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印尼控制艾滋病蔓延仍然面临挑战


虽然一些亚洲国家已经减慢甚至控制住了新增艾滋病发病率,但是印度尼西亚依然在为控制艾滋病的蔓延而努力。据联合国估计,有多大27万印尼人感染艾滋病毒,而且其中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患了这种病。

马哈尔佳和他的朋友们到雅加达周围的山上渡周末,这是为了躲避交通堵塞、污染和他们私下同艾滋病进行的斗争。

他说:“2004年我生病了,我作了艾滋病检测,我没有得到咨询或任何帮助。他们问我‘你吸毒么?’。我说‘很久以前曾经吸过。’他们说‘这就是你吸毒的下场。’3家医院都不肯接收我,不肯医治我,因为他们说,医院里没有治疗艾滋病的地方。”

马哈尔佳最初的经历使他建立了一个名叫pita的支持组织。他说,这个组织没有得到什么政府支援,而且印发更多防治艾滋病的海报并不能帮助那些已经感染艾滋病毒的人。

自从印尼在2006年颁布总统令,建立国家艾滋病防治委员会并集中力量预防艾滋病以来,印尼政府对艾滋病人的态度已经有所改善。不过,艾滋病活动人士说,缺钱、缺乏政治意愿以及和印尼半岛所有社区接触所带来的挑战都制约了艾滋病防治项目的实施。

由于分销渠道出现问题和资金有限,治疗艾滋病人所需的抗逆转录病毒药品经常短缺。马哈尔佳和pita的其他成员被迫停止治疗,有时一停就是几个月。不过他们还算是幸运的。据估计,只有不到百分之10的印尼艾滋病患者能够得到治疗。

*社会对使用避孕套忌讳*

姆博伊是国家艾滋病防治委员会的负责人。在最近召开的一次关于使用避孕套的会议上,她说,在建立医疗服务能力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她说:“这并不只是钱的问题。的确,资金不够,不过我们的整个采购和供应管理系统都需要改善。我们想尽力鼓励当地的卫生部门工作人员、地方政府、地方艾滋病防治委员会改善他们的计划和汇报系统。因为如果他们能计划出每年、每个季度他们需要多少避孕套、多少针头、多少抗逆转录病毒药品,那么整个系统就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姆博伊说,国家艾滋病防治委员会负责宣传预防艾滋病的工作,这是因为预防艾滋病所涉及的使用避孕套、静脉注射毒品和同性恋行为在文化上具有敏感性。这种敏感性使许多政治领袖不愿意公开帮助艾滋病的防治工作。

国际健康问题专家说,避孕套依然是防治艾滋病传播的最有效途径。不过,印尼文化鄙视使用避孕套,而印尼的宗教界领导人也反对让人们使用避孕套,这使社会更加排斥使用避孕套。

努格罗霍是印尼东部巴布亚省的一名艾滋病活动人士。他说:“人们总是把避孕套和性工作者及流动人口联系在一起,如果人们看到有人使用避孕套,他们就觉得这种性行为是不能被接收的。我们给使用避孕套的人划上了污点。”

非营利组织DKT从事艾滋病和艾滋病毒的预防工作,而且是印尼的主要避孕套分发机构。该机构的全国主任卡拉汗说,必须给关于使用避孕套的公共教育项目拨更多资金。

他说:“在印尼,所有人,甚至是那些在非常小的城市和村庄里的人现在可能都拥有电视机,所以,如果你向影响整个印尼社会,我想通过电视是最好的途径。2006年,我们用一些捐赠者提供的资金在电视上进行了一年的公共宣传,结果避孕套市场扩大了百分之30多。”

在巴布亚省的250万居民中,艾滋病毒携带者数量多达7万5千人,占人口的比例是全国平均比例的20倍。

当地的流动工人是蓬勃发展的性服务行业的服务对象,这些工人正把艾滋病毒带回家乡,导致家乡的妇女和孩子也感染病毒。艾滋病活动人士说,对流动工人进行艾滋病防治和使用避孕套的教育可以减少新增感染人数。

关键词:印尼,艾滋病,避孕套,性服务行业,流动人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