的企业数目越多,申请救助的企业的数目就会变得更多,人们的失望也会越多。普尔表示,问题不光是失望增加,更重要的是,这些企业或者个人会放弃进行自我调整渡过危机的机会,使危机拖延得更久。

关键词:美联储,金融危机,次级信贷,监管,救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