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处理索取“封口费”真假记者


中国新闻总署通报了山西矿难“封口费”事件的处理情况,涉案的60人受到行政或者刑事处理。然而业内人士说,仅靠处罚整顿或靠从业人员的个人道德品质难以杜绝新闻腐败。

山西洪洞县霍宝干河煤矿2008年9月20日发生矿难,一名矿工死亡。各路真假记者听到消息25日蜂拥而至领取“封口费”。山西“西部时报”记者戴骁军拍下真假记者排队领取封口费的照片,上网发帖,引起社会轰动。

中国新闻出版署11月26日公布了对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封口费事件调查处理的结果。通报说,到面前为止,有据可查的14个媒体机构负责人,60名涉案人员都已经被有关行政部门、媒体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依法做出了处理,31万多元封口费绝大部分被追回。此外,新闻出版署要求山西以及全国展开整治活动,整顿清理形形色色的新闻机构,严厉打击假报刊,假记者、假新闻等。

中国青年报原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认为,此次整顿恐怕还是会象以往的历次整顿那样,很难奏效,因为记者领取封口费并不是仅仅因为他们缺乏职业道德,更主要的因为体制问题。

李大同说,封口费这个怪胎是中国的新闻体制制造出来。他说,由于中国新闻是官办体制,导致各个行业部门都办起象黑板报一样的报纸和刊物,刊登自己行业领导人的讲话、有关文件和动态。这些报纸刊物原先都是行政订阅,但是进入市场经济后,再也没人订阅,这些报纸就成了一无市场、二无财政的垃圾。李大同说,由于这些报纸刊物都有权力的背景,市场缺乏淘汰机制,从而产生了很多问题。

李大同说:“这就导致这些媒体的从业人员有一个生存的问题,这样一伙子人必须要吃饭。他们只好用媒体存在的这种不管是现实就有的,还是虚幻的影响力,来欺诈勒索。”

李大同说,这批人被“逼良为娼”,其生存方式包括:广告提成、卖版面,做貌似新闻但实际是广告的软新闻,或者明目张胆地敲诈,抓住某个单位企业的把柄,写好稿子,以此换取企业用于消灾的钱财,或获取广告。

封口费现象被称为是中国媒体的“有偿无闻”,与“有偿新闻”并列为媒体公害。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学院院长展江教授说,不论是“有偿新闻”还是“有偿无闻”,都是媒体腐败的表现。

展江说:“有偿新闻是勾结性的腐败,封口费是勒索性腐败,所谓的勾结性腐败就是说,你给我钱,我给你吹牛,盗卖媒体的公信力,把媒体变成利益集团、个人歌功颂德的一种工具。封口费就是如果不给钱,就有可能曝光,所以我觉得它们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展江教授说,勾结性腐败隐蔽性较强,勒索性腐败一旦被披露出来会马上激起社会的愤怒。他认为两种腐败的危害性都是巨大的。

展江说,30年的改革让大家都认识到,媒体应当是社会的守望者,而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经验就是建立制度,没有制度约束,靠良心、靠自律是靠不住的。展江认为,中国已经制定了规范媒体从业人员的制度,现在应该做的是形成具体的监督体系。

他说:“因为新闻出版署和有关部门一直说,需要把报纸的和其他媒体的新闻采访、报导、编辑等活动和经营业务分开。这个制度还是有的,但是现在执行得很差,又没有普遍的举报和监察机制。”

中国青年报前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说,对于中国新闻行业来说,封口费并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谁也不可能买通所有的媒体、所有的记者。他认为中国媒体的根本问题说到底是缺乏新闻自由。他呼吁,让中国记者按照新闻的基本规则去运作,而不是按照长官意志办事,才能树立起中国新闻的公信力。

关键词:中国,新闻,封口费,腐败,山西矿难,假新闻,假记者,有偿新闻,有偿无闻,媒体腐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