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共积极在私有企业建立组织网络


中国共产党允许非公有经济发展的同时,也积极地在这个领域建立起组织网络。许多私营企业主积极申请加入共产党。有关注中国政治体制发展的学者认为,私营经济的扩张虽然在改变共产党的成员结构,但在中国这个独特的政经体系中,私营经济力量和共产党的相互渗透看起来并不一定会推进中国的政治体制变革。

当前中国正在庆祝和回顾改革开放30年以来取得的经济成就,但仍然对许多人认为将制约经济发展的现有政治制度的改革讳莫如深。

传统的政治理论认为,经济的现代化将直接或者间接地推动政治民主化。但是许多学者现在开始怀疑这套理论是否适用于中国。

中国在经济上放开手后,非公有经济部门迅速扩张。独立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其经济运作中减弱干预的同时,却没有在政治上放手不管,而是积极地渗透其中,布建组织网络。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在12月14号的一篇报道中说,非公有企业占比例最大的浙江省已经基本实现了非公有企业的共产党组织全覆盖。报道说,浙江省委组织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07年底,浙江省非公企业在册党员已经有31.9万人。

浙江是中国经济最为活跃的省份之一,也是中共最早开展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的地区。浙江的中共政策研究官员说,该省已经基本实现了非公企业党组织全覆盖,形成了非公有制度企业党建指导员和联络员制度,推动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步入了制度化和规范化的发展时期。

*许多私人企业主积极投入执政党怀抱*

而另一方面,在马克思政治经济理论中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声言代表的工人阶级对立面的资本家、或者私营企业主,也在积极投入执政党的怀抱。

中国经济网12月13号的一篇报道说,北京的私营企业老板中,有近三成是中共党员。根据今年的一项调查,北京私营企业主当中有28%是共产党员,另外有9%的私企老板写过入党申请书,还有18%是“民主党派”的成员。该报道总结说,这些数字反映出这些人有着较强的政治参与意识和愿望。

但是,上述两则消息涉及的对象其实有所不同。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和其他部门的党建一样,是在基层发展组织细胞;而非公有企业主却希望通过被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共产党吸纳,以保障自己在商业上的安全,或者为进一步发展积攒政治资本。

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认为,中共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的习惯于“占领”所有领域,对非公有制企业的渗透当然也不例外。但是,章立凡说,中共在这个领域进行基层党建的同时又吸纳企业主的做法,从共产党自己的理论角度看相当奇怪。

章立凡在谈及私营业主入党时说:“从他的身份来讲,如果说他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员,他同时又是个资本家。在他的企业有了党组织,他作为一个党员,同时按马克思理论讲又是个‘剥削者’,要在组织内过组织生活,不知道会是怎么一种滋味。”

北京独立政治学者刘军宁博士认为,中共吸纳过去被视作为对立阶级的私营业主成为其中一员虽然在党内曾经引发争议,但是它看起来必须这样做:“新生的民间企业家必须要被共产党在政治上代表。如果新生的民间企业家不被共产党代表,他们就会自己要求代表。这是共产党不能接受的。”

中共前任总书记江泽民在2001年提出要接纳私营企业家入党,次年就被正式写入党章。关注中国的学者一直以来都在讨论中国经济改革发展到现阶段,将如何影响和推动政治体制的变革,而私营企业家进入到这个政党体系中,会对它的变革产生怎样的影响。

2003年出版的《中国的红色资本家:党、私营企业家和政治变革前景》一书中,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布鲁斯.迪克逊曾经通过对500多名私营企业家和200多名中共地方干部进行提问调查后发现,传统政治理论声称的私有化和经济现代化将直接或者间接促进民主化进程的观点在中国的独特环境中没有得到印证。

迪克逊说,这些所谓的“红色资本家”其实一直都支持维持现状,并没有成为很多人期待他们扮演的所谓“变革因素”这样的角色。迪克逊认为,在他所称的中国“市场社会主义”体系中,政治背景和商业发展有着紧密联系;私营企业家必须密切关注政府和中共的一举一动。他还认为,没有法治和对基本权利的保护,官员和企业家都不敢对现有体制提出异议,更不用说去呼吁采取西方式的民主了。

迪克逊这本着述出版5年后的今天,中共政权仍然没有对政治体制改革做出任何具体承诺。北京的政治学者刘军宁和历史学者章立凡都谈到,尽管私有化经济在中国已经得到认可和发展,但是仍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它将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私人企业,私有经济,共产党,政治体制改革

XS
SM
MD
LG