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改革城乡户籍制统一户口登记


禁锢中国农民近60年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改革正在进行中,同时也受到全国关注。户籍改革是否将彻底恢复农民的自由,同时促进中国市场经济发展。

来自中国公安部的消息称,全国公安机关治安系统为了顺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愿望,正在积极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同时,河北、辽宁等13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已经相继出台了改革措施,取消以“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人为区分城乡人口的做法,做到统一城乡户口登记制度。

对此,北京经济学家刘正山博士认为,实施了近60年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束缚了经济发展,阻碍市场经济中资源的自由流动。不过他表示,户籍改革本身并不复杂,但是与户籍制度挂钩的相关社会经济政策以及由此形成的社会利益分配格局却不是通过简单地改变户籍便可以改变的。

刘正山说:“附加在户籍制度上的社保、医保、住房、子女入学等的改革配套体制不可能在近期得到完全改变,所以户籍改革作为打破城乡差别的举措是刚刚迈出的一小步,紧随其后的社会变革还有漫长的道路。”

刘正山提到,中国的二元制度及其对经济发展的阻碍不仅仅体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同时也体现在城市与城市、省与省之间。中国在进行户籍制度改革的同时,某些地区对户籍的管制趋于更加严格。首都北京就是一个例子。进京发展的外地人必须为应届毕业生,同时通过“够级别”单位的接收录用才能获得北京户籍。

法律学者杜兆勇则从法律人权的角度对政府着手进行户籍改革表示欢迎:“中国是二元结构,城乡差别非常大,城市人叫居民,农村人叫村民,因此有很大的城乡差异。户口改革将来肯定让城乡走向统一,把所有人口都称为居民。所以户籍制度改革从总体来看是向积极正面的方向发展。”

杜兆勇表示,用来分隔城乡的旧有户籍制度体现的是权利的差异。社保、医保就是的差别之一。所以,仅仅从纸面上把城乡人口统称为居民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但是从根本上改变户籍制度所代表的权利不平等现象则面临现实上的困难。

他说:“真正使城市居民和农村村民都在一个权利的平等线上需要比较漫长的过程,因为它不仅仅是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如此简单,而是它背后需要一些权利的支撑。这些权利必须通过强大的物质基础来实现。”

杜兆勇说,政府设计旧有户籍制度的意图是为了让农民安土重迁,使他们附着于土地,不能自由流动。而自由流动是宪法赋予公民迁徙自由的权利。让户籍制度对公民进行限制的功能逐步消失,而仅仅把它作为备案的工具,意味着保障公民迁徙自由的权利正在逐步实现。

两位专家都认为,户籍制度改革最终的走向将是消除城乡壁垒,实现欧美式的全体公民一体化,即所有人享受同等的权利同时也根据劳动力市场需要自由选择个体在经济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


关键词:户籍制度,二元户籍,城乡差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