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山东侵犯人权将访民强送精神病院


中国山东省新泰市上访民众被地方官员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的丑闻被媒体曝光,再次引起人们质疑当权者因自身利益的需要而肆意侵犯上访者的人权和其他公民权益。

*新泰市营造和谐将访民强送精神病院*

据新京报报导,今年10月,多年上访问题仍未解决的农民孙法武又一次去北京上访时,被新泰市泉沟镇政府抓回送进精神病院20余日,签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出。新京报报导说,记者调查发现,在新泰,因上访而被送进精神病院者不是个别。

这篇在网上被官方媒体和众多博客转载引用的报导说,部分上访者及家属称不曾被通知精神鉴定,不过政府手里握有他们的鉴定书。家属反映,政府不经家属同意甚至未通知家人,便送上访者入院,而当事者坚称自己没病,并因此质疑政府限制人身自由。

新泰市新光医院是一家民办精神科医院。该院值班的唐先生表示,政府强制送病人到精神病院也需要得到病人家属或监护人同意,否则应属侵犯当事人权益。他强调他所属的医院是民办企业,因此被视为精神病人的上访者可能会送进官办的精神病院,而不会被送到这家民办医院。

他说:“他们送的话可能送到政府办的医院,他们不会上我们这种民办医院来。包括负有刑事责任的,还有其他犯罪的一般都得上官方办的医院去。”

新京报的报导指出,相应医院承认许多“病人”是上访者。而当地政府表示信访压力巨大,若出现越级上访,会受上级处分。

*地方相关方面仍百般抵赖*

不过,新泰精神卫生中心、也就是两度强制治疗访民孙法武的那家官办的精神病院值班人员李先生对打电话查询的记者表示,新京报和其他媒体的相关报导不实。

他说:“没有,那是歪曲事实。”

中共新泰市纪检委一位官员对记者表示,他没有听说报导所说的村民上访被镇政府送进精神病院的事情,他建议记者查阅关于处理上访问题的政府文件。

他说:“精神病人送进精神病院很正常,也不光是上访人员,很多人,有精神病的,不都送精神病院治疗嘛。我觉得,精神病人送精神病院很正常。但是至于上访的这个事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有没有这个规定,你可以看一下上访条例。”

据报导,2001年,泉沟镇大沟桥村300多户人家由于没有领到应得的、当地煤矿早已发给村里的土地和房屋损毁赔偿金,推选孙法武等村民作为代表去上访。可是,逐级上访之后,问题没有解决,孙法武的儿子在新婚后第5天遭一伙暴徒闯入家门并被砍成重伤。孙法武本人也先后被拘留劳教,并两次送进精神病院,总共被强制治疗了100多天,直到他签字答应不再上访才放回家。

孙法武的一位本家兄弟对记者表示,他也没有拿到煤矿发放给村里的赔偿款,但是有关孙法武上访和进精神病院的事他不敢讲。

他说:“也难说,我们也不敢说是怎么个事。也不敢说谁好谁孬。咱也不了解这些事,哼。(记者:为什么不敢说呢?)嗨,咱管那么多闲事做么呢?”

*侵犯上访人基本人权*

尽管如此,许多中国网民对媒体揭露的地方政府官员把维护自身权益的上访者送进精神病院的作法予以猛烈抨击。

官方的中新社也报导说,(在中国)将上访者定为精神病的案例,已经不是新鲜事。早在1997年,河南省开封市第二职业高中校医江帆由于频繁上访,被当地精神病院在“领导指示”下鉴定为“精神病人”,使她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中生活了7年。

北京律师刘晓原对记者表示,上海杀警案发生后,杨佳的母亲王静梅就被北京警方强制送进一个公安机关办的精神病院,家属在她失踪后报案几个月之久都没有获得通知,当局这种作法显然属于违法。

刘晓原说,山东新泰的地方政府把坚持上访的公民当作精神病人强制送进精神病院也是侵犯了当事人的人权。

他说:“ 一些上访民众为了自己的权益多年来上访,当然心情上可能会有一些过激、偏激,但我认为,是否有精神病,要结合他的病史等各方面。你不能说为了阻止他上访,就把他当成一个精神病人,作一个鉴定,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去强制治疗。 ”

*封建时代上访伸冤不用担心被当作疯子*

这位关注人权的北京律师在他的博客里写道,在封建专制时代,更加是屈打成招,但民众喊冤“上访”,不用担心被衙门当作“疯子”。

刘晓原的博客文章说,社会发展了,时代进步了,民众的上访权,已经有《信访条例》保护。然而,一些地方部门和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为了营造“和谐”氛围,侵犯了民众的利益,竟然还不让人家“讨说法”。

这篇博客文章质问,把上访者送进“疯人院”,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家属送去强制治疗,这种侵犯访民权利的事情,到底该由哪个部门来管呢?

关键词:中国,维权,精神病人,上访,山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