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最高法院的盲人律师利兹基


艾萨克.利兹基在过去28年里由演员变为律师。在此过程中,他失去了视力,但增长了见识。

今年7月14号,艾萨克.利兹基开始从事新的工作,这就是担任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律办事员。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任用办事员已经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了,但是,利兹基却开创了历史。他是第一位双目失明的法律办事员,而这种工作需要大量阅读文字材料。不过,利兹基不认为双目失明对他担任法律办事员来说是个问题。

他说:“现有的给人提供辅助的技术已经非常先进,我的失明状况不会影响我的工作。因此,对我来说,这不是个问题。”

在他位于国会山上的连栋屋里,利兹基通过互联网了解来自最高法院的最新消息。电脑软件直接读出互联网上的文字内容。“联邦法院做出判决,支持扩大投票权。”

因为利兹基掌握了他所说的速听技能,所以,在一般人听来完全不知所云的一些声音中,利兹基也能听得头头是道。

利兹基并不是生来视力就有缺陷。他是在十几岁的时候视力逐渐衰退的。 他说:“我是在13岁的时候被诊断患有一种视网膜衰退病的。我的三个姐姐也有这种病症。那时候,我不知道我的视力比我的同龄人差。现在回头看,我显然当时视力就不好了。我从那时候到23岁或者24岁的时候,逐渐丧失了视力。”

尽管他的视力在逐渐消退,利兹基还是从哈佛大学毕业,然后又从哈佛法学院毕业。“我一面要努力跟上课程,一面要适应视力的丧失,这不容易。但是,我在哈佛读本科和法学院期间,得到哈佛大学的许多帮助。学校里帮我得到盲人使用的探路杖的训练,让我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听取课程,得到课堂笔记以及能够阅读教科书。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视力有障碍的人都能得到这样的帮助。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在上法学院之前,利兹基有另一种职业,这就是他跟随他的姐姐参加演出:“她们小时候把在迈阿密参加文艺演出作为一种业余爱好。到了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母亲已经成为演艺界的行家里手。我6个星期大的时候,就拍了一个尿片广告。在我长大期间,我大概拍了100个到150个左右的广告片。”

1993年,他在一部电视情景剧中担任演员。那部情景剧的名字叫“因铃声获救---新阶级”。为了拍电视片,他在洛杉矶居住了好几年。“一般的十三四岁的孩子不会有这样的经历。我觉得我能参加这样的演出实在是福气。我很喜欢演出,实际参加演出,弄出一套戏剧。我们情景剧是在摄影棚里的观众面前直接拍摄的。”

这一切为他今后从事法律工作,尤其是从事法庭审判的法律工作奠定了基础。利兹基一直想当律师,就像他父亲一样。“从小到大,有我父亲这样的一个榜样,我一直很清楚我要上法学院,要学着像他一样思想。法律一直是一种犀利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我父亲用这种方式帮助遇到问题的家人和朋友。这让我眼界大开。”

从法学院毕业之后,利兹基在一个联邦巡回法庭担任法律办事员一年。他长久以来一直想当最高法院法律办事员。这一切都是来自他父亲的言传身教:“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常常跟他一起工作,到他的事务所去,到法庭去,实地见识了法律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这个过程中,他把一些关于美国最高法院的知识教给了我。他跟我说,从法学院毕业不久的人也可以到最高法院去当法律办事员,为最高法院做出贡献。我从此就有了这个念头。我知道这是我必须作的事情。”

最高法院法律办事员负责审核成百上千的上诉,撰写备忘录以及最高法院判决词的草稿。利兹基说,他希望在未来的一年里学到很多东西:“在最高法院担任法律办事员,在我看来,就相当于可以进入我们这个民主政体的最引人注目的机构的幕后。能够深入幕后地带,实地观察法律如何运作,而且最重要是,能为法律的运作和建设做出贡献,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妙了。”

但是,利兹基还有一种有丧失视力而产生的激情:“让我把丧失视力的经验转变成生活大动力的是我的家人,他们致力于寻求资金资助研究治疗和治愈损害视力的疾病。在他们的榜样感召下,我开始在亲友中组织一个名叫视力希望的组织,我们已经募集了上百万美元,我们募集的资金98%都直接投入研究。”

利兹基为有关研究已经取得的成果感到兴奋:“我们看到基因疗法、生物技术片植入,以及人工视网膜在人体临床试验方面取得成功。我们已经看到有人恢复了视力。”

艾萨克利兹基说,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是否能解决令人失明的疾病问题,而是什么时候能最终解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