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著名语言大师、政治评论家萨菲尔


这星期我们要为大家介绍著名语言大师和政治评论家威廉.萨菲尔。他曾为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撰写发言稿,为自由派报纸纽约时报颇具影响力的保守主义专栏撰稿长达三十年。

威廉.萨菲尔1929年12月17号在纽约出生,大学没念完,就跑到原先的纽约先驱报工作。干了没几年,又退出新闻界,改行儿搞宣传和公关,并逐渐发展成为一名非常成功的广告和公关总裁。

1957年,萨菲尔在一次莫斯科之行中结识了当时的副总统尼克松。尼克松后来邀请他加入1960年总统竞选班子,后来输给了肯尼迪。1968年,尼克松最终当选总统后,邀请萨菲尔担任自己的撰稿人,替他写演讲稿。

萨菲尔表示,他从公关总裁到白宫撰稿人的过渡十分自然,因为二者有很多共同之处。“二者都是要改变美国的公众舆论,不管是推销商品,还是推销政策。政治其实就是推销政策。”

白宫的工作很适合萨菲尔。他一直对政治讲话和口号感兴趣。60年代,他花了很多时间收集政治词汇,1968年发表了著名的《萨菲尔政治辞典》,最近又发表了更新后的修订版。萨菲尔说,他很欣赏尼克松,不仅是因为他的政治才略,也因为他的演说风格。

他说:“他讲话很有条理,上来有引言,然后慢慢提出自己的论点。他以前是律师,受过专业训练,知道如何去论证。他还会在演说里加上一些小故事,个人经历,这种小插曲很能打动人心。”

萨菲尔因为给尼克松的副总统斯皮罗.阿格纽的演说稿造的一个词,在自己编写的《萨菲尔政治辞典》里,同时也在美国文化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我当时想找个词批判那些认为我们不可能在越南获得胜利的失败主义者。我记得,艾森豪威尔总统说到‘厄运预言家’时的一种说法,所以我就用了 'nattering nabobs of negativism' 喋喋不休的否定大王,结果传开了,大家一提起这个词,就会想到我。”

1972年尼克松竞选连任时发生水门事件,使尼克松被迫辞职。幸运的是,就在水门事件见诸报端的一个月前,自由派报纸纽约时报邀请萨菲尔撰写专栏。

萨菲尔说:“他们希望能在自己的评论版面上出现不同的声音。我在尼克松的白宫里干过,代表的是跟纽约时报社论不同的声音,跟纽约时报的社论持不同观点,这正是他们想要的,所以我从替人写稿的枪手,变成了政治评论员,一干就是35年。”

在大多数问题上,萨菲尔都毫不迟疑地选择保守派立场,反对他人观点时从不支支吾吾,遮遮掩掩。他对卡特政府官员伯特.兰斯的尖锐点评,为他赢得了1978年的普利策奖。但是萨菲尔说,他努力不让评论变成人身攻击。

萨菲尔说,他的这种态度还要得益于一贯跟媒体关系紧张的尼克松。他回忆说,尼克松1974年8月的一天,因为水门事件宣布辞职,他最后一次把白宫的工作人员集合起来,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忘记,“如果你恨那些恨你的人,你就会自取灭亡。”

萨菲尔说:“这是那次会议我们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从那以来,尽管我会批评各种政治人物的政策,主要是左派政治人物,但是我记得,‘不要去恨他们’,他们中的大多数人,99%的人并不可恶,这样一来,我就不会做得太过份。你可以攻击别人,但是不要一举致命。”

这就是政治专栏作家的用处。专栏作家对事实进行思考和核实,向关键人物提出尖锐的问题,对他们的立场政策提出质疑,然后告诉读者,他是这么说的,我对他的说法怎么看。这就是政治评论员的用处。

1979年,纽约时报邀请萨菲尔为一个每周英语专栏撰稿,这个专栏的题目就叫“论语言”。萨菲尔对书面和口头语言的观察评论逐渐发展为纽约时报星期天杂志里一个深受欢迎的栏目,也为他提出看法和问题提供了阵地。

萨菲尔的政论专栏2005年宣告结束。次年,他获得了美国授予平民的最高荣誉--总统自由奖章,表彰他的终身成就。然而,萨菲尔并没有因此而沉浸在光环的照耀下,他继续为每周专栏“论语言”撰稿,同时在推动大脑研究的非盈利机构“达纳基金会”担任主席的职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