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从军靴到书本”谈何容易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 美国政府设立退伍军人法案,叫做“ 退伍军人权利法”。这个法案提供的资金帮助数以百万的退伍军人接受高等教育,但是,从军人转为学生,谈何容易。美国的大学和学院也在尽力满足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退下来的新一代退伍军人的诉求。

成千上万的美国军人在完成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任务后回国,他们一夜之间变成了老百姓,出现在各大学的教室中。他们的年龄比一般新入学的大学生大,并且有一些独特的适应问题。

退伍女兵阿曼达·韦伯曾经在伊拉克服役,是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的工程人员。她说:“我从伊拉克回国后,就一直焦虑不安。我不喜欢待在人多的地方。我感到难以应付,非常不安。”

特里·博伊德曾经是伊拉克美军的反恐专家。 他说:“我的脑部受过轻伤,我看到过孩子们在我面前引爆自杀炸弹,也有成年人试图杀死我。如今我回来了,我不那么喜欢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有时我也厌恶跟其他退伍军人混在一起,因为我厌倦了他们的故事。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很难和其他人相处。”

迈克尔·考德维尔在伊拉克是战地工程人员。他说:“我已经习惯了过去的生活,按时起床,吃早餐,检查你的武器装备。但是回家后,我好像无所适从,感到迷茫。”

考德维尔、博伊德和韦伯都被北加州的谢拉社区学院录取。他们和其他34名退伍军人同班,被称为“从军靴到书本”班。这个班是特别为返回学校的退伍军人设立的,帮助他们提高写作和学习技巧,以及个人财务管理等。

他们的教授凯瑟琳·莫里斯知道他们的需要,因为她自己就是海军陆战队的退伍军人,后来回到学校,获得了咨询硕士学位。“这个班级是为了学生的成功,也是为了我们学院的成功。我现在要大家分成小组,四人一组。”

学生们拉着椅子分组坐定,他们谈论为什么学校学习对退伍军人更困难。下课堂后,莫里斯教授解释了退伍军人在离开部队和开始学习面临的两难境地。“在这里,你不可能让你的班长帮你度过难关,你必须完全靠自己。我经常听到退伍军人说,我们觉得上学比上战场还要紧张害怕。”

迈克尔·考德维尔也这么想,他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在部队里,你和战友都在同一个排里,你们属于一个集体,大家一起工作。而当你成了老百姓,进了学校,班里同学都各自为战,相互竞争。你缺少了那份支持,就像在部队里,如果你倒下,或者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以和别人说说话。”

莫里斯教授说,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让校园里的退伍军人彼此联系。那为此设立了“从军靴到书本”这个班。“我们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吗?你们并不孤单。你们的处境是有些困难,但我们会伴随你走过每一步。’”

但是,即使是帮助几位退伍军人走进校门都不是小事,更何况在谢拉社区学院里,退伍军人学生多达350名。莫里斯是学院里的退伍军人全职顾问,这一点很不寻常。在全美绝大多数学校里,顶多有一位财务补助办公室的人兼任退伍军人顾问,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专业训练。莫里斯说,加州的情况也是如此。“在加州 110 所社区学院中,我敢说,只有不到10所学院有了解战地压力和退伍军人权利法案的退伍军人顾问。”

在全美国,目前有大约四十五万退伍军人在学校就读,其中大约一半就读于社区学院。即将生效的新的退伍军人权利法案,将给予人数越来越多的退伍军人更高的福利。没有人知道退伍军人到底会增加多少。

各大学都在寻求支持这些新生的最佳途径,其中最重要的应该是帮助他们在校园中彼此联系,并且提供他们相聚的空间。

特里·博伊德走出“从军靴到书本”教室时说,学校里有这么多人,这仍让他感到不适,但是,他开始适应。“我喜欢现在和我在一起的人,就是在这个教室里的人。我们在一起,感觉还是挺好的。”

美国其他一些社区学院也开始为新入学的退伍军人设立特别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现在提供一个特殊课程,就是指导退伍军人如何选择课业辅导教授,如何准备考试,而更主要的是,帮助他们协调好刚刚恢复的家庭和个人生活与长时间的上课和研究。

关键词:美国,退伍军人,伊拉克,阿富汗,学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