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数记者被抓暴露深层社会问题


中国连续发生媒体记者在外地以涉嫌受贿等罪名被拘留的事件。有媒体人士评论指出,由于中国缺乏新闻采访权等方面的法律和制度保障,从事揭露腐败和社会阴暗面的新闻工作已成为高危职业。加上许多地方媒体的记者没有与其职业道德规范相称的固定收入和生活保障,负有舆论监督和维护社会公义使命的广大媒体记者在充满利益冲突和诱惑的现实中处境尴尬。

*多位记者被异地警方拘押*

继中央电视台法治栏目女记者李敏从北京家中被山西地方检察人员带走拘押,以及北京网络报记者关键在山西采访期间,被河北省张家口市警方神秘地带走两个星期行踪才被证实之后,唐山电视台副台长、时事评论节目总监王连英12月12号在北京被警方拘捕,被捕原因目前还不清楚。

北京市公安局新闻中心字先生对打电话查询的记者表示,不掌握有关王连英被北京哪个分局拘捕等情况。不过,他建议记者先发一个采访函给他,等他了解有关情况之后再作答复。

据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的消息,王连英主管的直播50分节目经常揭露北京、天津以及河北一些城市的黑暗面,包括政法系统的黑暗面,是唐山最受欢迎的时政节目。消息说,不能排除从事新闻调查将近20年的王连英被捕有政治背景。

*采报负面新闻记者成高危职业*

浙江记者昝爱宗对表示,近两年不断有一些地方政府违法跨省到其他地方抓捕触动了某些官员利益的记者,说明在中国从事负面新闻的采访报道,只要面对强势的政府部门,就会有很大风险。

他说:“一旦采访地方政府的负面报道,就有可能先抓起来,然后再搜集证据。因为目前看这几个案子都是先把人带走,没有多么充足的证据说明他受贿,比如关键到底拿什么钱了?李敏因为她的男朋友给她花20多万块钱买个汽车,这就不算关键证据。受贿是要作为一个国家工作人员,这两个人不是国家工作人员。”

这位资深媒体工作者指出,由于中国缺乏新闻采访权等方面的法律和制度保障,在新闻报道中揭露腐败和社会阴暗面的工作需要已经使记者这个行当已成为高危职业。

2007年6月,时任中国媒体第一财经日报驻北京记者的傅桦被吉林省警方从家中骗到报社北京分社门外,然后在没有通知北京市警方和有关单位的情况下强行带到长春拘留28天。

目前在北京取保候审的傅桦对记者表示,抓捕他的吉林警方人员在开往北京首都机场的汽车里用拳头教育他配合警方的指令,把他眼角打伤,并且在审讯期间把他铐在一种叫作铁凳的刑具上逼供,试图用黑社会的罪名将他送进长春看守所。

他说:“说我是黑社会,以这样的名义把我抓到那边去。到了那边以后,黑社会这个理由完全不能成立。最后,他们没有办法,就用其他方式,前后有7个人在他们厅里的一个审讯室里从晚上6点一直审到第二天下午5、6点。”

傅桦表示,他认为吉林警方抓他是针对他几年前所写的有关当地机场建设瑕疵的两篇采访报道而采取的报复行为。

作过多年法官后改行当记者的傅桦承认自己确实收下了为有关报道提供线索的知情者提供的5千元人民币旅费和另外1万元,作为帮助联系10家网站将报道稿件上网用的公关费。不过,他坚称吉林警方逼他承认自己受贿4万元,并且还威胁他说如果不照警方指令去做,将对他和家人不利。

*要记者自谋生路如同逼良为娼*

浙江记者昝爱宗表示,在中国,很多地方的媒体只发给记者一本记者证,但是不提供记者的生活和工作经费,而是要求记者自谋生路。他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逼良为娼。

他说:“因为现在经济矛盾和经济纠纷比较多, 记者如果站在矛盾的另外一方,人家这一方给他钱,记者就很容易被诱惑,诱惑了以后很容易被抓住把柄。抓住把柄就会把记者陷进去了。这是很可怕的。如果媒体大家都能办,不是现在这样只是国家媒体,大家都能办,媒体就会很注意自己的公信力,很注重自己的品牌形象,不至于为了一点钱就把自己的公信力出卖掉了。”

现年42岁、目前失业的傅桦认为,最近又有一些媒体记者遭遇了跟他类似的经历,这是整个中国媒体记者这个群体的尴尬和不幸。

他说:“中国正在逐渐地走近一个法制化的社会,但是在走进法制化的过程中它会经历一些阵痛。有些人还不习惯于用法治的眼光来看问题,也不习惯于采取法治的方式。但是,最终中国会走向法治化。这些不幸实际上发生在我身上,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思考,它其实不是一个人的不幸,而是媒体人这个群体的尴尬和不幸。”

关键词:中国,媒体记者,警方,拘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